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5章 神奇的才女榜求定
    洛雪立马咯咯笑个不停道,“你就这么喜欢别人床上功夫啊。”

    “我只是随口问问而已。”

    洛雪却笑说,“我刚才说了,她是才女榜第八,而且画艺第一,容貌第一,可以说才艺双高,号称无人能配得上她,所以无数人因为她而争得头破血流,你想想,你要是得到她,岂不是天天被无数人盯着。”

    楚天听到这话却笑了笑,“我占着你,那个石家不也咬着我不放,可我不还好好的。”

    洛雪立马面色红润道,“你除了调侃我还会做什么,有本事,你去把她拿下啊。”

    楚天迟疑了下笑问,“你刚才说的这个才女榜是什么?我怎么没听说过。”

    “这个才女榜啊,自然是按照不同女子综合实力排名的。”

    “女子?”

    “嗯,据说神算盟的人搞的。”

    楚天听闻过这个神算盟,专门统计和排名。

    不过楚天很感兴趣的笑说,“那这第一岂不是很厉害?”

    “第一,据说很神秘,没人看过她的容貌,只知道她的实力非凡,天赋极高。”

    楚天没想到还有连神算盟也不知道的事,不过这时白画宫的人一一摘下面具,脸上有无数虫子在蠕动,可以说很恶心。

    看得在场不少一些人当场作呕,东方古月却笑说,“你们白画宫隐藏这么多年,难道就弄了一张张臭脸?”

    这时其中一男子说道,“东方古月,我们白画宫跟你的恩怨,以后再谈,今天可是斗画会。”

    东方古月笑道,“也行,等斗画会结束,我再收拾你们。”

    大家好奇东方古月跟白画宫有什么恩怨,而玄家主已经对大家说道,“请要参加的人都上来测试你们的画艺,唯有四阶或者四阶以上的人,才能进入比赛。”

    随后6续有人上去,而不少人盯着楚天,好奇这个狂妄要拿下第一的人,到底是不是真画师。

    石家主更是在白画宫的人上去测试时盯着楚天冰冷道,“小子,敢跟白画宫的人比吗?”

    “要是对上,肯定比。”

    石家主阴森森道,“到时候,就是你的死期。”

    楚天却笑问,“怎么?比画艺,还要比生死吗?”

    石家主嘲笑道,“小子,你不会连斗画会的比赛规则都不懂吧。”

    “我之前确实没了解,说来听听。”

    石家主看向洛雪,“小丫头,还是你来跟他好好解释吧,不然怎么死都不知道。”

    说完,石家主大笑离开,而楚天看向洛雪,洛雪皱眉起来,“难道。”

    “难道什么?”

    洛雪开口道,“我听闻画艺在比斗时,除了要比谁画的好,还要持久,甚至还可能波及到作画的人。”

    “哦?说来听听。”

    “比如双方画出同样是凡级四阶的灵兽,这时就要比这两灵兽的厉害,哪个灵兽赢了,才是真正赢了,可输的人因为惨败的灵兽死了,控制灵兽的主人,也会随之难受,严重的画,可能会导致魂飞魄散。”

    楚天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事,而这时东方古月在那说道,“这叫画灵术,让画出来的东西具有灵性,但是根本用的是主人的灵魂控制那画出来的东西而已,自然会受影响。”

    楚天没想到这东方古月会跟自己说话后他笑说,“才女,就是渊博。”

    东方古月瞄了一眼无奈摇了摇头道,“连最基本的画艺都不懂,不知道你为何要参加。”

    说完,东方古月就无奈转身离开,留下洛雪在那咯咯笑,楚天白了一眼,“你笑什么啊。”

    “你想搭讪,可人家看不起你啊。”

    楚天嘿嘿笑说,“放心,我等下一定让她刮目相看。”

    “你还是算了吧,她可是才艺榜画艺第一女子,你要想吸引她,估计得有多高的画艺。”

    “你就看着吧。”

    说完,楚天也起身,可他担忧石家主会偷袭洛雪,于是楚天让洛雪进入自己仙府后,他才大摇大摆走到擂台上。

    此刻在擂台上,有白画宫,毕月天,玄意三胞胎,和一群玄家画艺天才,以及那个本来不参加也参与进来的东方古月。

    这时毕月天主动上前来到东方古月身前笑说,“东方姑娘,我早听闻过你了,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东方古月没理会,而是上前测试了一下后,才回到台下座位上。

    至于楚天也随意画了一四阶的灵兽,就顺利通关了。

    可这一画却让在场不少人惊呆,“这小子,还真是画师啊!”

    “可不是,随手就四阶,好可怕!”

    在大家议论纷纷时,玄家主公布了最后通过名单,整整有二十个人四阶或者四阶以上。

    至于坐在那里的东方古月却好奇瞄了一眼,楚天则笑了笑,那个东方古月又把头回了回去。

    楚天暗笑,“看来开始注意老子了,继续努力!”

    然而在那里的石家主则暗笑,“小子,能比赛就最好,到时候就是你的死期!”

    在大家议论时,玄家主看向众人,“现在每个进入比赛的人,会有一个身份令牌,然后抽签对决。”

    对于抽签对决,楚天早已习惯,只是听听就坐在那里等待起来。

    然而这第一场,就是楚天对毕月天,那个毕月天则亢奋道,“小子,来吧,看我弄死你。”

    楚天则不紧不慢来到台上,而那个毕月天激动道,“小子,今天我一定要让你死。”

    楚天却调侃,“不知道之前谁被我打飞了,怎么?现在又开始跳了?”

    这话一出,在场不少人哈哈大笑,毕竟楚天今天还当着众人面把毕月天教训了。

    毕月天面红耳赤骂道,“小子,我承认你力量大,可今天比的画艺,可不是比你的攻击有多强。”

    大家觉得毕月天说的有道理,不少人也在那议论,“这毕月天可是幻画宫的天才,实力肯定不简单。”

    “是啊,好期待。”

    至于楚天却笑说,“行,怎么个比法。”

    这时玄家主看向两人道,“这次你们画这个。”

    只见玄家主拿出一幅画,那是一把斧头,而玄家主说道,“你们两尽自己最大本事,画出最强的,然后两把斧头对抗,先消失的,就输了。”

    这话一出,毕月天大喜道,“好,看我怎么弄死这小子的灵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