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6章 前刻天才,后一刻成蠢材求定
    在那里的楚天却笑说,“试试呗。Δ┡”

    那个毕月天早已迫不及待出手,只见他手上拿出另外一根笔说道,“这就弄死你。”

    说完,这毕月天在玄家准备的材料粉末上,用笔沾墨一样沾了一下,然后在眼前画出一把斧头。

    大概一会后,一把闪烁着五层微弱白光的斧头出现,就犹如画上的一样。

    同时这毕月天心念一动,跟这个斧头连为一体,那斧头立马强光闪烁,好像‘复活’了一样。

    这让毕月天很猖狂的在那大笑,“小子,我都画好了,你呢?倒是弄出来啊,看我不弄死你。”

    楚天随后一挥,那仙笔出现,然后在粉末那里一沾,随后另一把斧头出现。

    只见这斧头也是五层光,跟刚才毕月天弄出来的差不多,在台下不少人惊道,“他也会五阶啊。”

    “可不是,这小子隐藏真深。”

    可那个毕月天却冷笑,“小子,你以为画一个一样的斧头,就很了不起?那我告诉你,大错特错,我这个斧头可具有更强灵性。”

    “废话真多,何不试试。”

    那个毕月天哼道,“去死。”

    那斧头跟楚天的斧头碰上,而楚天能感受到对方那斧头上有毕月天的外魂之力。

    楚天则暗笑,“比灵魂?可笑,看我的。”

    这时楚天一道强大的灵魂力注入那个斧头上,同时还白光也一起打入那斧头。

    只见楚天这斧头白光闪烁,大家纳闷,刚才还是斧头的银光,可怎么一眨眼变成白光了。

    直到两斧头在空中撞击刹那,站在那里的毕月天惨叫一声,眼前控制的斧头哐当掉落在地上,然后化成虚无。

    在场的人纷纷好奇生了什么,楚天则收回力量笑看着毕月天,“怎么样?舒服吧。”

    毕月天脸色苍白,嘴角流血不止,尤其今天已经被楚天重伤过一次,此刻连灵魂也重伤,整个人惊呆的看向楚天,“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打败你的路人!”

    毕月天恼羞怒道,“你。”

    在场下的人却哈哈大笑,还纷纷指点,“这幻画宫的才子,就这水平?”

    “可不是,还第一?却被一个路人给这么轻易击败了。”

    “看来幻画宫没有传闻这么可怕啊。”

    这话让毕月天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后盯着楚天,“小子,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会打败你的。”

    毕月天带着重伤愤怒下去,而玄家主没想到楚天就这么赢了后说道,“楚天获胜。”

    随后又进行下一场,而楚天回到座位上后,那个东方古月再次怪异看了下楚天。

    楚天则一个移步,就来到了东方古月一旁空位上,度非常快,连东方古月才刚反应过来,楚天就已经笑道,“怎么样,厉害吧。”

    东方古月却疑惑道,“你刚才还不懂画灵术,怎么一下就把对方打败了,你之前是不是装的?”

    “不,当然不是装的,我是真不懂,而是听了姑娘的话,如雷贯耳。”

    东方古月迟疑了下问道,“听说你想夺第一。”

    “是的。”

    “你不觉得你再做梦吗?”

    “为什么?”

    东方古月开口道,“这次很多人都想去地宫,所以这第一,不会是你的。”

    楚天沉思一会后笑说,“我记得你刚来时,好像说不参加的,为何又要参加?”

    “因为我现这次地宫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东西,虽然我无法获得,但是我不想白画宫的人获得,明白了吧?”

    楚天点点头道,“这样啊,那姑娘你跟白画宫什么关系啊?”

    “为何告诉你?”

    楚天迟疑了下笑说,“你迟早会告诉我的。”

    “等我告诉你再说吧。”

    楚天笑道,“行,等着。”

    随后楚天又回到自己座位上,把洛雪弄出来聊了起来,当得知楚天又吃了闭门羹后洛雪总是嘲笑楚天无能。

    直到第一轮比赛结束,有十个人进入第二轮,这十个人,分别是玄意三人,楚天,东方古月,还有白画宫的一人,魔童叶落生,剩下三个,都是玄家的。

    玄家主看了下明白后说道,“第二轮,继续抽签。”

    大概一会后抽签名单就出来了,而这个楚天对的是玄意。

    那个玄意立马激动道,“小子,这次杀了你,怨念之王一定很高兴。”

    楚天却在那里笑了笑,“好了,废话不多说,希望你等下还能从擂台上活着下来。”

    那个玄意看到楚天这么狂后冷笑,“等着。”

    这时玄家主开口道,“第一场,叶落生和玄意弟弟。”

    楚天楞了,“这名字,直接叫弟弟?这他娘的,可真够省的,连名字都不用了。”

    至于魔童上了擂台,手里拿出一根魔笔,上面还闪烁着魔气,而那个玄意弟弟身躯若隐若现的冷笑。

    在场的人却激动起来,“这魔童,跟怨念之体的人比,到底谁强呢?”

    “等下看看不就知道了。”

    在大家议论时,玄家主说道,“这次你们两个画这个,级灵兽,霸王猴。”

    当玄家主说完后,两人立马用自己的笔在那粉末上画来画去,大概一会后,两只不同的灵兽,已经站在一起。

    只见两只巨大猴子,而一只猴子毛是黑色,身上魔气闪烁,另一只猴子毛也是黑色,但是身上怨念之气闪烁。

    玄意弟弟则冷笑,“这就让你看看怨念之力注入到猴子内的可怕。”

    说完后,这玄意弟弟一股力量注入到那个猴子上,瞬间这大猴子身体若隐若现,随后怨念缠绕,双手用力去抓住另外一只猴子,打算去攻击那猴子。

    魔童嘴角勾起,“魔门的画艺,岂能是你能理解的。”

    这话音落下,魔童一股力量注入到那个大猴子上,瞬间这猴子突然变大,一张嘴把另外一只猴子吞了。

    现场的人惊呆了,那个玄意弟弟当场口喷献血,脸色苍白的坐在地上瞪眼道,“你。”

    魔童,叶落生笑了笑,“不好意思,我最擅长的,就是让画出来的东西变大变强。”

    这话让在场的人震惊不已,有人还说道,“看来这魔画宫的人,还给灵兽加持了变大变强的灵性。”

    “可不是,太可怕了,瞬间变大,犹如变成大魔王一样。”

    在众人一阵感叹时,叶落生已经下来,还来到楚天身边坐下很平静道,“你觉得你还有希望第一嘛?”

    楚天看了看他苦笑,“你一来时给我看魔杀令,现在又在我面前炫耀,你到底什么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