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0章 保护壳?脱了求定
    楚天直接被那一股强大的气流冲到一石柱上,而那个地绝的灵魂逃走,但是肉身自然是报废了。

    楚天则起身盘坐休息片刻,伤势全好后,楚天才睁开眼暗叹,“这地绝真是狡猾。”

    不过楚天看到这里的东西却丝毫不受影响后更是吃惊,然后一一继续在这大殿内把一些东西一一扔入那个积分袋子里。

    这积分狂飙,几个时辰后,一道声音从袋子里传来,“排名变化。”

    楚天立马看向袋子后面,只见楚天现自己已经第三了,十万积分,而第二已经十五万积分,第一二十万积分。

    看到这里的楚天嘿嘿笑起,“现在第三,回头估计第一了吧。”

    此刻在这大殿,楚天还有很多东西挖掘,所以他继续寻找。

    至于秘境内其他人看到排行榜上的楚天时纷纷吃惊起来,也有人知道楚天已经进入了那个无法打开的阵法后更是震惊。

    一时之间楚天没死,而且还躲过地绝追杀的消息,快弥漫。

    直到楚天在那里面呆了一天后,积分爬到了第二,而第一已经三十万积分,楚天却只有二十五万。

    可楚天却笑了笑,“还有这么多天,我还不信拿不下第一。”

    说完,楚天满意的离开了这大殿,可走到外面,正好看到不少人围着这里。

    甚至能看到无数人那双贪婪的双眼死死盯着楚天。

    楚天却笑说,“各位,你们这是要做什么?”

    一人笑说,“小子,你在里面应该获得了不少好东西吧。”

    “是,确实很多。”

    楚天知道隐瞒不了就直接承认了,这也使得那些人也开门见山起来,尤其一人笑说,“小子,你只要把东西给我一半,我就让你离开,而且确保谁都不伤害你。”

    众人立马看向那人,只见这人一副尖嘴猴腮的中年男子,同时身上披着一件黑色毛绒兽皮,让人看似诡异。

    可也有人一眼就看出来后吃惊,“是排行第五的,野人,毛木球。”

    “毛木球?难道是那个可以让人浑身长毛的可怕之人?”

    “是的,正是他。”

    众人立马吓得纷纷躲避,好像深怕被对方碰到一样,而那个毛木球很满意的盯着楚天笑说,“看,光我名字就吓到他们,你要是给我一半,一定让你安然离开这里。”

    楚天却笑了笑,“你知道跟我一起进去的还有谁吗?”

    “怎么?还有人在里面?”

    楚天笑说,“你问问周围其他人。”

    那个毛木球看向附近一人,那人结巴道,“地,地绝也在里面。”

    听到地绝二字,那个毛木球显然很不舒服道,“我知道他厉害,但是我不要他的,只要你的,难道碍着他了?”

    楚天却笑了笑,“不是碍着他,而是他都抢不走我的东西,你觉得你比他厉害吗?”

    毛木球两眼瞪了一下道,“那是因为他没有什么可以抓人的本事,而我最拿手的就是抓人,甚至可以让你原地一动不动。”

    楚天笑着调侃,“哦?你试试。”

    毛木球看到楚天敢无视自己后冰冷道,“小子,你竟然这么狂,那么我就不客气了。”

    说完后,这个毛木球哼了声,立马绿光闪烁,而楚天浑身的毛,突然变成了一条条树藤,而且一点点变粗,最后把楚天裹住形成一个球。

    那个毛木球哈哈大笑,“小子,知道我的厉害吧。”

    楚天笑了笑,“这种法术,对别人也许是致命一击,可对我,却没什么影响。”

    看到楚天敢无视自己的那个毛木球冷笑,“小子,你别狂,我这东西可以把你一动不动,甚至你想逃都逃不掉。”

    楚天没理会,而是开启体内净化系统,把这些进入自己体内的那些怪异木灵气一一给净化了。

    至于附近的人还在讨论楚天是否要死在这里时,那个楚天身上木藤渐渐消失。

    看在眼里的毛木球两眼瞪大,“这,怎么,怎么可能,小子,你竟然可以逃脱?”

    楚天微微一笑,“这算什么?”

    毛木球气道,“可恶,我让你看我更厉害的。”

    可楚天却说道,“抱歉,我可没兴趣跟你玩!”

    说完,楚天弄出金天剑,打出无数剑气,而毛木球看到这些剑气不以为然道,“小子,你以为这些剑气能伤害到我?”

    大家只看到这金光剑影,却看不出什么实质性伤害后,也一一议论起来。

    可楚天看向毛木球无奈道,“有时候无知,会死很惨的。”

    说完,已经第一次叠加,毛木球立马现不对劲后,赶紧兽皮一卷,自己化成一颗毛茸茸的球,然后在那里疯狂旋转,一眨眼功夫,就从原地消失。

    当他再次出现时,在楚天身后狂笑,“小子,我最拿手的,就是困人和撤,所以你要动手伤我,比登天还难。”

    在附近的人倒吸一口气,有人更是窃窃私语道,“这毛木球的那个兽皮衣果然非同寻常。”

    “那是,这可是仙器。”

    楚天听到这话诡异一笑,“你确实厉害,不过你要是让我碰到你,你必定倒霉。”

    毛木球得意道,“怎么?还想用那剑气,不过没用,等你要伤我,我已经逃了。”

    可这时楚天突然一个金光闪,来到那个毛木球身后一手摸了下毛木球。

    毛木球习惯性快退到远处笑说,“怎么?还想碰我?天真。”

    楚天却笑说,“貌似是你要杀我,而不是我要杀你,可你怎么逃得这么快啊。”

    大家一听哈哈大笑起来,毛木球这才自己从主动变成被动后脸色变了起来,“该死,这次我一定弄死你。”

    可楚天却摇了摇头道,“在你动手前,我觉得有必要把你身上的仙器给脱了。”

    那个毛木球听到楚天这么狂的口气后笑说,“这仙器,我已经炼化了数百年,早已百分之五以上,所以外人想脱我仙器,那是不可能的事。”

    至于楚天只是微微一笑,丝毫没有废话,手指一钩,那个毛茸茸的衣服从毛木球身上一点点的自我脱离,那个毛木球大惊失色,还拽着衣服道,“怎么可能,我,我的衣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