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8章 血祭术
    修炼,对于楚天来说,根本不是什么事,而且也很干脆道,“你直接告诉我就行了。”

    这个神树不得不把这一个神术告诉楚天,而这一招,叫做万树听令。

    这种神术,可以让周围所有有灵性的树林都听自己的,甚至通过他们,可以知道周围一切发生的情况。

    虽然说对攻击上没多大帮助,但是用来侦查或者查看东西,倒是挺有作用的,这也是为什么楚天要学习的缘故。

    不仅如此,楚天花费半天就学会了,那个神树一脸懵的盯着楚天,并且看着他离开后惊叹道,“这家伙,到底是谁啊,为何有不朽种子。”

    然而此刻在外,那个圣女还在等待着,尤其进入半天没消息的圣女眉头皱起,“他不会出事了吧。”

    那个酒鬼迟疑道,“这难说,毕竟这神树非同一般。”

    在另一边站着的宗主却说了句,“这神树可非同一般,要是真惹怒他了,可不是什么好事。”

    圣女听到这个更加担忧,而这时楚天突然出现在众人面前笑说,“多谢各位关心。”

    那个宗主吃惊看着楚天,“你,你竟然没事?”

    “你想我有什么事?”

    那个宗主无话可说,而那个圣女却好奇问道,“那个神树有对你做什么没?”

    楚天摇头,“他没这个能力。”

    那个圣女露出怪异神色,而楚天却笑说,“好了,我们该走了。”

    说完,楚天带上圣女离开,而酒鬼也只好后面跟上把他们送走,而龙树宗的人纷纷议论这楚天什么来头,为何宗主都不敢奈何他。

    至于离开了龙树宗的楚天看了看开启的第八样东西后深吸一口气,“看来,这第八个,更加难了。”

    在一边的圣女好奇问道,“你怎么了?”

    楚天回神笑说,“我想找另外一个东西,就是不知道你认识不。”

    “说,也许我认识。”

    这时楚天拿出第八样东西,那是一个圆盘,而圆盘中央有一个黑色珠子,看到这里的圣女皱眉道,“如果没猜错,这个应该是传闻的黑圆盘。”

    “黑圆盘?”

    “对,是一种定位法宝。”

    “定位法宝?”

    “嗯,只要有这法宝,在神界就可以随意定位一个人的下落,但是这个法宝已经失传很多年了,估计也就一些老家伙知道。”

    楚天只好问道,“那你们宗门有老家伙们吗?”

    “他们估计不够资格。”

    楚天只好无奈道,“看来只能去一些大家族问问了。”

    “这个,可以。”

    楚天只好看向圣女,“那行,我们就此告辞。”

    “你,要走了?”

    “嗯,我还有事要做,后会有期。”

    楚天说完,就一个转身消失了,而圣女看着楚天背影暗探,“真是不简单。”

    至于楚天一个飞跃,再次回到了夜风城,而到了城里,自然吸引了不少人,尤其布家,以及四处散发的消息,吸引很多高手围着楚天。

    楚天笑看着他们,“怎么?要动手吗?”

    这时一个剑客,站在一屋檐上盯着楚天,“小子,来吧,我们一对一。”

    众人立马看向这个剑客,当看到他的装扮后,各个惊呼起来,“是不要命剑客。”

    “不要命剑客?”

    “对,据说从来不把自己命当回事,一旦他认定要杀的人,就可以千方百计的出手。”

    众人惊呆了,他们没想到布家对付楚天,连这个都用上了,而那个楚天却笑说,“报上名。”

    “不要命剑客,血一剑。”

    楚天笑说,“好名字,不过你确定要跟我一战?”

    “对,你要是输了,就乖乖跟我去布家,可你要是赢了,今天这里,谁都无法伤害你。”

    楚天没想到对方为了跟自己一战,竟然放话了,而周围的人可不敢跟这个血一剑争,只能在那看着。

    而楚天也很干脆笑说,“好。”

    这时血一剑袖子中出现一把血色的剑,这剑插在地上,然后周围出现一个结界,而在结界外的人自然不敢靠近。

    而那个楚天站在结界内盯着那剑道,“怎么比?”

    “很简单,你要是倒下了就你输了,反而我输了。”

    楚天笑说,“哦?我倒下?不知道你要怎么让我倒下?”

    那个血一剑身上又出现无数剑,这些剑都是血色,而且楚天整个人体内热血沸腾,好像这些剑跟自己的血会同步一样。

    在结界外不少人也都感受到了,甚至难受的在那说了句,“这血一剑,果然了得。”

    “是啊,好可怕。”

    正在大家都在议论时,楚天净化系统开启,压制体内气息,然后很平静的笑看着那个血一剑,“还继续吗?”

    血一剑却两眼死死盯着楚天,“你确定你能躲过?”

    “可以。”

    众人以为楚天说大话,而那个血一剑双手舞动,瞬间无数剑气从四面八方过去,直接打在楚天身上,而楚天神天罩已经打开,任由那些剑气攻击。

    众人只看到剑气犹如雨水一样被楚天的防御给抵挡,这让在场的人都惊呼了,他们没想到这楚天如此可怕,竟然能抵挡血一剑攻击。

    血一剑也是佩服道,“小子,一个至高神,就有如此厉害,看来,我低估你了。”

    “然后呢?你要认输吗?”

    “认输?小子,你想多了。”

    这时血一剑又出手,只见无数剑气从楚天头顶上落下,打算给楚天头顶上带来一击,可楚天微微一笑,头顶上也出现一个光环,直接抵挡了下来。

    同时楚天说道,“我的防御你都破不了,还要抓我?你不觉得可笑吗?”

    血一剑这么多年,还第一次被一个至高神给嘲笑了,所以他两眼盯着楚天道,“小子,这可是你逼我的。”

    说完后,血一剑来到中间插着的那剑身边,然后手指一划,一道血洒在剑上,瞬间这剑血光闪烁,而周围的众人惊呼,“是血祭。”

    “血祭?难道是失传的血祭术。”

    “可能吧。”

    众人已经各种震惊,而那个剑受到了那个血一剑血液激活后,立马变得不一样。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