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8章 来头不小,可又如何?
    修魔阵营的人更是瞠目结舌,有的人原本还叫嚣个不停,此刻立马不干吭声,甚至往人群后躲,深怕楚天一个不小心就把他收拾了。

    对于刚才出剑的那个长发男子双眼瞪大,“阁下是哪的,为何我从没见过!”

    楚天没说话,而无双却高兴的显摆,“没听过就没听过呗,何必动手,自讨苦吃!”

    那个长发男子顿时哑口无言,而楚天这一手,把在场的人都震住了,没有人敢在叫嚷,只能看着楚天跟无双站在码头最前面。

    此刻码头上还是白色迷雾,而一边的无双解释,“这神魔河上禁止飞行的,所以又叫禁飞河!”

    “真的禁飞?”

    “对。”

    楚天有些不信,于是体内力量引动,却发现无法腾空,这让好奇看向周围空间,“这有阵法,还是什么?”

    “传闻有一位神和一位魔曾经在这里大战了九九八十一天,惊天地泣鬼神,然后这河就变成这样了,所以没人知道发生什么,只知道这河下可能有这两位大能留下的法宝干扰了这条河流。”

    听到这个,楚天被吸引了,于是好奇低头,打开千里眼还有天眼通,而此刻系统恢复后的天眼通变得更加强大。

    能让他看清这河流下的任何物体,而楚天在那观看一会后,发现下面有一个结界,同时在这结界下有两巨大雕像。

    这两巨大雕像一个手持剑,一个手持刀,同时刀和剑是交叉着,像是搏斗一样,可楚天有些不解这两人为何就化成了石像。

    “看来,这剑和刀有必要研究一下!”楚天心里暗自嘀咕,于是收拾心情打算下去,而这时远处传来声音,“三更教降!”

    这话一出,两边的人立马吓得疯狂逃,而楚天疑惑,“什么情况?”

    无双脸色大变,“三更教,是一个可怕教派,里面有神有魔,而他们又没有阵营,只要他们高兴,看到谁就想杀谁,所以大家又叫他们恶魔派。”

    “恶魔派?这倒是很稀奇的。”楚天没想到无影界,还有这么一个地方,而这时空中几只黑鸟落下,随后黑鸟上走出几个身穿白衣之人。

    无双大惊,“是恶魔派的白衣党。”

    “白衣党?”

    “对,里面又分无衣党,就是没有特别颜色的,而之后是白衣,红衣,蓝衣,绿衣,以及紫衣,最可怕的是黑衣。”

    “很厉害吗?”

    “当然,白衣可比无衣强大得多,按照实力对比,有人说他们应该是无影巅峰境,但是他们天赋极高,无影巅峰境的实力击杀普通巅峰高手都不是问题。”

    楚天哦了声,显然没当回事,可这时为首的人拿出一画像在上面对照了许久后盯着楚天,“你就是楚天。”

    这话一出,楚天狐疑,“你们认识我?”

    那个无双也好奇他们怎么认识楚天,而这人又开口,“我乃白衣小队长,仇石,代表来逮捕你的。”

    “逮捕我?”楚天一脸狐疑盯着这个叫做仇石的人,这个仇石一脸严肃,“没错,你得罪了人,那个人让我们三更教来抓你。”

    楚天怪笑,“姜家?”

    “不是!”

    楚天在这里只得罪过姜家,可现在不是,这让他好奇问道,“到底谁?”

    “我也不知道,反正你跟我们走就是了。”

    楚天却笑了起来,“你们以为你们是谁?想让我走,就让我走?问过我同意了吗?”

    “你无需同意。”那人说完,手中出现了链子,然后这链子飞到空中,一下子变成无数链子,随后这些链子又在楚天周围缩小,片刻就把楚天困在那。

    楚天楞了下后苦笑,“怎么?这样就想困我?”

    “你最好别反抗,这些可是神魔困魂锁,一旦挣扎,只会让你的神魂越来越难受!”

    说完,这个仇石看向自己同伴,“收工!”

    可这时楚天诡异一笑,那所谓的神魔困魂锁当场化成虚无,而在附近的众人都惊呆了,他们怎么都没想到有人敢跟三更教叫板。

    甚至一旁的无双也惊呆,而那个仇石眉头一皱,脸色变了下后说道,“有点本事,不过小子,你以为这样就没事了?”

    “我不仅没事,我还要拿下你们。”这时楚天突然动了,一个冲刺过去,那些人还没反应过来,瞬间周围感觉轻飘飘的,而且浑身的力量像是被什么束缚住了一样。

    紧接着,楚天古琴出现,那古琴的声音完全可以代替他,一下子那些人尖叫的倒在地上,有的口吐白沫,有的疼痛的尖叫,也有的在那苦苦撑着,但是已经喷出血,显然重伤了。

    那些神魔两阵营的人惊呆了,同时心里庆幸没有跟楚天作对,而那个无双倒吸一口气上前,“你这古琴,到底什么东西,怎么每次都这么暴力。”

    “暴力?那也要看跟谁使用。”

    无双无话可说,而楚天看向那些人,“各位,有什么想说的吗?”

    那个仇石此刻一手撑在地上,嘴里狂吐血的气说,“小子,你知道得罪我们,有什么下场吗?”

    “下场,我不知道,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们,你们得罪我的下场就是这样。”楚天冰冷回了句,这让那个仇石抬头面目狰狞,“我们三更教要抓的人,要杀的人,从来没有失手过,即便你,也是如此。”

    “哦?那我也告诉你一句,要杀我的人,从来没有一个成功过,包括你们!”楚天一点不客气的回了句。

    那个仇石气得大吼,“摆阵。”

    那些人立马退到那些黑鸟后背,而这些黑鸟犹如鸵鸟一样,一个个高高的站在那,可随后这些鸵鸟突然变大。

    在场的人傻眼了,直到这些鸟有一座山那么高后,身上释放出黑色光芒形成的结界,然后各个嘴张开,吐出一道道黑光。

    这些黑光汇聚在楚天跟无双所在区域,那里立马魔气冲天,而那个仇石得意笑说,“小子,你一个修神之人,要是被困在一个高浓度魔气内,是不是会很难受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