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1章 狂要付出代价
    九云门的大殿建立在几座大山中,而在这四处山中还有很多浓厚的气流,这些神气比楚天任何地方看到还强大。

    不过周围有一个巨大的结界,当他们来到这结界下时,有专门的人把守,任何人进出都得有身份令牌,尤其外人,还得特别检查。

    此刻楚天就被安排在山下一小殿中,而这殿中有一青年,吊儿郎当的坐在大殿中央,看着前来的白云客反而一脸质问,“我说白老啊,你不是说发现一个什么新世界。”

    “哦,这个啊,失误。”

    “失误?我的人却说,你故意不想打那个新世界,而且还帮那里的人封了那世界,怎么?你是要反了?”这个青年一脸逼问。

    这时在青年后走出那个凡剑,这凡剑看着楚天两人,“白老,我都告诉青公子了。”

    楚天不知道这个青公子是谁,但是楚天知道他的修为不是很高,可地位却不简单的样子,那个白云客看到此人都得忍气道,“青少爷,我带他来,是想让他成为我们的一名长老。”

    “哎呦,外人还想成为长老?我说白老,你是脑子进水了,还是最近没吃药啊?”那个青年瞪眼道,周围的人则面面相觑。

    白云客却继续说道,“青少爷,按照本门规矩,如果有发现可用之人,我们该接纳,不得对他有敌意。”

    “嘿,还说本门规矩,你这是要拿规矩压我?”

    “我只是就事论事。”白云客继续坚持,这个青年忍不住起身,“白老,别以为你是一外门长老,就可以这么狂。”

    “青公子,我就事论事。”

    青年最后爆发了,他立马喊道,“来人,把这外人抓起来,还有白老带去执法门。”

    这话一出,在青年身后走出几个身穿黑色长袍的人,像是执法的一样,眼看他们要靠近楚天,楚天却说了句,“我不管你什么身份,最好别惹我。”

    “嘿,口气还不小啊。”青年瞪了一眼,而那些黑色执法长袍各个都是神血境,压根不把楚天一个无影境的放在眼里。

    所以青年一挥手,这些人就上去了,奈何楚天速度非常快,一下就从他们眼前闪开了。

    这个青年倒是不爽大骂,“废物,一群废物,你看看你们,都干了什么事。”

    那些人立马再次要出手,而楚天则毫不客气先到达一人身旁,一万兽拳重重打在那个人身上,瞬间无数兽魂冲向那人。

    这人当场被打飞,在场的人傻眼了,他们怎么都没想到一个修为才无影境的人,竟然如此可怕。

    至于那个凡剑傻眼了,他一直以为楚天之前威胁他们是因为他没这个本事,奈何现在亲眼所见,他庆幸楚天之前没杀他。

    可那青年恼火了,“上啊。”

    白云客急了,他看向楚天,“楚天,别弄打死他们。”

    “我帮你教训一下这些不懂得尊重长辈的人。”楚天又开始动手,一下子那些低级神血境弟子一一被打飞。

    不过楚天心里暗叹这些人虽然修为神血境拿不下自己,但是自己打出的威力,对他们也没造成太大,只是稍微把他们打飞了而已。

    “看来神血境之人**很硬啊。”

    正在这时青年暴走,拿出一根笔对着外面一扔。

    这笔划破天空消失在那,楚天不知道是什么,但是在场的人都知道,尤其那个白云客脸色大变起来,“这。”

    “我已经通知门内,说有敌人来犯,小子,你就等死吧。”

    楚天没理会,而那个白云客脸色难看起来,直到一会后,突然落下一人,他面色通红,犹如喝醉一样,但是一开口却很正常的问道,“出什么事了?”

    青年看到此人就恭敬多了,立马开口道,“鲁长老,白老勾结外人在这闹事。”

    白云客立马解释,“鲁长老,我在外看到个人才,想推荐来我们门派当长老,可谁知。”

    至于这个鲁长老,他是执法门的人,而且还有一定威望,此刻他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了,然后看向青年,“青少啊,竟然白老带人来,你为何要为难人家。”

    青年心理大骂,但是却故作镇定道,“鲁长老,你还是让一同出去的弟子怎么说吧。”

    鲁长老看向众人,“说说看。”

    青年瞪眼看向凡剑,“说,把你们遇到的情况一一说一下。”

    那个凡剑不得已,只好把事情经过说一遍,而那个鲁长老听完后,青年立马说道,“我们门派本来缺少资源,可白老却放弃一个好资源地方,你说,我能不生气吗?”

    鲁长老看向白云客,“你说说你的想法。”

    白云客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最后还说道,“他有能让死而复生的本事,所以我想让他去看看那颗死树,也许能让它活,这样我们九云门神泉就不会枯了。”

    这话一出,在场的人吃惊起来,青年却不信道,“他还会让死树复生?别天真了。”

    鲁长老此刻自然心里也是震撼,所以他看向青年,“不管如何,先试试再说,如果真有这样的能力,他成为我们长老,也没什么损失。”

    “可是。”青年显然气愤,而鲁长老看向楚天,“年轻人,走吧,去试试。”

    可楚天却拍了拍手,“我不想去了。”

    这话一出,白云客急了,“为什么?”

    青年却大笑,“小子,怕了吧?”

    鲁长老皱眉起来,“你这样的话,我们会怀疑你的能力。”

    “怀疑是你们的事,但是去不去是我的事。”

    “为什么?”鲁长老开始有些不高兴,而白云客急了,深怕楚天惹了他,但是楚天却说道,“我答应白老来,是因为看在他帮我的忙,而我已经来了,但是你们的人却阻止我,要是我就这么听你们的,那我岂不是什么东西都不是了?”

    鲁长老脸色凝重,“你想怎么样?”

    “很简单,把这家伙的修为废了。”楚天此刻就想看看这青年到底有什么本事,能在这里这么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