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讨债
    楚云端有种想骂“府”的冲动。

    这奇怪小仙府救了他的命,却将他的修仙之路给斩断,岂不是等于没救!

    “一定有办法的……”楚云端冷静下来,默默道,“总之,还是先把这副破身体好好调理一番,改善体质。不然,以后就算有机会筑基,筑出来的也是个废物。”

    当下,他就打算吩咐赵管家去采购一些改善身体的『药』材。

    没曾想,他还没去找人,赵管家的声音就传来了。

    “二少爷,沈华公子来找你。”赵管家小跑着过来,脸『色』不太好看。

    “沈华?”楚云端刚听到这个名字,心中就冷笑一声。

    这小子,八成是来确认一下我死没死掉的。

    给余曼提供毒『药』的“华少”,除了沈华,应该不会有第二人。

    赵管家本以为,自家的二少爷会忙不迭地出去拜会狐朋狗友,却发现楚云端似乎完全没把沈华放在心上,于是说道:“二少爷,你快去见见他吧。”

    楚云端经常欠下赌债,每次沈华来楚家庄,都是来讨债的。每次,赵管家都觉得老脸挂不住。

    “让他在外面等着吧。”楚云端却不紧不慢,自顾自地去书房找到笔纸,写下一堆『药』材的名字,让管家去采购。

    赵管家粗略看了一眼纸上列出的『药』材,暗冒冷汗,迟疑道:“二少爷啊,这些东西,可得不少钱才能买得到呢啊……”

    “问我爷爷要不就好了?”楚云端道。

    赵管家苦着脸:“我说二少爷,你这个月已经花了多少钱了,现在再去找老爷子开口,不怕被他打死吗。”

    对了,我以前是个败家子……楚云端心道。

    接着,他大手一挥,道:“走,先去见见沈华,一会儿就有钱了。”说完便晃悠悠地朝着会客厅走去。

    …………

    会客厅内,几名吊儿郎当的公子哥,早已等候多时。

    这些人,在天香城内都算是有名的纨绔子弟,其中又以沈华为首。

    且说楚家庄所在的这个天香城,乃是五河郡的核心大城。而五河郡,又是毗邻国都的大郡。

    沈华的老爹能在五河郡混成一郡首富,沈华怎能不骄纵跋扈?

    “哎哟,沈老兄!稀客稀客啊!”楚云端还在门外,就热情地呼唤道。

    赵管家还跟在楚云端后面,他听到这话,忍不住老脸一抽:还稀客,这姓沈的,可不知来讨债多少次了。

    里面一个浑身珠光宝气的白面男子,从座椅上坐了起来,一见到楚云端嬉皮笑脸的样子,顿时脸上出现惊『色』。

    这一抹吃惊虽然很隐晦,却没逃过楚云端的眼睛。

    果然,这家伙认为我本该死翘翘了吧,楚云端心想,同时面『色』不改,故意道:“沈老兄看到我生龙活虎的样子,似乎很吃惊呢?”

    沈华先是一怔,然后眼珠子咕噜一转,『奸』笑着道:“哈哈,可不是么,没想到楚老弟一夜**之后,还能如此精神。”

    “谁是你楚老弟了!叫你一声沈老兄,还真当回事了?”谁料,楚云端竟然脸『色』一转,没好气的道。

    前任被沈华当猴耍,还愿意和这种人鬼混,而如今的楚云端,却对沈华全无好感。

    沈华大感尴尬,心生怒气,也懒得再客套,直接从怀里『摸』出一张欠条,说道:“楚云端,哥几个的来意,你应该知道的。”

    赵管家『露』出一个“果然如此”的表情,小声问道:“二少,这次又输了多少?”

    “一百两吧。”楚云端搜寻了一下前任的记忆,说道。

    前任和沈华经常到赌场里鬼混,一去就是输光。

    楚云端不用想也明白,这家伙被人家合伙当成傻子坑骗。

    几天前,前任在赌场里逍遥,输了精光,还向沈华几人借了很多钱,最后无疑也输得一干二净。

    毫无疑问,这家伙被沈华这几个人合伙算计得死死的,自己还蒙在鼓里。

    …………

    管家有些恨铁不成钢,只能无奈地道,“一百两,不算多,就先还给人家吧。唉,老爷子怕是又要动怒了,二少您就少去几次赌场成不……”

    老管家的话刚说一半,楚云端的口中又蹦出来两个字:“黄金。”

    “啥?”赵管家骇然失声。

    “输了一百两黄金,不是白银。”楚云端语气平淡。

    赵管家花白的胡须,抖了好几下。

    一百两……黄金,就这么没了,这败家子还如此不在乎的样子?就不怕被老爷子把腿打断吗?!

    沈华接着道:“不愧是楚家的二少,有气魄,区区百两黄金,就快点拿来吧。”

    “要钱,没有!”楚云端理直气壮地道。

    “没钱?”沈华的小眼睛一眯,挑眉道,“白纸黑字的借据在此,当时我们也说过了,若是堂堂楚二少还不起钱,就给我磕个响头,这笔帐也就划过了。”

    后面的几位我纨绔子弟纷纷起哄,道:“磕个头赚一百两黄金,这种机会,寻常人想要都没有呢,哈哈。”

    管家脸『色』发黑,说不出话来。若非他和楚老爷子有故交,真想一巴掌把这个不成器的二少爷给拍死。

    “谁说我要赖账?”楚云端当即正『色』道:“这借据既然是在赌场里立下的,自然应该在赌桌上解决,你们几个,跑到我楚家里面,是不是太不给面子了?”

    沈华几人捧腹大笑:“那你的意思是怎样?”

    楚云端理所当然地道:“输出去的钱,再赢回来便是!咱们也不找地方了,就在这里,再赌几把如何?我楚家偌大的家业在此,都可以当作筹码。”

    “二少爷,不可!”赵管家被吓得吹胡子瞪眼,连连制止。

    “赵管家放心,他们又不敢和我赌……”楚云端有意无意地道。

    沈华几人笑得更欢了,生怕楚云端反悔一样,齐声道:“赌、赌、赌!这一百两黄金的欠条就放在这里,你若是能赢回去,我们就不要了。当然,如果你输了更多,可别想再耍赖。”

    几人心里都乐开了花,在他们眼里,楚云端就是个送财童子。送钱送到手上,怎能不要?

    “赌钱这种小事,不值得浪费我太多时间,索『性』,咱们就赌得简单点、赌得大点,如何?”楚云端提议道。

    赵管家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气得昏过去……

    沈华拍手赞同:“乐意奉陪!怎么赌,就由你来决定吧。”

    他旁边的其他公子哥,也都没有意见,一副坐看好戏的样子。

    楚云端看了几人一眼,说道:“我不想人多一起赌,就我和沈华两个人,玩几次骰子,如何?”

    这几人略显吃惊,都以为楚云端发现自己被他们合伙坑了,所以提出要一对一的赌。

    不过当楚云端提到“玩骰子”的时候,沈华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下来。

    沈华原本以为这小子长心了,却没想到对方会主动要求玩骰子。

    其他的人看向楚云端的目光,也都是一副看蠢货的样子。

    沈华,混迹于各大赌场,最引以为傲的就是“听骰子”的技术!他能通过骰子的声音,推断出点数。虽然不能百发百中,却也有七八成以上准确度。

    所以,楚云端就算想出再怎么偏门的玩法,也没有一点儿赢面。

    “什么玩法?”沈华迫不及待地道。

    “赵管家,去拿几个骰子过来。”楚云端吩咐道。他这时才发现赵管家的情绪不太稳定。

    沈华却是不知从哪儿『摸』出一个杯碗和几个骰子,道:“如果不担心我耍手段,就用我这随身带的这几个,行不?”

    “有什么好担心的,就用这个。”楚云端大大咧咧地道,“也懒得定规矩了,咱们直接猜点数吧。”

    猜点数?

    沈华心中发笑:这家伙莫不是以为,全靠运气就有希望获胜了吗。

    其他人也都恍然,怪不得楚云端要求只和沈华赌,而且要用纯靠运气的玩法。

    只有纯靠运气,楚云端才有获胜的希望。

    可是,在场几人对沈华的赌技是很信任的,所以完全不认为,楚云端的小心思有什么意义。在强大的赌技面前,单靠运气,只能输得倾家『荡』产。

    人家沈少能听出骰子的点数,而楚云端只能全靠猜,结果怎会有悬念!

    沈华又故作大度,豪气冲天地道:“怎么个猜法,也由你定吧,免得你输了后不心服。”

    几位公子哥个个都是看待送财童子的表情。

    这表情被楚云端看在眼里,令他心中不由发笑:刚缺钱的时候,就有人把钱送上门来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