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损友
    之前,楚云端吸收来的灵气,全都被小仙府吞噬。

    随着小仙府吞噬的灵气增多,仙府本身隐隐发生了一些变化,似乎和楚云端的身体间逐渐建立了某种联系。

    而这一次,楚云端想看看,大量灵『药』中蕴藏的力量,能让仙府变成什么样子。

    随着一股股纯净的雪莲『药』力汇入体内,楚云端赫然发现,这些『药』力完全不受自己的掌控,直奔丹田而去。

    “我去,你丫不会这么饥渴吧?”

    楚云端感应着小仙府的情况,果真发现所有『药』力顷刻间就被仙府吸收。

    不过几息之间,那一株冰山雪莲中的所有精髓就消失殆尽。

    楚云端这才睁开双眼,有些哭笑不得:这仙府的胃口,到底有多大?

    他低头看了看手中的雪莲,不禁有些肉痛。

    现在的他不像曾经那样,寻得到天材地宝。仅是这冰山雪莲,都算是很珍贵的了。然而这种灵『药』,还不够仙府吸收两下的。

    “我就不信,这家伙的胃口永远得不到满足了!”

    楚云端心一横,将木箱内的所有灵『药』尽数取出,挨个挨个吸收起来。

    …………

    这么一箱灵『药』,最后连半个时辰都没用到,就被吸收得一干二净。

    “好像,真的有点效果呢……”

    楚云端仔细感受小仙府的变化,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

    令他感到欣慰的是,小仙府吞掉了大量『药』力,确实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原本它给楚云端的感觉有些“萎蔫无力”,可现在却好似充满了活力。

    更难得的是,楚云端发现自己和仙府之间的那种玄奥的联系,越发明显起来。于是他更加相信,不论这仙府功效到底如何,它是一种法宝无疑。

    要想掌控此物,必须让它“吃饱喝足。”

    而这,也是楚云端头疼的原因。

    这小东西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吃饱喝足?

    它吸收的力量,毕竟本应该是属于楚云端的……

    “总感觉,像是养了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唉。”楚云端有些哭笑不得地呢喃一句,然后开始清理身边那些已经被吸干了『药』力的灵『药』。

    他刚一去注意这些灵『药』,当即就发现个意外的迹象:咦?这些灵『药』明明已经被吸干,可是表面看起来,竟然没有任何变化?

    楚云端不可置信地将使用过的灵『药』仔细看了一遍,最后很意外地确定了一个事实:

    灵『药』中的力量虽然被仙府吸收,本质上成为了废渣,可是表面无损,反而看起来和完好的灵『药』一样。

    就连楚云端自己,如果不是预先知道,现在也想不到面前的一堆灵『药』,都是些『药』力干涸的废物,徒有虚表罢了。

    “真是怪事。”楚云端对小仙府的来历,更加好奇起来。

    同时,他的脑中闪过一道灵光:

    既然灵『药』被吸收了之后,仍然能保持原有的样子,别人也看不出来。那么岂不是说,只要我用手碰一下任何灵『药』,就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其中的『药』力吸走?

    想及此,楚云端的心跳不禁加快了几分。这种能力看似鸡肋,但实则有无穷的妙用。

    仅是眼下,他就可以借此,加大仙府的“食量”……

    楚家的收存的灵『药』,肯定不够小仙府吸收的。楚云端也不好意思把楚老爷子攒了半辈子的灵『药』给用光。

    所以他首先想到的,就是“沈富豪”。

    沈华的老爹贵为一郡首富,据说他收藏的灵『药』,足够开一场展览会了。

    “看来,明天得去拜会一下沈远财呢。”楚云端心中幸灾乐祸地想着,然后一头躺到床上。

    现在的他,还只是凡胎肉身,不睡觉是不行的……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楚云端就被一个不讨人喜欢的声音惊醒。

    “楚老二,赶紧起来,今天带你去个快活的地方!”

    一个样貌平平,却又打扮得油光发亮的公子哥,在楚云端的院外扯着嗓子喊道。

    楚云端心道:这小子,一大清早就发情了?

    他只是听到声音,就知道来者何人。

    这人单名邹平,算得上是前任楚云端的死党。

    邹平早些年家境也是极好,不过后来家道中落,如今只能算是一般富足人家。

    在前任遭受那次意外后,邹平并未像大多数狗友那样落井下石,始终和前任真心相交。

    所以邹平的人品确实还算可以,再加上楚云端念及旧情,当下他洗漱一番后,就快步走到客室。

    邹平一见到楚云端,就十分热情地拥抱过去:“楚老二啊,你这小子有了媳『妇』,就不要兄弟了啊。”

    楚云端汗颜,粗鲁地把邹平推开:“说了多少次了,不许再叫楚老二。”

    “呃……口误、口误……”邹平嘻嘻一笑,也是一副神经大条的样子。

    接着他四下一看,没有见到慕萧萧的影子,才一脸猥琐地道:“云端啊,老弟我今天来,你懂的、你懂的啊……”

    楚云端淡淡看了他一眼:“怎么,这才几天没去醉春楼,又按捺不住了?”

    对于邹平的『性』格,楚云端是再了解不过的了。这家伙人品不错,但尤为好『色』。

    天香城内最热闹的醉春楼,自是邹平三天两头去的地方。就连醉春楼内的每个姑娘,他都能个个叫上名字来。

    邹平一开口,楚云端如何不明白对方的意思?

    邹平毫无羞耻之心,嘿嘿笑着,小声说道:“听说啊,今天上午,醉春楼内的苏妍姑娘,会现身为客人弹唱跳舞,怎么能错过!”

    “苏妍?”楚云端默默念了这个名字,然后脑中浮现出很少的一点印象。

    苏妍,算得上是醉春楼内的第一美人,多少男人为之一掷千金,却都连碰都没碰过她。

    难得有一次愿意为所有客人弹唱起舞,也难怪邹平会猴急成这样。

    “怎么,还不快点走,趁着慕嫂子还不知道。”邹平贼眉鼠眼地道。

    楚云端原本对于美人什么的并不感兴趣,不过他今天正打算外出,索『性』便答应道:“行,那就跟你一块出去,正好我有点别的事。”

    “还不赶紧的,等一会儿,估计醉春楼里连落脚的地儿都找不到。”邹平迫不及待地拽着楚云端就往外走。

    不巧二人刚走出客室的门,就迎到了慕萧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