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 侮辱
    苏妍那张媚态横生的脸庞上,一阵红一阵白,显然她也是从未听到过如此轻浮的言语。

    在醉春楼内,哪个人不是对她恭恭敬敬的?可楚云端,非但对她的魅『惑』不怎么感冒,还如此出言调侃。

    纵然苏妍始终可以做到宠辱不惊,此时也不免惊怒得无以复加。

    …………

    楚云端心想,这女人应该是要发飙了。

    他旁边的邹平则是一脸猪哥样,自我陶醉地呢喃道:“实在是太美了,连生气都是这么美……”

    让人有些意外的是,苏妍的情绪转瞬间就恢复了常态,嘴角上扬,动人至极。

    “不愧是楚家的二少爷,虽然最后说的那话很是轻浮,毫无根据,但是前面所言,确实很符合我写曲时的心情。”

    苏妍咯咯笑道:“楚二少能将曲终意味说个七七八八,所以小女子就按照先前的约定,陪二少一天。”

    “陪我一天?”楚云端大感意外。

    顿时,厅内的所有客人都捶胸顿足,又气又恨。

    “苏妍姑娘,万万不可啊!”

    “唉,楚家这个二少爷,怎么就如此好运呢?”

    “为什么,为什么不是我?我也愿意鉴赏一二啊,苏姑娘好好考虑啊……”

    在这阵阵叹息和咒骂中,仿佛搀杂着接连不断的心碎声。

    苏妍好像嫌『乱』子不够一样,还故意补充了一句:“没错哦,楚二少,小女子今天就是你的了。”

    “啊啊啊!”

    “天理何在?!”

    “我要跳河!不对,我要杀人、杀了楚家那小子。”

    “楚家的人你也敢杀?”

    “算了,我还是『自杀』吧……”

    整个大厅都沸腾起来,就连邹平都好像一个怨『妇』,满脸幽怨地望着楚云端。

    苏妍随口的一句话,不知不觉就让楚云端成了众矢之的,引来无数嫉妒、不满。

    楚云端本人的目光,有些深意地放在苏妍身上。这种被人戏弄的感觉,他并不喜欢。

    苏妍也毫不避讳,直勾勾地盯着楚云端的黑『色』眸子。

    望着那诱人的娇躯,楚云端分明发现,她的眼神中,有些玩味的意思。

    “倒要看看,这女人打算耍什么花样。”楚云端忖道。

    当即,他朗声大笑:“那我可真是有福了!苏妍姑娘赶紧把今天这场表演结束,你我共度二人世界吧。”

    楚云端可不是个能吃亏的主,别说是个醉春楼的头牌,就算是皇帝的老婆施压,他都不会皱一下眉。

    “苏姑娘,在场多少风流倜傥、德才兼备的公子哥,你何苦选这个废物啊!”沈远财终于忍不住了,拍案而起。

    楚云端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冷漠许多,但并没有说什么。

    但是邹平咽不下这口气,破口道:“沈老头,云端怎么也比你那废物儿子好多了,至少,苏妍姑娘看上了云端,没看上你那蠢儿子。”

    “呵呵……”沈远财冷笑一声。

    楚云端暗中拉了拉邹平,道:“你不要和他结仇,他不敢动我,却敢动你。”

    “可是……”邹平愤愤。

    “放心,跳梁小丑罢了。”楚云端暗暗发笑。

    随着沈远财的发话,不少人都开始附和起来。纵然他们不能一亲苏妍的芳泽,但也不能容忍苏妍被比人糟蹋了。

    尽管苏妍始终都和男人保持距离,可是他们连让楚云端碰一下苏妍,都觉得嫉妒而不爽。

    就在此时,一声大笑打破了这阵喧闹。

    “哈哈,好了,大家都别争了!人家苏妍姑娘愿意放下身价和楚二少『吟』诗作赋,我们何必阻挠呢。”

    说话的这人,竟是王飞。

    楚云端心中狐疑,他可不认为,王飞是来说好话的。

    果不其然,王飞接着故意放大声调,语气中满是嘲笑之意:“反正这小子阳衰,当年都跑到人家女人肚皮上了,可惜不能人事,就算让他进了苏姑娘的闺房,那也做不了什么事啊,哈哈哈!”

    说出这番话,王飞心中说不尽的畅快。心想:敢拆老子的台,怎能让你好受?

    但是他的话还没死说完,厅内就发出一声响亮的耳光声。

    邹平险些要把桌子拍碎,怒火冲天,骂道:“王白脸,你他吗的怎么说话的?”

    怒骂的同时,他扬起拳头就要去打王飞。

    不过,他的手臂被楚云端一下拉住。

    满厅的客人,都注视着王飞和楚云端,个个闭口不言。

    对一个男人来说,被人当中骂作“不能人事”,这种耻辱可不小啊。

    虽说醉春楼的不少人都知道这事,但都碍于楚家的地位,从没有人当着楚云端的面说出来。

    而王飞,今天就将如此辱人的话说了出来。

    邹平被气得不轻,却没想到阻止他动手的人是楚云端:“云端,你干什么?这种鸟人,不教训不行!”

    楚云端的脸『色』很是淡然:“打人,这么好的事,怎么能轮到你来干?”

    声音未落,楚云端直接一个巴掌扇向王飞。

    王飞和邹平都始料未及,只听到一声响亮的耳光。

    紧接着,王飞在原地愣愣失神少顷,才尖声道:“你、你,你竟敢打人?”

    楚云端耸了耸肩,四下看过所有客人,大声道:“我打人了?谁看到我打人了?”

    顿时,所有人都又惊又奇,没有一个主动开口的。

    今天的楚二少,有点暴躁啊……

    他们可不想去招惹楚家这个不讲理的二少爷。

    王飞眼见所有人都不说话,也是被气得不轻,同时心中那强烈的耻辱,令他忍不住破口大骂,毫无先前的才子风范。

    “马勒戈壁,楚云端,你这个废物,连女人都玩不了的废物,老子就是说你的,你能怎……”

    “啪!”

    这一回,楚云端一巴掌拍在王飞的脑袋上,扇得他眼冒金星、头昏眼花。

    可怜这王飞,连续被楚云端扇了两巴掌,竟是有些懵了。

    芳娘见到这般场面,差点没吓得哭出来。

    两个身份不低的公子哥在醉春楼内打架,她这个老鸨子,可不敢看戏啊。

    芳娘当即扭着腰肢,挤出笑容要去劝架。只是她的前脚刚迈出去,眼角却撇到苏妍使了个眼『色』。

    她的脚步,顿时收了回去。

    这丫头打的是什么主意?为什么不让我去劝架?芳娘心有疑虑,但还是按照苏妍的意思,纹丝不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