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章 钦差大臣
    对于浮云真人这个名号,楚云端印象颇深。

    “浮云真人,就是几年前有意收我为弟子的那个人吧。”

    楚弘望点了点头,道:“没错,当年那位真人留下这个小令牌给我,说是只要你能在二十岁之前凝气,捏碎令牌,他就会来收你为弟子,带你踏入仙途。”

    “所以,老楚你是希望我当他的弟子了?”楚云端很是随意地打量一眼手中的令牌,似乎很感兴趣。

    楚弘望接着道:“昨晚我和老爷子聊了很久,知道你已经一改当初的颓势,而且也听说你已经达到凝气境界。这令牌,自然要交给你。至于你愿不愿意拜浮云真人为师,就由你自己决断吧……”

    楚弘望能说出这样的话,让楚云端不免有些意外。

    他早已适应了现在的生活,所以深知在世俗人的心中,修仙者是多么受到尊崇。

    按照常理来说,一般人肯定巴不得成为浮云真人的弟子。

    而楚弘望,却任凭儿子做选择。

    “若是让我自己做选择,那我肯定懒得去当别人的弟子,免得受气。自己一个人,多逍遥自在?”楚云端很是淡然,然后反问道,“不过老楚啊,我错失了当仙人弟子的机会,你不觉得失望吗?”

    楚弘望微微一笑:“失望倒不至于,你有你自己的选择,而不优柔寡断,我反倒是很高兴。怎么选,反而不重要。这令牌,从今往后就放你那儿。算起来,今年你刚好二十岁,在二十一岁之前,什么时候如果又想去浮云真人那里了,还可以用得到。”

    说完,楚弘望起身要离开楚云端的独院。

    楚云端望着楚弘望的背影,只觉得充满沧桑。

    几年不见,老楚,变化了很多……

    这个背影,甚至不太像是属于那个北疆虎将,反而有些像个迟暮之人。

    “老楚!”

    楚云端突然把楚弘望叫住,脱口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和老爷子?”

    闻言,楚弘望的步伐一滞。

    “没什么事……只是……”

    他沉默片刻,回身道:“云端,这些年来,我甚至都没和你说过多少话。我这个父亲当的,实在是不尽责。我知道你年幼时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是有些怨念的。希望……你能原谅我。”

    “罢了罢了,这种话就不用说了,你在外带兵打仗,也不容易。”楚云端叹了一口气。心中则是更觉得,楚弘望有点奇怪。

    按照楚弘望的『性』子,不太会如此纠结于儿女情长之事。可现在,他偏偏请求楚云端的原谅。

    如此一来,反而让楚云端愈发觉得事有蹊跷。

    老楚这次回来,绝对不仅仅是“休假探亲”这样简单。

    正在这时,一个下人火急火燎地跑了过来。

    “将军,二少爷,不好了,外面有个自称钦差大臣的家伙,说是要来我们楚家庄抄家……”

    下人一脸慌张,也顾不得什么礼数,气喘吁吁地说着。

    “钦差大臣?”

    楚云端不禁深深看了一眼楚弘望。

    楚弘望也是『露』出狐疑之『色』:“出去看看。”

    说完,他和楚云端快步朝着楚家庄外走去。

    此时,楚家的不少族人都已经聚集在了庄外,以楚毅老爷子为首。

    在楚家族人的面前,三个满脸狂傲的男人,骑在马上,一边指指点点,一边说着什么。

    楚毅脸『色』有些难看,正赔笑着道:“冯大人,是不是搞错了……”

    三个马上的人,最中间的那个道貌岸然的中年男人,穿着一身官服,就是楚毅称呼的冯大人。两侧的则是护卫。

    这个冯大人,名叫冯骏,自称钦差大臣,还带来了皇帝的手谕。言辞毫不客气,不断对楚家的人大声呵斥。

    此时楚家的族人都敢怒不敢言,无故被人上门来说要抄家,谁都难以接受。

    “我们楚家一向安分,怎么会犯什么罪呢,冯大人要不进来说话?”楚毅把姿态放得很低,急着道。

    “呵呵!”

    冯骏冷哼一声,“你们这些人窝在楚家庄,是没犯什么罪!但,楚毅你养的好儿子,犯了滔天之罪,罪该万死!抄家,都是因为陛下念及旧情,若不然,你这整个楚家庄的人,都得死!”

    话音落下,所有楚家族人都怒了。

    面对钦差大臣,他们都很客气。可是这个冯骏,竟然说楚弘望犯下滔天之罪。

    这简直不能忍,楚弘望精忠报国,怎么可能犯罪?

    “你胡扯,楚将军为国征战,一生矜矜业业。你莫要胡『乱』栽赃!”楚家的不少族人都怒目而视,高声道。

    “栽赃?哈哈!你们还活在梦里吧!我只是可怜你们,所以刚来到这天香城,就先给你们知会一声。等我去太守那调集人手,你们楚家就得把所有产业上缴!”冯骏大笑。

    “劝你们给我老实点,配合点,不然若是『逼』得本官用强硬的手段,就不仅仅是抄家了!”

    冯骏正说着,刚好看到楚弘望正从里面出来。

    “哟,楚将军,你还真能在自己家待得下去了。”冯骏居高临下地看着楚弘望,语气中满是轻蔑与嘲讽之意。

    楚弘望还没出来就听到了冯骏刚才说的话,出来之后,脸『色』更是十分难看。

    楚家的所有人,都将目光凝聚在了楚弘望身上。

    他们对楚弘望,有着绝对的信赖和尊重。

    然而,楚弘望一时说不出话来。

    “怎么?无话可说?也是,当了叛国之贼,还要连累家族,哪有什么脸面说话呢。”冯骏阴阳怪气地嗤笑着。

    这话一说完,楚弘望的面庞被憋得通红,怒道:“冯骏,你不要血口喷人!什么叛国贼,我楚弘望虽说触犯了军法,无非掉个脑袋而已,叛国这种罪名,别往老子身上扣!”

    楚弘望被说得急了,言语丝毫不客气。

    死,他并不怕,然而死后如果还背负叛国这样的罪名,委实让他无法接受。

    说完,他也留意到,族人的神『色』都发生巨变。刚才所有人都清楚地听到了“触犯军法“和”掉脑袋”两个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