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章 父子商讨
    在楚云端的要求下,楚弘望将北疆的战事失利,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封云国北方的邻国,叫做江泰国。

    两大国的关系很不和谐,大小摩擦不断。

    恰在前些天,敌方一支八万人的精锐军,打算对北疆的一处关塞发起突袭。

    楚弘望得知此事,决定将计就计,在对方动手之前,将敌军封锁在一处狭长的山谷中,瓮中捉鳖。

    不出意外,这次“反突袭”行动,可以将敌军全歼。

    于是乎,他带领手下的十万精兵,主动出击。

    但没想到,对方的这支突袭军,并非如同情报中说的那样,只有八万人,而是足足二十万!

    楚弘望带兵多年,就算是有这些劣势,按理说也能勉强全身而退。

    更没想到的是,对方完全掐准了楚弘望军队的所有行动,将十万精兵几乎全歼!

    活下来的,只有上千。楚弘望也差点葬身。

    提及不久前的那场战役,楚弘望的情绪很是激动,竟是当着儿子的面,痛哭流涕。

    “若非几位兄弟以死掩护我,我那时早就死在山谷里了。想不到,当时我们算计好的,用来埋葬敌军的山谷,却成了自己的坟墓。”

    “或许,我和众多将士们死在那里也好……”楚弘望悲痛至极,“但,我这条命,是他们用自己的命换来的。我怎能死?我既然活着了,就要完成他们的心愿,驱除外敌,守住北疆!”

    “可是……那次战役的损失实在太大,当时我带去的将士,都是精兵中的精兵。这批军队的覆灭,对战事的影响极大。而一切的决策者就是我,所以我首当其冲,要承担所有责任。我死不足惜,但是,我连用这条苟延残喘的『性』命给兄弟们报仇的机会都没有……”

    说到最后,楚弘望『露』出一丝苦笑。这一笑,甚至有些绝望。

    许是他的情绪感染了楚云端,楚云端也是心生悲凉,说不出话来。

    父子二人坐在房中,沉默许久。

    楚云端寻思了一会儿,然后又询问道:“老楚,你自己也说了,那次反突袭计划,本该是十分严密完美的。为什么到最后,反而是你们像是中了对方的埋伏?这一点,你就不觉得奇怪?”

    “奇怪?一开始,我是觉得智计不如人,被敌军算计了。”楚弘望先是叹了一口气,接着却又皱了皱眉,“但最近这几天,我一直在回忆,当时敌方对我们的军力、乃至行军计划,好像了如指掌,实在反常……”

    “你怀疑有内『奸』,是吧。”楚云端的拳头忍不住握了握。

    如果真的有内『奸』,绝不能不能饶恕。

    这样的内『奸』,坑害的不仅是老楚,更是一国百姓。

    楚弘望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内『奸』?谁知道呢。我只知道,那十万兄弟,都跟随我征战多年,不可能背叛我。”

    “北疆这么大,守关的军兵何止百万。你那十万人里没有内『奸』,不代表别处没有。”楚云端冷冷一笑。

    他仔细一想,从余曼给楚老爷子下毒,再到他自己在大婚之夜被毒死,再到连续遭遇刺客,再到现在,楚弘望触犯军法。

    这一切,来的也太巧了。

    这背后,怕是牵扯到不少东西。

    他不禁从身上『摸』出一块金属令牌,默默看了几眼。

    “广……亲王?你怎么会有这东西?”楚弘望略显吃惊。

    “以前碰到了刺客,刺客身上发现的。”

    楚云端苦思许久,却又想不清什么头绪,于是问道:“老楚,你和广亲王之间有什么仇恨吗?或者说楚家,是不是得罪过他?”

    楚弘望连连摆手:“不可能的。这个广亲王,是当今皇帝的血亲,与我只有几面之缘罢了,怎么可能跟我结仇?至于楚家,那就更不可能了,压根都没人见过他。”

    “这就怪了。”楚云端更加不解,“若是我推算得不错,就是广亲王派人来刺杀我、还有铲除楚家。我们和他无冤无仇,这又是为什么呢?”

    “什么?”楚弘望吃了一惊。

    楚云端接着把最近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

    不过,楚弘望还是想不到一点原因,能导致楚家引来广亲王的记恨。

    “还有那叛国的罪名,具体是怎么回事?”楚云端接着又问。

    提及此,楚弘望就有些愤怒了。

    “我猜测,朝廷中有小人记恨我,所以给我扣了屎盆子。这个叛国罪,应该是在我回楚家庄的路上定下的。可终究,陛下已经下令抄家……楚家难道真的要因我而毁吗?”

    楚云端却是猛然拍了一下桌子。

    “老楚,我相信你。不论如何,无妄之罪,绝不能让你莫名其妙地背负了。而且,楚家庄也不能就这样被人抄家。所以,你不该想想,怎么为自己洗刷罪名吗?”

    楚云端的这话,好似一句惊醒梦中人。

    楚弘望怔怔失神:“洗刷罪名……可是,抄家在即,砍头也就在七天之后,这点时间,如何洗刷?”

    说到后面,楚弘望有些绝望。

    “老楚,你打了这么多年仗,难道眼前的这点事,比面对百万雄师还要难吗?”楚云端却是认真地道,“七天之内,我和你,一起去见见,当今封云国的皇帝!”

    呼——

    楚弘望的呼吸,顿时免得急促起来。

    他眼看自己的儿子如此自信傲然,自己也是精神一震。

    “想不到,有一天会被小辈劝慰。云端,你真的成长了。”楚弘望欣慰地笑了笑,然后眼神一凝:“没错,就算只有七天,就算脑袋非得掉,但我也不能带着叛国的罪名死去!也不能,让族人为此遭罪。”

    不过他又有些头疼:“可是……冯大人已经奉命来抄家,不论此去国都结果如何,楚家都得先被抄了……”

    “这一点,你不用担心。”楚云端微微一笑,“若是没了皇帝的手谕,他是不是就没有权利抄家了?”

    楚弘望心头使劲跳了一下:“你的意思是……”

    “没什么意思,交给我便是。”楚云端很是从容,“你先准备一番,今天我找机会出去一趟,最迟过了今晚,就和你一同去国都。”

    话说到这个份上,楚弘望也明白了楚云端的意思。

    那个冯骏方才只是刚到天香城,显然是来楚家庄耀武扬威的——看到一个高高在上的将领,沦为罪人,这种小人的心中十分爽快。

    他虽然被楚云端打跑了,但肯定会去太守那里召集官兵,用强硬的手段抄了楚家。

    而在冯骏整顿好人手再次到来之前,楚云端就要让冯骏,当不成钦差大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