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章 老无赖
    看完告示之后,楚云端就做出了两手打算。

    第一手,就是尽可能再搜集一些关于广亲王的罪证,通过正常途径面见皇帝,为老楚洗刷罪名。

    第二手,则是在吞灵圣果成熟的时候,立即筑基。一旦筑基成功,楚云端以一个“筑基期修仙者”的身份去拜见皇帝,必然会受到礼遇。见到皇帝,有那封信件在手,问题就算解决了。

    因为吞灵圣果的存在,楚云端反倒坦然了许多。不论如何,只要筑基,什么问题都能解决。

    唯一令他有些不放心的,就是目前老楚的情况。老楚被关进天牢,还不知道会不会受到什么非人的待遇。

    于是乎,楚云端决定先去南部天牢看看。

    …………

    国都的南部天牢附近,充满安静与严肃的气氛。

    从外看去,只有一座被严密封锁的四方形建筑。在这栋建筑的四周,还人工开凿的深沟。

    这深沟足足有一条河那样宽,只是比一般的河还要更深许多。

    显然,不论是想闯进去、还是从里面逃出来,都不太现实。

    楚云端来到天牢的远处,从容地朝着深沟上的铁锁吊桥走了过去。

    要想进入天牢,必然要沿着这条铁锁吊桥通过深沟,然后被外面的一层护卫允许,才能进入。

    楚云端还没有接近铁锁吊桥,就听到对面传来一声怒喝:“天牢重地,闲杂人等,不得靠近!否则,必有严惩!”

    楚云端摆出一个谦卑的笑容,果真立马停下脚步,隔着深沟大声道:“各位官老爷,小民的亲人被关进这大牢内,想要探监,不知可否行个方便?”

    “放肆!”

    另一边又是传来一声呵斥。

    楚云端接着赔笑道:“这天牢,难道还不容探监吗。小人可是遵纪守法的良民啊……我那老叔叔被关在里面,死活不知,家里人都担心的要死。”

    天牢外的一群护卫中,走出来一个身披铠甲的高壮男子,亮出手中长矛,远远指着楚云端道:“我数五个数,消失在我面前。否则,后果自负!这天牢内关押的都是重犯,你想来探监,也不是什么好人!”

    “好好好,我走我走。”楚云端装作惊慌失措的样子,毫不迟疑地转身离开。

    他的心中却是在嘀咕着,想要见见老楚,果真是有些麻烦。

    楚云端本就没认为自己能说句话就进去,只是来试探一下。试探的结果,也是与他想的相符。

    他正快步走着,却突然又停了下来,回头笑了笑:“官爷,斗胆问一句,若是想探视监牢中的犯人,怎么才行?”

    一边说话,楚云端一边有意无疑地盯着他刚才站着的地方。

    在那里,不知何时出现了几块金子。

    对面的护卫,看到那团金灿灿的事物,也是眼神一亮,语气稍微好了一些,但依旧冷漠:“你速速离开,如果真的想来探视,非得有官方的公文!”

    “多谢多谢。”楚云端微微拱手,转身离开。

    他心中不快,暗道,小爷如果有官方的许可,还和你们废话?

    楚云端边走边考虑对策,还没走太远,突然一辆马车从旁边窜了出来。

    这马车速度极快,明明前面有人,却速度丝毫不减。若是楚云端一个不小心,绝对会被撞到。

    “马都控制不好,还敢上路!”

    楚云端心情正有些压抑,现在被马车这样冲了一下,也是很不高兴。

    他话音刚落,那急速奔驰的马车,却是生生停了下来。

    那个马车的车夫,显然是在用这种方式证明——他很会骑马。不然,怎能立即拉住奔驰的马车?

    紧接着,马车前面跳下来一个红光满面的老者。

    这老者虽然头发白了不少,但精神极好,四肢不乏肌肉,看起来丝毫不弱于壮年人。

    老者下马之后,回身瞪了楚云端一眼:“年轻人,年纪不大,脾气够倒是大啊?”

    楚云端呵呵一笑,没有说话。他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个老者,很不服气。

    “老夫在这国都中驾马,还从来没人敢呵斥我呢!”

    老者反而十分有礼的样子,主动朝着楚云端走了过去。

    “你这老头是不是有病?小爷走路好好的,你驾着马车差点撞到我,反而还有理来呵斥我?”楚云端也是不高兴了。

    “撞你?撞到哪儿了?你指给我看看!”老者语气生硬。

    “泼老头,要不是小爷身手好提前躲过,现在就趴在地上了。小爷没问你要钱就不错了,你还反过来找我茬?”

    楚云端看得出来,这老者实力不低,放在世俗界中,算得上强者。

    不过,楚云端倒也不怕他。只是他原本不想多生事端,可这老头却颇有种故意找茬的意思,所以楚云端二话不说,双脚跺地,纵身跳到马车上。

    接着使劲在马车上踩了一脚,马车的顶,就被踩得塌陷进去一大片。

    跟小爷耍无赖,谁怕谁!

    老者的胡须被气得都吹了起来了:“大胆小儿,老夫早就看不不是什么好东西了!”

    说完,他的身上爆发出一股杀气,扬起马鞭,就要抽楚云端。

    楚云端心中一惊,心道,这老头好狠的心肠,只是踩了他的车子,竟然动了杀意。

    但,老者不动手还好,他一动手,楚云端也是不打算客气。

    楚云端不介意尊老爱幼,但同样也不介意痛打老流|氓。

    在马鞭抽过来的同时,楚云端抬手对着马鞭猛地一抓,右腿还朝着车轮踢了过去。

    啪!

    马鞭打在楚云端的手心,被他牢牢抓死。

    同时马车的一个车轮子,也被踹得粉碎。

    老者大惊失『色』:好强的年轻人。

    楚云端同样有些吃惊:这老头,竟能震得我手臂发麻。

    随着车轮碎掉一个,马车终于是彻底翻到。

    楚云端刚好听到车内发出一个女人的惊呼声。

    虽然不知道这车里拉着的是谁,但连一个老车夫都这么无赖,里面的女人,也肯定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主儿。

    楚云端正这样寻思,就看到马车前面的帘子被掀开,一只白净的纤手映入他的眼帘。

    老者见到马车翻了,也顾不得楚云端,赶紧过去搀扶里面的人。

    “公……”他刚张嘴,却一下子把话咽进肚子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