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章 马车里的人
    随着那只手腕探出,一个略显瘦弱的身影,从马车里走了出来。

    人还没出来,楚云端就看到一袭男装。

    等到那人完全出来的时候,楚云端才惊讶的发现,马车里的竟然是个男人。

    等等,不对。

    再仔细一看,楚云端脱口惊道:“司马平?”

    那人也是抬头看了一眼楚云端,同样十分吃惊,这吃惊中,有些欣喜之『色』:“楚兄!这么巧。”

    楚云端淡淡一笑,瞥了一眼车夫:“是挺巧的,这老头,是你家的车夫?”

    司马平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狐疑道:“怎么了,罗叔?你和楚兄,似乎有些不愉快啊?”

    那个被司马平叫做罗叔的老头,尴尬地笑了笑,道:“没什么事,磕碰了一下。”

    “磕碰一下,就把马车都磕碎了?”司马平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虽然罗叔嘴上说没什么,但司马平还是能猜得出来,肯定是罗叔对楚凡有偏见,故意为难楚凡。

    楚云端看着一老一小,心里则是在惊叹于司马平的来历。

    虽说司马平现在穿着男装,而且声音也像男人。但是楚云端可忘不了,在马车翻到的时候,里面明明发出的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更何况,他和老虚早就确定了司马平乃是女儿身。

    只不过,既然人家没有主动说出来,楚云端自然不会去挑明。

    至于司马平的来历,楚云端觉得她很可能出自帝王之家。

    车夫老头刚才不小心说了一声“公……”,虽然没说完,但并没有逃过楚云端的注意。

    这司马平的本名,绝不是司马平,而她,很可能是和当今皇帝有着不浅的血缘关系。

    能被称作公主的人,能有几个?

    再说司马平出来之后,不由分说就将罗叔教训了一通,然后才对赔罪道:“楚兄,这位罗叔『性』格火爆,还请你不要见怪。”

    “不妨事,反正我也没吃什么亏。要不是你出来得早,吃亏的就是这老头。”楚云端淡淡一笑。

    罗老头刚才还被训斥得点头哈腰,现在听到楚云端这样说,顿时又火冒三丈,吹胡子瞪眼地道:“年轻人,说话的时候,还是长点分寸!”

    “不用你教训。”楚云端冷笑。

    不等罗老头继续争执,司马平就凶道:“罗叔,楚凡是我朋友,你不要无理取闹。”

    “是。”罗老头这才低下头去,心里却更加不爽。

    公主她,中了什么邪,凭什么这样偏袒这个臭小子?!

    平日里,公主可从来没有这样训斥过老头我!

    罗老头越看到这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楚凡”,越是觉得不顺眼。

    罗老头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保护公主的安全。结果就在昨天,公主竟然跟一个男人跑掉了!

    尽管,公主现在也是个男人。

    但是罗老头当时的心情是崩溃的,不过所幸,在晏怀江的花船上,楚凡自始至终都是在保护公主,并没有做什么坏事。

    所以罗老头才稍稍安心,甚至一开始还是挺喜欢楚凡的。富有正气,身手不凡。

    可是后来,楚云端带着“司马平”逃掉,脱离了罗老头的视线范围。

    楚云端若是铁了心想离开,罗老头跟不上,那也是情有可原。

    结果第二天,公主重新找到罗老头,罗老头都要激动得哭了——还好,公主平安无事,万一碰到歹人,老头我死一百次也不足以赎罪啊。

    然而罗老头在得知公主昨夜去了哪儿之后,立马暴跳如雷,抓狂不止。

    什么?公主竟然和一个男人住在了客栈里面?还是同一间客房?

    而且,公主提到楚凡的时候,心情还不错?

    我的天,那个臭小子,不会是把公主给……

    罗老头不敢再想下去了,恨不得把楚凡给千刀万剐。

    但公主压根都不提楚凡在哪儿,罗老头只能憋在心里,又气又恨。

    发生了这事,他赶紧哭着求着公主赶紧回去、别再闹了。

    好说歹说之下,公主才答应回皇宫。

    这不,冤家路窄,半路上让罗老头碰到了“楚凡”。昨晚在花船上的时候,罗老头可是把楚凡的样子记得清清楚楚。

    所以,他故意在马背上抽打了几鞭子,想要把楚凡撞个狗啃泥,以消心头之恨。

    谁想到,楚凡实在不是个善茬,竟然把马车给踢翻了!

    …………

    罗老头自己在一旁憋屈怨愤得很,司马平却是兴致满满地和楚云端说起话来。

    明明是早上刚分别,却好像久违的故友一样。

    “楚兄啊,跑到南部天牢附近干什么?这地方,还是别靠近为好,那些守护天牢的官兵,都狠着呢。”司马平好意提醒。

    “没办法,牢里有个亲人在里面呢,总得去看看。”楚云端随口道。

    他这话一说完,司马平明亮的眼睛里『露』出恍然之『色』:“我知道了,楚兄原来就是为了这事才来国都的吧?那位亲人,到底是犯了什么罪?”

    楚云端原本不太想跟司马平说太多,但想到司马平和旁边的车夫八成都身份不一般,所以还是说道:“很大的罪,还不知道能不能出来呢。但不论能不能出来,起码我得代表家人见他一面。”

    “如此说来,楚兄还没有见到那位亲人吧?”司马平问道。

    楚云端点了点头。

    他考虑的是,如果司马平真的是公主,或许可以帮自己见到楚弘望。

    如此一来,无疑是免去了很多麻烦。

    虽说这样会欠了别人一份人情,但楚云端从来不认为自己会还不起别人的人情。

    司马平想也没想,拍了拍胸脯道:“楚兄如果想救天牢里犯人,我未必帮得了你。但只是想去探视亲人,那还不简单!楚兄也不用费心思去上面申请公文了,今天我就带你进去见见亲人。”

    “真的可以?司马老弟的背景,有些不一般啊。”楚云端故意道。

    “也没什么吧,沾了我老爹的光。”司马平嘻嘻一笑,只字不提自己的背景。

    他主动要帮忙,但是始终沉默的罗老头就不乐意了。

    “公……子,这可不妥啊,你怎能随便做出这样的承诺!天牢重地,绝不可以随便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