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章 狩猎开始
    东方明月不说话,反而更让宗玉憋屈,还不如冷言冷语的,起码还表示眼里有这个人。

    宗玉他热脸贴上冷屁股,心中愤愤难平,只能干笑两声。

    旋即,他就将火气发泄在弓箭上,动作十分流利地拉弓朝天一『射』。

    嗖!

    弦落箭飞,接着天上一只大鸟,应声坠落。

    宗玉昂然回首,哈哈一笑,接着一拍马鞭,朝着京北山中深入。

    这个京北山,说是山,实则可以算是皇家的后花园。

    整座山的地势相对平缓,平地、盆地、密林都有,算是个打猎的好去处。

    一般的百姓是不能随意进入此山的,唯有皇族成员偶然兴起想要来山中打猎,方可进入。

    宗玉当先进山之后,他的几名侍卫还有一队御林军,也是紧随其后。

    楚云端则是觉得好生无聊,唯一能令他产生一点兴趣的并不是打猎,而是宗玉到底会打算如何报复自己。

    早在宗玉的几名侍卫出现的时候,楚云端就注意到了其中一个老随从。

    这老随从虽然始终未曾说过话,也没有做出什么举止,但楚云端还是感受到了他体内的灵力波动。

    这种波动,绝对是只有筑基期修仙者才能拥有的。

    只不过,这老随从的灵力波动并不算稳固,显然他的筑基必然依靠了很多外力,并不算多强。

    而且,活到这么大岁数也没有任何突破,这辈子的成就基本上就止步于此了。

    不过,就算这样的筑基高手,在世俗界中足以混得一世荣华富贵。

    这个老随从,也是唯一值得楚云端在意的人了。

    至于宗玉太子本身,楚云端自始至终就没有放在心上过。

    宗玉到了京北山深一点的地方后,看到了不少猎物,也是兴致大起。

    这山中的动物,一部分是野生的,但还有一部分其实是人工养殖的,就是供皇族玩乐之用,所以基本上没有太多凶狠的动物。

    宗玉几乎是每见到一只猎物,都必定张弓搭箭,毫无怜悯之意。

    “嗖——”

    又是一根箭矢窜出,一只肥胖的野兔直挺挺地瘫在草地上。

    “哈哈,虽说多日未曾练习,『射』箭的准度还是不错的么。”宗玉很是得意地大笑两声。

    明月公主心中嗤笑,还是没有说什么。

    昨天宴会之后,东方皇帝就跟她说了不少事情,她知道自己今后未必会嫁到江泰国,所以今天在宗玉面前就淡定得多了。

    不过淡定归淡定,她最多就是不无理取闹罢了,要她去和宗玉谈天说地,显然是不可能的。

    宗玉一见到明月公主那爱理不理人的样子,心里又是一阵不爽,先前『射』中几箭的快感随之变淡了不少。

    他重新张开弓箭,眯上一只眼睛,对准极远处一颗大树。

    树杈之间一只松鼠隐隐可见。

    唰!

    一箭飞出,那松鼠猛然受惊,滋溜一下窜走,消失在树丛之间。

    宗玉的这一箭,深深没入树干里面。

    “畜生,哼!”

    宗玉十分不满地骂道。

    接着,他突然转身,冲着御林军道:“一个人在这里『射』也没什么意思,你们有没有对箭术自信的,来和我一起玩玩。”

    一队御林军都十分安静,没人回答。

    “一点胆气都没有,还算是封云国最顶尖的一批战力呢,呵呵。”宗玉故意嘲讽一句。

    这话一说完,一部分人就有些不高兴了,不过他们只是普通的御林军,并不敢去和宗玉太子争辩什么。

    楚云端也是完全没有兴趣搭理宗玉。

    不过,东方明月反而是不乐意了。

    “不过是『射』中了几只可怜的小兽,至于高兴成这样?”

    宗玉面带笑意,看着东方明月道:“让公主见笑了……”

    接着,他直接将目光放在楚云端身上:“我记得,这位就是御林军的左统领楚平吧?呵呵,昨天公主还说,封云国中都是好男儿,不知道左统领的箭术如何?”

    楚云端淡淡道:“山野村夫,怎能像太子一样精通箭术呢。”

    他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却是在发笑。

    对一个修仙者来说,『射』箭完全就是小孩子过家家一样,他连精妙神奇的法力都能控制,何况是区区一支箭矢?

    只是,楚云端实在没兴趣和宗玉去争辩什么。

    楚云端懒得废话,而宗玉却很有兴致的样子:“既然你能坐上左统领的位置,耍耍弓箭肯定是会的,敢不敢在部下面前『露』两手?”

    “要不,左统领就试试吧,太子殿下一个人玩也没意思。”队列中,一名御林军大着胆子说道。

    说话这人,正是昨天被楚云端“打服”的万安。

    万安昨天见过左统领的手段后,就由衷信服,此时宗玉如此嚣张,万安难免不爽,就希望自己的左统领能『露』两手。

    正当万安说话的时候,宗玉却是已经策马疾驰,来到了数十丈开外。

    他单人坐在马上,远远望着楚云端等人,大声道:“方才听左统领的意思,是对我的箭术很佩服,那么,我就再为你们表演一手。”

    说着,他就已经张弓搭箭了。

    看这般架势,赫然是要将箭『射』向楚云端。

    “公主,还请走远一点。”宗玉哈哈大笑,眼中闪过一丝寒芒,“左统领,『摸』『摸』你头盔上的红缨,感觉到了吗?看我如何一箭将红缨『射』穿。”

    话音落下,明月公主脸『色』大变:“宗玉,你大胆!”

    楚云端的脸『色』,也变得阴沉不少。

    他本意不想和这种人计较,没想到,对方却如此狂妄。

    竟然要一箭『射』穿红缨,若是『射』的歪了,岂不是直接把楚云端的脑袋『射』出来一个窟窿?

    东方明月又惊又怒,她的大声呵斥,却被宗玉直接装作没听见。

    宗玉的弓弦,早已张得很开。

    蹦!

    他右手一松,接着一支锐利的箭矢,就笔直地朝着楚云端的头颅『射』了过去。

    宗玉对自己的箭术十分自信,这一剑,绝不会『射』到别人。

    哪怕公主就在队列中,他也毫不担心会『射』到公主。

    一旦『射』中,就是楚平的脑袋!

    红缨?他压根就没打算『射』红缨!

    堂堂太子,失手『射』到一个御林军统领,那又如何?

    楚云端的视线中,一点银『色』的箭头急剧『逼』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