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章 等候多时
    说完,楚云端骑马朝着前方的一片山林赶了过去。先前那头大黑熊逃亡进入山林深处,范承几人也是从那儿进去的。

    “左统领,要不要再带几个人和你一起过去啊。”东方明月好意追问了一声。

    “不用,我去去就回。”楚云端果断拒绝。

    他可不想多带几个人过去,万一那个范承真的是要坑害自己,带人过去反而会受到牵连。

    他自己过去,可是不会有任何顾忌的……

    宗玉望着楚云端的背影,嘴角咧起一个阴险的弧度。

    东方明月的心里,却是没来由生出一股子不安,她思前想后,也想不出自己不安的来源,转而想到楚云端那深不可测的实力后,于是放心下来。

    …………

    楚云端进入远处的密林之后,就小心谨慎得多了。

    在这皇家的猎场里,自然不会有什么太厉害的野兽,但是那个范承,可不能小看。

    尽管范承只是最寻常的筑基之人,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楚云端可不想被这种小人阴到。

    密林之中,颇为静谧,除了偶尔有虫声鸟鸣传来。

    楚云端顺着黑熊消失的方向,很快就穿过了这一片密林,接着眼前就是一处宽敞的小型盆地。

    在这盆地边缘,还拴着几匹马,却没有一个人。

    “这马不是刚才那几个人骑着的吗?看样子,是翻过去前面那座矮山了。”楚云端小声说着,望了望盆地对面的山头。

    “果然有鬼,追一只大熊,至于追得翻山越岭?把马拴在这里,岂不就是等于提醒我翻过去找人的?”楚云端心中冷冷一笑,自己也将马拴起来,接着就笔直地朝着前面的山头走了过去。

    穿过一片满是灌木的盆地,来到山的另一面,刚刚到达山腰,楚云端就感受到一股寒意。

    嗖——

    耳边一阵风声闪过,一只干瘦的手爪,从楚云端的脸颊边擦过。

    “好小子,竟能躲过老夫的偷袭。”一击未曾得手,一个有些苍老的人影,随之出现在楚云端的视线中。

    “等我很久了吧。”楚云端望着范承,淡淡道。

    范承那张带着戏谑之『色』的老脸上,闪过一丝惊奇:“嗯?什么意思?难道,你这小子知道老夫在等你?”

    “凭你和宗玉的智商,也就只能想到这样的伎俩了。”楚云端轻笑道。

    他原以为范承会刷些阴招,却没想到对方如此自信现身。

    这也难怪,毕竟人家可是筑基高手,要对付一个御林军左统领,岂不是容易得很?

    楚云端的话,激起了范承的怒气。

    “如此年纪轻轻,却不懂得珍惜『性』命,呵呵……看来,你是真的没见过什么叫做高手呢,一个御林军统领的职位,就能给你这么大的自信吗?”

    范承冷笑一声,同时手臂猛然一甩,一柄两尺不到的短小飞剑,如同游龙一样窜出。

    楚云端目光一凝,这飞剑看似迅如闪电,但在他的眼中,一切轨迹都清晰得很。

    他的右手在面前快速一闪,接着两根手指就恰到好处地将飞剑的剑身死死夹住。

    范承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不见。

    “怎么可能?!”

    他从来没想过,区区左统领竟能徒手接下自己的飞剑。

    那可是筑基期修仙者发出的飞剑啊!其中还有法力催动,速度和威力都绝非寻常人能够扛得住的。

    纵然是凝气大成境界的凡人,也不可能仅靠手指就将飞剑夹住。

    “你这小子……”范承的心中,多了几分凝重。

    楚云端将手中的飞剑朝着地上甩去,飞剑深深没入地底。

    “这一剑若是真的把我刺死,就不怕引来天劫吗?”楚云端的语气,更加冷漠。

    他早已感觉到,对方已经产生了杀意。

    就因为昨天和今天的一些不愉快,对方居然打算杀人灭口,好厉害的太子、好厉害的随从!

    既然范承动了杀心,楚云端又怎么会心慈手软?

    当楚云端提到“天劫”二字的时候,范承就猜到了一个事实:这个左统领也是一名真正的修仙者。

    “想不到老夫活了半辈子,居然也会看走眼……”范承一字一顿地道,接着却又狂妄地笑了起来,“不过,既然你也是修仙者,那么老夫动手的时候,就更能放得开了……”

    笑声未落,范承的双手齐出。

    接着,十余把飞剑全都以十分刁钻的角度,齐刷刷地冲向楚云端。

    像这样依靠法力『操』持飞剑,若非筑基以上的人,绝对是做不到的。

    起初范承认为楚云端不过是凡人,所以虽然用飞剑进攻,却也只是一把而已。

    这一把飞剑,绝不至于把楚云端杀死,只要不死,那么就不会引来天劫。

    他的打算那是先将对手打残、打伤,然后再用纯粹的肉身力量将对手杀死,这样的死亡就不算被修仙者用法术杀死的,可以避免雷劫。

    他以往做过这样的事情不少次了,只是今天没想到碰到了硬茬子。

    纵然如此,他也丝毫不认为眼前一个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会是自己的对手!

    十多把飞剑,仿佛在空气中擦出火花,将楚云端是身体周围全部封死。

    “真是粗糙的控剑手段。”楚云端小声呢喃一句,双掌抬起在空中猛的一震。

    接着,一股庞大而精纯的法力自他的体内爆发出来,这股法力与和范承飞剑上的法力,简直是天壤之别。

    在这股法力爆发出来的同时,范承就脸『色』剧变。

    因为楚云端泄『露』的法力,实在是太过浑厚了!

    随着法力涌出,那些猛烈进攻过来的飞剑,连碰到没碰到楚云端,而是被这股法力直接震得落地,发出一串“呯呯嗙嗙”的声音……

    范承的一张老脸,已经变成猪肝『色』。

    他原以为自己年长,经验和修为肯定更加老道,却没想到,十多把飞剑居然像是纸糊的一样,不堪一击。

    “你刚才说,既然我是修仙者,那么你动手的时候就更能放得开了。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你若不是筑基之人,我还不方便下手杀人呢……”

    楚云端平淡的声音,令范承的心脏剧烈颤动了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