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章 威名
    赵瑞再多看几眼城楼上那些人的动作,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怪不得这么厉害,皇帝老儿居然把铁骨军都出动了,足足一万啊……”

    赵瑞的眉头拧在了一起。

    如果要问封云国中最强的战力是什么,那必然就是铁骨军了。

    铁骨军,未必擅长南征北战、未必擅长守护边疆,但如果只是单纯的交火,绝对是最强的。

    但凡能够进入铁骨军的人,至少都经历过淬体磨炼、并且拥有大量战斗经验。其中的每一小批人组成小队,还会由一位凝气境界的小队长领导。

    寻常军队,完全不能和铁骨军相比。

    正是因此,铁骨军的数量才极少。偌大的封云国内,总共才招募到了两万铁骨军。而且,铁骨军很少会出动。

    可这一次,东方皇帝直接动用了半数铁骨军。

    明明只是来“安抚军心”的,却带来这么多铁骨军。

    赵瑞想到这一点,心就沉了下去。

    从赵太监出现,再到铁骨军出现,一切都仿佛在告诉他,东方皇帝就是故意来北疆的。

    “给我上,补上去,继续进攻!”赵瑞深深吸了一口气,使出满腔力量大吼。

    城楼上死了一批人后,有一批补了上去。

    就算是铁骨军又如何?不过一万人而已,就算是用人命去消耗他们,活活将他们累死也行!

    赵瑞本人却没有太过靠前,只是不断指挥弓箭手朝着东方皇帝所在的位置放箭。

    “马上,城外其他关卡的援军就会到来,到时候东方英武更没有活路!”

    赵瑞的声音十分洪亮。

    他想到自己在外面的布置后,心里就安定了许多。

    就算东方皇帝是故意来的,那又如何?

    整个北疆的军队,都是我赵瑞的!在绝对的兵力压制面前,再多的布置都是枉然。

    除非,姓楚的那小子能从地底爬出来!

    谁料,赵瑞心里刚产生这样的念头,就忽然见到东方皇帝的身边多了一个人。

    一个熟悉的人,令他脑中永远挥之不去的人。

    “楚、楚、楚……”赵瑞的战刀指着远处的城楼,声音都变得颤抖起来。

    他的另一只手『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并没有看错。

    楚、楚弘望,他、他不是死了吗?不是被斩首示众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回答他的,是楚弘望如雷贯耳的声音。

    “焦成业、卓永、厉玮、江建、蔡奇志……尔等难道要助纣为虐吗?”

    楚弘望一连叫出了好多名字。

    随后,下方的战圈内,不少人都抬头看了一眼城楼。

    这一看,整座飞啸城都好像要炸了一样。

    楚云端第一次见识到什么叫做威望,眼前的这个男人,一个凡夫俗子,仅仅是出现,都能直接撼动一场战役。

    甚至,连东方皇帝在北疆的威名都不如楚弘望。

    “楚、楚将军?”

    不少人都痴痴地念了一声。

    他们永远忘记不了,当初楚弘望离开北疆的时候,那时的北风是多么刺骨。

    可现在,被斩首示众的楚弘望居然出现在了飞啸城的城楼上?而且就在东方皇帝的身边。

    纵然这些将士们都听从赵瑞的指挥,都只算是军队的一员,但他们每一个都是独立的人,拥有自己的思想。

    很多人都情不自禁地停下手中的动作。即便如此,对手都没有趁机偷袭。

    一时间,数十万人中居然有一半都望向了城楼。

    尽管很多距离较远的士兵不太看得清城楼上那人的模样,但,他们都知道,那就是楚将军。

    楚将军真的没死!

    先前被楚弘望点到名字的人,更是满脸通红,高声呼喊:“楚将军,到底怎么回事?”

    突如其来的躁动,令赵瑞措手不及。

    “放肆,还不速速进攻,胆敢违抗军令!”

    他刚开口,就看到城楼上的东方皇帝亲手张开弓箭。

    赵瑞赶忙集中精神,抬起战刀在面前横扫一圈。

    哐当!

    箭头和刀身相撞,迸『射』出一团火花。

    东方英武虽然是个皇帝,但赵瑞可不敢小看他,不然刚才一个不留神,脑袋就被『射』穿了。

    世人都说东方皇帝人如其名,“武”这个字是万万不能忽略的。

    “北疆众将听令!”

    这一次,东方皇帝亲自开口,没有让宋杰说话。

    “半个月前,楚弘望带领十万精兵围攻敌寇,不幸损伤惨重。现已查实,赵瑞与江泰国贼人勾结,出卖情报、陷害楚弘望!楚弘望无罪释放,升职为北疆总将!”

    “赵瑞连同广亲王,勾结外敌,妄图谋权多位,此乃诛九族之大罪,罪不可恕!朕已布下天罗地网,赵瑞与东方广已是瓮中之鳖,难逃一死!”

    这一番话说得铿锵有力,气势十足。

    满城哗然。

    楚将军的过失,原来是因此而来?

    这……该不会是假的吧?

    但,这是皇帝亲口说出来的,怎会有假?

    而且,赵将军确实已经谋反了。

    一时间,大半的北疆军兵都在心里犯起了嘀咕。

    他们虽然听从赵瑞的军令,而且其中不少人被赵瑞收买了。但这并不代表他们不怕死。

    如果赵瑞真的谋反成功,这些人就是功臣。但如果失败,就是罪人。

    从东方皇帝的态度上看,赵瑞好像并不能轻易成功。

    普通的小兵,自然没有什么选择的权利。谋反也罢,守卫家园也罢,他们只能听从上级的命令。就算真的怪罪,不论哪一方,都不可能把所有小兵给斩首了。

    然而军中的大小将领就不一样,北疆并不是只有赵瑞一个将领,只不过赵瑞最大罢了。

    那些小将领现在的心思十分复杂。

    其中一部分是原本就似死心塌地跟随赵瑞的,这部分人,自是不必说。

    还有一部分,是被赵瑞收买的。

    也有一部分,是因为越陷越深,身不由己就参与进来这场事件之中。

    另外一部分,就是楚弘望刚才念到的那些人。这些人,曾经都是楚弘望的直系部下,都是楚弘望的兄弟!

    楚弘望死了,他们自然听命于赵瑞。

    可现在,楚弘望没死,而且他们还得知楚弘望是被赵瑞谋害的。

    这部分人,无疑是情绪动摇最大的。

    可如今,不论他们是不是愿意,已经是跟着赵瑞欺君叛国。此罪,如何能免?

    就在这时,东方皇帝的一句话,再掀波澜。

    “凡被赵瑞收买、哄骗的将士,现在放下武器,可免除一切罪行!否则,与反贼同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