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章 反贼伏诛
    眼前的局面,早已彻底超出了赵瑞的掌控。

    起先,他手中的军队是东方皇帝的两倍,如果算上戴彬的支援,那就是三倍有余。

    这种阵容,硬靠以命换命,都能把东方皇帝给玩死。

    然而,本该属于他的几十万军队,非但没有帮上忙,反而变成了东方皇帝的人……

    赵瑞现在手头的兵力不到三十万,而且这个数量还在快速减少,活着的人,也都军心动摇。

    仅靠这些人,如何应对的了数倍于己方的敌人?

    赵瑞还是小看了东方皇帝,他甚至都不知道东方皇帝是怎么做到这些的。

    不过一夜之间,他的一切安排都变成了笑话。

    “天不助我,天不助我啊!”赵瑞仰天狂叫。

    就在这时,东方皇帝再次下了一道命令。

    “北疆众将士听令,现在放下武器,依旧可以免除死罪!朕,不愿见到封云国的子民自相残杀,赵瑞乃是主谋,你们何苦受他连累?”

    这一道命令,无疑是将赵瑞彻底打入了深渊。

    此时还听从赵瑞指挥的士兵,已经由接近三十万,锐减到了二十万出头。

    因为对方的内外夹击,这部分人苦不堪言,很多都是后悔、绝望——难道,我们真的要这样毫无价值地死去?

    可是东方皇帝居然再次给了他们一个机会。

    于是乎,就连赵瑞的一部分心腹,都纷纷放下武器、弃暗投明。

    他们很清楚,东方皇帝绝对不会再给第三次机会。

    赵瑞眼看到自己的部下一个个投降,竟是当场吐血。

    “废物、饭桶、鼠目寸光!等到江泰国大军压境,东方老狗还不是必死无疑?”

    赵瑞真的是疯了。

    他心里其实很清楚,自己完蛋了。

    就算广亲王能攻下皇宫、拿下国都,就算江泰国的可以成功入关,哪怕最后封云国真的改朝换代,那也跟他赵瑞没有什么关系了。

    因为在封云国改朝换代之前,赵瑞足够死好几次。

    …………

    城楼上的东方皇帝、楚云端等人,则是已经开始商议、闲聊起来。

    “陛下,赵瑞手下依旧死不投降的人不多,剩下的就是收尾工作了。”宋杰恭恭敬敬地道。

    东方皇帝十分惋惜而痛心地道:“朕尽力去减少损失,可还是牺牲了这么多人啊,唉。”

    “这一切,都是逆贼的罪孽。若不是陛下,损伤只会更多。”楚弘望的声音中有些恨意。

    他不知道,北疆中有多少将士是因为赵瑞的阴谋而无辜牺牲的。

    “赵瑞此人,一定要让楚将军亲手杀之,以告慰当初的那十万亡魂。”东方皇帝又是叹息一声。

    接着,楚云端就将一张弓递给了楚弘望。

    “要不要来一箭?”

    楚云端瞥了一眼下方的赵瑞。

    此时的赵瑞不断遭受围攻,浑身鲜血,伤势极重。

    楚弘望拿过弓箭,张了张弓,最后又将弓放了下来:“算了,下面大多都是我们的人,赵瑞的死已成定局,我这一箭下去,万一『射』到普通士兵就不好了。”

    “你这家伙,对自己箭就这么不自信?”楚云端调侃道。

    “也别小看了赵瑞啊……”楚弘望的心中,却是有些苍凉。

    尽管逆贼将死,可是那些无辜牺牲的将士,却不可能再醒来了。

    在楚弘望放下弓箭的过程中,宋杰和东方皇帝小声商量了几句。

    随后,宋杰就早城楼上大喊:“生擒贼寇者,封万户侯!生擒赵瑞部将者,赏金万两!”

    赵瑞彻底绝望。

    连同他剩下的一部分死忠,也都自知再无生路。

    “想不到我赵瑞苦苦谋算半辈子,最后却落得了这个下场。”

    赵瑞不断挥舞战刀,一时竟是爆发出极强的力量,连斩数十人。

    但,面对无数的军兵,他终究改变不了什么。

    …………

    半个时辰之后,飞啸城终于恢复了平静。

    混战,彻底结束。

    而赵瑞也是已经被送上城楼。

    其他的一些反贼部将,则是被关押起来了,只有赵瑞有资格第一时间被押送到城楼上。

    赵瑞遍体鳞伤,被按倒跪在地上。

    东方皇帝注视着赵瑞许久,才开口道:“赵瑞,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赵瑞死死咬着嘴唇,一言不发。

    败了,就是败了,说什么都没有意思。

    当他走上这条路的时候,就注定结局只会有两种,一种大富大贵,另一种就是死。

    也许,广亲王最后会成为最大的赢家吧。毕竟,东方皇帝都已经到北疆了,广亲王如果不能攻下皇宫,就实在太说不过去了。

    也或许,江泰国依旧有希望吞并封云国。

    赵瑞的心里默默想着这些,但并没有觉得羡慕。

    将死之人,还去羡慕什么?

    “看来,你是没有话说了。”东方皇帝无奈地摇了摇头。

    如果赵瑞好好在北疆当个将军,大可成为国之栋梁,可他却走上了这条不归路。

    所以,东方皇帝十分惋惜而又痛心。

    赵瑞听到皇帝发问后,只是嘴角咧了咧,发出沙哑的声音:“但愿,你能把皇帝这个位子做得安稳一些。”

    “找死!”宋杰大怒,一刀架在赵瑞的脖子上。

    “宋杰。”东方皇帝并没有生气,而是淡淡吩咐道,“把刀交给楚将军。”

    接着,东方皇帝就转过身去,背对着赵瑞,不再多看。

    宋杰闻言,当即将刀柄放到楚弘望手中。

    楚弘望深深吸了一口气,牢牢握住刀柄。

    “愣着干什么?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赵瑞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样子。

    楚弘望晃了晃刀子,忍不住问了一句:“赵瑞,你后悔吗?”

    “后悔?呵呵。”赵瑞没有回答。

    “罢了罢了。”楚弘望明白这个人已经无可救『药』,于是将手中的刀扬起。

    “等等!”刀还没落下,赵瑞却叫停。

    刀身悬在空中,楚弘望没有动,他很想知道,这个将死之人的最后一句话会是什么。

    “楚弘望,上路之前,我有个请求。”赵瑞的语气有些苍白无力。

    “说。”楚弘望道。

    “让我面向那边而死。”赵瑞的下巴扬了扬,指向城楼的另一边。

    “你这是要面朝江泰国的方向而死?”楚弘望只觉得无限可悲。

    宋杰忍不住『插』口道:“就连死,都要面朝敌国吗?你可真是个合格的叛徒。”

    然而,赵瑞却是埋下头去,压低声音道:“不是因为我向往江泰国,而是因为、赵……我、我父亲……是从那儿跳下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