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4章 怨毒的目光
    杨珊的话,让田通欲哭无泪,也让围观的弟子们觉得不可思议。

    欺负人?到底是谁欺负谁?不是田通欺负楚云端的吗?可听杨珊的意思,反而是田通被欺负了?

    杨珊发话,楚云端自然是松开了手掌。

    接着,田通才好像见到瘟神一样,连忙倒退了好几步。

    一时间,附近没有人说话,场面十分尴尬。

    杨珊则是哭笑不得,无奈地道:“好了,五师弟,走吧,你说你一个筑基期的弟子,去跟人家凝气大成的弟子切磋,有什么意思?”

    这话一说完,田通差点真的哭出来。

    合着这个新的内门弟子都已经筑基了?实在是太不要脸了!筑基期,还装得跟小弱鸡一样,好阴险……

    其他的弟子们,同样大感意外。

    虽说以前也有长老从外面带来天赋不错的孩子,直接收为亲传弟子。但是,那部分亲传弟子多是七八岁、十来岁的孩子,优点是天赋好。

    可现在这个楚云端,一个筑基期的成年人,居然跑到宗门食堂里面吃早饭,而且吃得很尽兴的样子。

    田通只能望了一眼杨珊,双目中略带怨念。

    那意思分明就是,楚云端扮猪吃虎就算了,杨师姐你怎么也装作不知道呢?

    杨珊感受到这种怨愤的目光,只能莞尔一笑。她总不能说,我也是才发现师弟已是筑基高手。

    若非刚才楚云端出掌的时候,掌心暗现法力,现在杨珊还认为楚云端是个仗着天赋进入宗门的凝气之人。

    “师姐,我们走吧。”楚云端也懒得在意周围的目光,大步走出宗门食堂。

    出去之后,杨珊才忍不住问道:“师弟,刚才若不是你和田通冲突,我都不知道你居然已经筑基了。师姐很好奇,为什么你的修为这么隐晦?”

    楚云端略微想了想,说道:“其实是我修炼的功法和自己体质比较特殊,所以一般情况体内的灵力不会显『露』出来,除非主动将气海中的灵力调动出来、或是施展法术,那样才能被同等阶的修仙者看穿。”

    “怪不得……”杨珊赞道,“修为不外『露』,这种特点很多时候还是很有用的。”

    “不过,若是碰上修为比我高的人,就能看得出来了。毕竟么,气海只要存在,就总有人能感受得到。”楚云端接着道。

    “这倒也是。”杨珊微微点头,然后指着前面一座宽敞雄伟的大殿,说道,“那儿就是授课殿,进去吧。”

    说完,二人并肩进入大殿。

    这大殿单是入口的宽、高都足足有三丈宽有余,并排通过几十个人不成问题。

    殿内的构造并不复杂,站在入口处,视线尽头是一片宽敞而略微高出平地一尺的讲台,这里自然就是长老授课时讲解、或是示范的地方。

    除此之外,就是满满的座位。座位虽多,但并不拥挤,每个座位之间都相隔甚远。

    楚云端一眼望去,发现这授课店内足以容纳一千人。

    从现在已经来到的人推测,一千人应该能坐满七八成,空也不会空多少。

    五百内门弟子,估计能来一多半,外门弟子虽有六千,但由于资格有限,所以每次能来的也就几百。

    杨珊带着楚云端,径自朝着最前方的小片作为区域走了过去。

    这一片区域的座位,间距更远,而且看起来也更舒适。

    “这地方只有亲传弟子能来坐,不顾亲传弟子来授课殿的不多,所以大多空着。”杨珊解释道。

    说完,她随意找了个地方坐下。

    楚云端也在右侧坐定,说道:“师姐也打算留下?不是说亲传弟子大多不来吗?”

    “没事,师姐不是特意陪你的,华英长老在阵法上的造诣极深,而我们师傅浮云真人就不太爱钻研这些。师姐也想多学学阵法,所以原本就打算来的。”杨珊解释道。

    “这样啊……”

    几句话的时间内,授课殿就进来了更多的弟子。

    如同杨珊所言,亲传弟子的专有座位上,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人。

    楚云端难免感受到许多不善或是羡慕、嫉妒的目光,但都熟视无睹。

    不过一个早上的时间,他这个亲传弟子的名号,早就传遍了整个飞鹤宗。

    尤其是刚才田通被一招打跑,这个消息更是不胫而走。

    大多数人进入授课殿的时候,都会忍不住多看楚云端一眼,想要牢牢记住这个头一天就不安分的亲传弟子。

    至于为什么要记住,不外乎两种原因:忌惮,或是不服。

    因为楚云端就坐在前面,所以后面的那些内门、外门弟子,难免会指指点点,小声议论。

    不过因为现在是在授课殿,倒并没有人大声说话,更没有人像田通那样公然挑衅。

    但是,楚云端却多次感受到了敌意的目光。

    这种目光,让他很不舒服。

    如果说之前的田通只是不服气,那么楚云端现在察觉到的目光,就是真正的敌意、甚至是怨恨。

    “怪了,我刚来飞鹤宗一天都不到,至于这么仇视我?还是个亲传弟子。”楚云端的收回余光,很是不爽地嘀咕道。

    他刚才顺着目光找回去,却发现这道阴毒的目光源于亲传弟子席位上的一个年轻男子。

    杨珊也发现了不对劲,于是问道:“五师弟,有没有感觉到谁不时在看你我二人?”

    “看师姐的人自然很多,不过看我的人却不多。”楚云端微微一笑,然后瞥了一眼右边,小声道,“师姐,最右边的那个人是谁?我老是感觉,那家伙跟我有仇一样。”

    杨珊侧身一看,说道:“他啊,是六长老亲传弟子,来飞鹤宗没有太多年,来的时候才凝气,两年就筑基了,资质也还行。”

    “总觉得他认识我一样,可是,我对这人却完全没有印象。”楚云端越发不解。

    被一个人多次用怨毒的目光盯着,任谁都不舒服。

    “对了,师弟是出自封云国的吧?”杨珊接着道,“我记得他是江泰国的人,你们两国接壤,说不定以前他见过你吧。虽说,他曾经是江泰国的皇子,不过到了飞鹤宗,皇子的身份也没有用,大家都一样是弟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