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 呸!禽兽都不如!
    洗完澡,穿着顾南骁的大t恤,晃着两条腿从浴室里出来,夏初心只觉得自己的脸已经红到了脖子上。

    这一刻,她只觉得人真的不能乱立flag,否则打脸的只会是自己。

    就比如,她明明要打地铺,可没有多余的被子,她只能跟他睡一起。

    甚至,这顾家大宅来得匆忙,她连睡衣都只能借他的。

    拼命拽着t恤的下摆往下扯,夏初心低着头,咬着唇瓣,暗暗的想,还好,顾南骁个子够高,他的t恤对于自己来说也能当睡裙

    穿了。

    深吸了一口气,夏初心掀开了另一边的被子躺了上去。

    第一次和男人睡在同一个被窝里,她的心砰砰直跳,根本就控制不住。

    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觉,深吸了一口气,她微微的扭过头,却刚好对上他的后脑勺。

    夏初心有些懊恼,懊恼这个男人真够厉害的,孤男寡女睡一张床上,还能坦然的睡得着。

    可转念一想,是呀,他们不过是契约关系,各取所需罢了,他哪里需要解什么风情呢!

    叹了口气,夏初心闭上了眼睛,强迫着数着绵羊,慢慢的酝酿着睡意。

    直到身旁传来淡淡的鼾声,顾南骁才平躺了过来。

    借着窗外透进来的清浅的月光,目光在她的脸上辗转,从她的眼睛,她挺翘的鼻子,她嫣红的唇上。

    脑子里,车上看到的那一幕莫名的在脑海里浮现,口干舌燥的,忽然非常的想尝一尝她的滋味,想尝尝她的唇是不是也与她的

    脾气一样火辣辣,可当他撑着胳膊,几乎都要靠近她的唇的时候,他又顿住了。

    猛拍一下自己的后脑勺,顾南骁如梦初醒。

    是啊,一个契约妻子罢了,他这是在干什么?

    不过意外看了她的身体罢了,难道真要和她有什么发展吗?

    她对自己都毫无兴趣!

    这一夜,夏初心睡得很不踏实。

    她做了一晚上的梦,梦里的她,又回到了车上,她被顾南骁逼着换衣服,衣服换到一半的时候,她却忽然发现他偷看她,她忍

    不住惊叫了一声,顾南骁听到了她的叫声,干脆一做二不休,抱住她就吻了起来。

    他的唇与他的人一样,冰凉的,淡漠的,可她莫名的就跟溺水的人看到浮木一样,根本就舍不得推开她。

    他拼命的抱着她,逼着她坐在他的腿上,他胡乱的解着她的扣子,却因为太笨,怎么都解不开。

    她急了,连忙去帮忙,却发现自己也奇怪的解不开,她急得满头大汗――

    “啊!”夏初心惊叫一声,从梦中醒来。

    睁开眼睛,看清了屋子里的一切,才发现脑子里的那些都只是一场梦而已。

    抬手抹了抹头顶的汗,恍恍惚惚的扭过头,却发现顾南骁仍然睡在昨晚的位置上。

    床够大,他和她之间,至少隔了一个她的距离,连头发丝儿都没碰到一下。

    “呸!禽兽都不如!”说不清是羞愧还是恼怒,夏初心红着脸就下床。

    等顾南骁醒来的时候,看到床头叠得整整齐齐的白色t恤,他恍惚了一下,这才意识到自己确实和那女人睡在一起了。

    懊恼的揉了揉发痛的眉心,撑着身子慢慢的起床。

    昨晚,身旁沁人的幽香袭入鼻间,他口干舌燥的怎么也睡不着,半夜起来洗了一次冷水澡,睡得太晚,又睡得太香,出奇没有

    做噩梦,连早上她什么时候醒的都不知道。

    洗簌完,顾南骁摇着轮椅,坐着特制电梯下楼,就看到夏初心正陪着顾辰山在说话。

    今天的她,仍然穿着昨天的绿裙子,长发简单的挽了个丸子头,温婉大方又不失清新娇嫩,宛若沾着露珠的初开的花朵。

    顾南骁看着她,眉头忍不住微微蹙了起来。

    这个女人,演技可真好,当着他的面,潘玲玉的面,还有爸爸的面,各有一套。

    学编剧屈才了,做演员才适合她呢!

    感觉到了他的注视,夏初心抬起明眸,对他嫣然一笑:“南骁,快过来,爸爸在跟我商量明天晚上去夏家的事情呢!”

    顾南骁心一颤,终于反应过来。

    是啊,一晃就周五了,去夏家商量婚事的时间到了,他和夏初心的婚姻,是真真切切的要提上日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