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 了不得的大事
    “你这孩子,自己的事怎么自己都不上心呢!”顾辰山朝着顾南骁哼了哼,接着又笑眯眯的望向夏初心,说:“你这结婚证领了

    ,媳妇娶了,上门的事没有计划,衣服没给你媳妇买,戒指没买,你这样怎么能行呢!”

    夏初心唇角微扬,乖顺又懂事的说:“爸,您也别这么讲嘛,其实南骁对我真的挺好的,只是有时候不太方便,我也舍不得他忙

    碌劳累罢了。”

    她眼神真挚,眼眸清亮,像是句句都发自肺腑。

    顾辰山更是感慨,拍了拍夏初心的手背,语重心长的就说:“其实南骁小的时候,性格也像你现在这么天真可爱,只是他母亲去

    得早,他对我有些小误会,后来又发生了――”

    “爸!”没等顾辰山说完,顾南骁就打断了他。

    顾南骁快步的转动着轮椅过来,用力分开了顾辰山的手,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

    夏初心有些不明所以,不知道这个男人又在发什么疯。

    他找自己的目的,不就是想让自己哄老头子开心,把老头子的心从潘玲玉母子俩的身上扯回来吗?

    “后来又发生了什么?”夏初心没理顾南骁,反倒是朝着顾辰山笑眯眯的又问:“我和南骁,相处时间不多,我想多了解他一点,

    也能多疼爱他一点。”

    “没什么,没什么!”顾辰山下意识的看了顾南骁一眼,像是受到了什么警告似的,又像是恍然惊醒似的,不住的摇头:“初心啊

    ,你也别想太多,南骁就是脾气冷了点,性子不坏,你好好对他,他也会好好疼爱你的。”

    夏初心觉得有点奇怪,总觉得这父子俩之间像是发生了什么了不愿提起的不得的大事一样,可既然他们都不愿意说,她也没有

    再多问。

    “好的。”夏初心干脆的抿了抿唇,微笑道:“爸,您的话我记住了,我会好好照顾南骁的。”

    顾辰山的表情有过一瞬的落寞,但很快便收敛如初:“这就好,这就好啊!”

    三人正说着,潘玲玉走了过来,眼神暗了暗,但还是恭敬道:“辰山,南骁,初心,早餐好了,你们过来吃饭吧!”

    三人回到餐桌前坐下,顾辰山目光扫视了一圈,才发现少了个顾南笙,忍不住沉下了脸,问道:“南笙呢?初心第一次在家里吃

    早餐,他这个做弟弟的,跑去哪了?”

    潘玲玉低垂着头,解释的说:“南笙,昨晚回来得有点晚,这会儿还没起床。”

    顾辰山冷了脸:“敢情昨晚他又出去了?玲玉,你真得管管,都二十六岁的人了,连南骁都能找到归宿定下来,他呢?”

    顾辰山的脸色,有着毫不掩饰的不悦。

    过去,他是不想理会男女上这些破事的,他年轻时候也是花丛中走过来的人,他也不觉得婚前花了点有什么大逆不道的,可如

    今看着顾南骁和夏初心恩恩爱爱,他忽然看顾南笙就不那么顺眼了。

    叹了口气,顾辰山又道:“等南骁婚事办好之后,南笙这边你也得加把劲了,好好挑个媳妇,出身门第不需要多好,但要温柔贤

    惠的,才能制得住他。”

    潘玲玉红唇微抿,低垂的眼眸敛去心底里的恨意。

    出身门第不需要多好?笑话,南笙非婚生子,本就矮人一截了,在外头名声比南苓还不如,若不找个家世雄厚的姑娘妆点一下

    门面,这可怎么行?

    在公事上,自顾南骁残废以来,纵是努力了三个月,却也只许他为公司卖力,不许他坐上总裁之位,这可怎么行?

    哼,嘴里说是对不住自己,对不住南笙,可实际上,最对不住的是顾南骁吧!

    不过一个残废罢了,这辈子都好不起来了,还把总裁的位置给他留着,有什么意义呢?

    坐得稳吗?

    潘玲玉心底里恨得翻江倒海,表面上,还是淡淡的道:“知道了,辰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