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 被做了手脚的车子
    夏初心和顾南骁交往十数天,这个男人一直都是高冷淡漠的模样,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他生气。

    五年前?五年前到底发生过什么?她不是第一次偶然听到过,却从顾南骁的态度中看得出来,这件事是他的忌讳。

    还有顾辰山,她和顾辰山更是不熟啊!眼看着这父子俩吵起来,她连劝架都不知道怎么劝,更不知道该不该劝!

    夏初心眼珠子在两人间转来转去,眼观鼻鼻观心,顾南骁却失去了磨蹭下去的耐性。

    “走,我们回房!”他说着就转动了轮椅。

    夏初心反应过来,心里一咯噔,下意识想追上去。

    可走了两步她又停下来,目光小心翼翼的看了顾辰山一眼,嗫嚅了半天,只挤出一句话来:“爸,很晚了,您先回去休息,有什

    么事明天再说吧!”

    说着,夏初心无奈的抿紧了唇瓣,起身上楼。

    因为不知道顾辰山还在不在,她也不敢回自己的房间,只是推开了顾南骁的房门。

    房门大开,她一眼就看到阳台上的男人,室内的灯光打在他的身上,为他的背影笼罩一层淡淡的光晕,他的身体融入了室外的

    黑夜里,看起来分外落寞,一副遗世独立的模样。

    联想到今天发生的一切,夏初心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反手关上了房门,叹息着走上前去,犹豫好半天,只挤出了一句话来:“好

    了,你也别难过了。”

    顾南骁没有反应,仿佛没有听到她的话一样,只是维持着现在的姿态。

    过了很久,像是看够了夜色似的,他终于转过身来,夏初心惊讶的发现,他的眼圈是微微有些泛红的。

    不敢想象顾南骁这样的大魔王竟会哭出来,夏初心心都揪起来了,下意识的抽了张纸巾迎上去,顾南骁却打开了她的手。

    她手中的纸巾被打得飘到了地上,她有些懊恼,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多管闲事了,正犹豫着要不要从阳台闪身离开的时候,顾

    南骁却长臂一捞,将她拽到了怀里面,接着,他抱住了她。

    “你现在一定很疑惑吧!”他喃喃的,也不知道是在控诉,还是单纯的只是发泄。

    夏初心不敢接话,只能任由着他半身的重量几乎都压在自己身上,表情微微有些狰狞。

    “其实,三个月前那场车祸我并不怪你,哪怕是别人,我也逃不了这一场车祸。”顾南骁叹息一声,抱着她的胳膊紧了紧,那力

    度大得几乎像是要把她嵌到自己怀里面。

    听到这话,夏初心眼睛都瞪大了。

    猛然之间,她忽然想起了顾南笙。

    从他们父子俩的对话里,她听得出来顾南骁和顾南笙潘玲玉母子俩关系交恶是从五年前开始的,难道这次车祸也跟顾南笙有着

    什么关系?

    又联想到今晚顾南笙偷听时鬼鬼祟祟的举动,夏初心难以想象这个男人竟然如此的心狠手辣,又是惊讶,又是恐惧。

    她在顾南骁怀里不安的挣了挣,仿佛看穿了她的心情,顾南骁接着又解释道:“其实我出车祸是必然,因为我当时的车已经被做

    了手脚,但如果不是你抛车离开耽误时机的话,导致等我醒来我的车子已经被处理的话,或许我也不会沦落到这一步。”

    听到这话,夏初心有些尴尬了。

    她拼命从顾南骁怀里挣出来,眯着眼睛,有些怯懦,也有些同情的看着他。

    “对不起,我不知道这些事。”她秀眉微拧,眼里满是小心翼翼的试探:“那我是不是坏了你的大事?我――”

    她可怜兮兮的,就像只小兔子一样。

    看着这样的她,顾南骁烦闷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起来。

    “是啊,你坏了我的大事!”顾南骁从压抑的情绪中抽离出来,唇角微翘,淡淡道:“所以,你更要对我好一点,补偿我,不许违

    抗我忤逆我!”

    他翘起唇角的时候,冷硬的轮廓缓和了不少,风华毕现,是夏初心几乎从未见到过的瑰丽。

    夏初心的心一下子就颤了起来,一时间,她满脑子都是“美色误人”这四个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