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 2 章
    郁亭再次睁开眼睛时已是雨过天晴,甚至有两条彩虹挂在天空,他盯着天空一言不发。

    “醒了?你睡了一天一夜。”旁边坐着的人说。

    郁亭扭头去看那人,邵灼帮他调整了床位高度,又坐下和他说话:“你的母亲可能和你说过,我是邵灼,你现在的监护人。”

    “爸?”郁亭试着叫了一声。

    邵灼不自然地僵硬了,别扭地应了:“嗯,我是你爸爸。”

    “噗嗤。”隔壁没忍住笑声,传到了床帘这头。

    “咳咳,”邵灼清了清嗓子,“从今天开始你要开始在塔里学习,要搬到我的住所,不能和你妈一起到处溜了,知道吗?”

    “知道。”郁亭没有再出现情绪波动,“我……”

    邵灼等他“我”了半天也没个结果,便道:“有话直说,爸……我在这里,能帮的我会帮你。”

    “我想住宿舍。”郁亭嗫嚅道。

    这句话的意思是他不想和邵灼一起住,邵灼没说什么就同意了,其实他最近有点忙,真和儿子住一起,也没时间照顾他:“行,以后你在塔里的生活就由这位——”他拉过床帘隔壁的人。

    “——顾骁驹安排。”他向郁亭介绍,“有事就去找他。”

    顾骁驹与顾跃鲤是兄妹关系,父母都是向导,因此他们俩也继承了向导的基因。他冲郁亭点点头,说:“你好,我是顾骁驹,回顾的顾,骁勇善战的骁,良驹的驹。”

    “你好。”郁亭微微点头。

    顾骁驹已经知道他的性格如此,便自顾自地说:“如果你想住宿舍的话,目前没有空余的单人间,倒是有双人间,你和别人一起住,可以吗?”

    “我会很安静,不会添麻烦的。”郁亭谨慎地说。

    “我不是这个意思。”顾骁驹苦笑,他是担心郁亭的性格内向,不愿意和陌生人接触。

    一旁的邵灼忽然出声中止了对话:“好了,你再休息一会儿,等下我来帮你搬东西。”郁亭畏畏缩缩的性格和自卑的表现让他感到愤怒,郁冬宜当年意气用事将孩子带在身边四处奔波,自己本来就不够成熟,怎么能照顾得好一个小孩子。

    白朴宁其实知道这件事是有可能发生的,刚好他当时在现场,刚好他是第一个能连接上郁亭精神图景的人,刚好郁亭是一个需要向导的新生哨兵,刚好自己手头没有长期任务,刚好他住的双人间还有一个床位——刚好个屁,实在是太不好了,搞不好自己就会因为没有照顾好邵司令的儿子而延缓毕业。白朴宁看着窝在房间角落,努力思考要怎么和新室友打招呼的郁亭,这样想到。

    为了发生紧急情况时便于及时控制事态,宿舍的床都是上下铺,邵灼亲自把郁亭的行李拿到了宿舍里,然后一脸严父的样子,命令郁亭自己收拾。郁亭当然是说好,他习惯了搬家,郁冬宜又是个粗枝大叶的人,收拾东西的工作基本由他包揽。

    行李中不仅有旧的衣物,也混杂了几件新衣服,郁亭猜是邵灼找人替他买的,否则尺码不会普遍大一号。他知道邵灼对他不满意,或许他更期待一个开朗阳光,高大健康的儿子。我也不算矮,就是不够阳光健康,郁亭心想。等他收拾完东西,他一直逃避的某个问题就涌上了心头:该如何与新室友接触。

    因为频繁搬家等等原因,邻居基本上见不到几次就换了,郁亭很少有机会与人面对面交流,更不用说同龄人了,他最多在网上发发帖子,和网友聊一两句。过去一年里,他和外卖以及快递人员说过的话,比和郁冬宜说过的还多。

    顾骁驹告诉他,之前帮他进行精神梳理的向导就是他的新室友,郁亭对于这件事只有模糊的印象。每个人的精神图景不同,梳理过后的反应也不一样,郁亭这种情况实属正常。

    他对顾骁驹夸下海口说自己不会给对方添麻烦,可是怎么样才算是不添麻烦呢,他苦恼地想,一直想到白朴宁回来。

    白朴宁已经提前收到了宿舍情况变更通知,所以回来的时候并没有很惊讶,他环视一周,客厅没有多大变化,卫生间多了一套洗漱用品,卧房里——上铺多了一个人,左边的空衣柜挂上了衣服,闲置的书桌也摆上了书。

    “……你好。”上铺传来微弱的声音。

    白朴宁也和他打招呼:“你好!”

    上铺的人仿佛被他吓了一跳,赶紧探出头又说了一句“你好”。看他的样子刚才不是在和自己打招呼,难道是在和精神体说话?白朴宁有些疑惑,两个人一时无话。

    郁亭更加紧张,他没想到自己正和枕头一起练习打招呼的时候室友就回来了,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将话题继续。白朴宁觉得这个大眼瞪小眼的情况似曾相识,觉得自己应该主动挑起话题,于是他问:“你的精神体是什么?”

    “精神体?”郁亭想了想,双手相贴,不一会儿掌心出现了一颗蛋,“这个吗?”

    “蛋?你的精神体还没孵化出来?”郁亭精神体造成的天相异变被人们理解为夏天常有的气象变化,再加上精神体影响物质世界的情况实属罕见,塔里没有将此事与郁亭的精神体联系起来,或者说,上级压下了这件事,并且简单处理了,所以白朴宁并不知道郁亭的精神体是什么。

    郁亭摇头:“这是假的,真的出不来。”

    “假的精神体?”白朴宁震惊。

    “不是,是一种伪装,”郁亭被他的语气吓到,赶紧解释,“在外面给人看的时候,它就长这个样子。”

    “它不想从蛋里出来吗?”白朴宁问。

    “这个不是蛋,这个就是它。”郁亭很严肃地反驳。

    从实际意义上而言,郁亭说的是对的,精神体本来就是精神的一种伪具象化,所有的形态其本质都只是一个人的精神体而已。

    只不过……从话题展开的角度而言,这样的对话实在难以继续。白朴宁还想挣扎一下,他又问:“它的本体是什么?”

    这个问题让郁亭想了一会儿:“我不知道,我妈通过精神共鸣看过,她说看着嗡嗡嗡的让人头疼,就没管了。”

    “你在精神图景里没见过它吗?”白朴宁问。

    “我没有印象,每次从精神图景里出来,我都不太记得发生了什么。”郁亭挠挠头,“你不是进入过我的精神图景吗?你看见他了吗?”

    “没有。”白朴宁如实回答,“我就看见你了。”你还哭了半天。

    “哦,你想看的话现在也可以看看。”

    白朴宁赶紧拒绝:“不用不用,我就是好奇,这个应该会有专业人员帮你检测的。之前是邵老师麻痹了你的精神,我才能连接上你,一般情况下,没有结合的哨兵和向导是不能随便进入对方的精神图景的。”

    “哦。”郁亭说。

    白朴宁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了,他本质也是个不喜欢社交的懒人。

    “我觉得它可能是胡蜂之类的,嗡嗡嗡的东西。”天啊,奇迹出现了,这孩子居然主动说话了,白朴宁心里这么想,他嘴上是这么说的:“你喜欢胡蜂吗?用词很专业。”

    上铺沉默良久以后传来细小的“不喜欢”三个字。好巧不巧,白朴宁的精神体就是胡蜂,他心中有种释然的忧伤,随口问了句为什么。

    “胡蜂的攻击性太强了,我希望是蜜蜂。”作为哨兵难道不需要战斗力强一点的精神体吗?白朴宁很想吐槽这算什么理由,他的精神体已经先一步表达了怨怼,飞到上铺去不停地“嗡嗡嗡”、“嗡嗡嗡”。

    快回来!白朴宁拼命拉回自己的精神体:“你别害怕,这只是蜜蜂。”

    “哦、哦,对、对不起。”郁亭用枕头捂着脑袋,连声道歉。

    闹了这么一出,白朴宁深感无力,他本来就懒,此时此刻也无话可说,潦草地和郁亭打了个招呼,转身就去洗漱准备休息了。

    他翻身上床还没多久,郁亭又探头下来喊他:“那个……那个……”他不知道怎么称呼白朴宁比较好,小时候遇到年纪比自己大的男孩子他都是喊……

    “咯……咯咯……哥、哥哥……”

    绕是白朴宁装睡,也忍不住被吓醒,他真的不习惯被这么喊:“你你你你直接叫我名字就行了,怎么了?”

    “谢谢你。”郁亭终于想起来一开始他准备对白朴宁说的话。

    白朴宁也想起来在档案上看到今天是郁亭的生日:“没什么,今天是你生日吧?生日快乐啊,新室友。”

    这也是他一开始准备对郁亭打的招呼,谁知道糊里糊涂就说了一堆别的。

    “谢谢。”白朴宁真正入睡之前,迷迷糊糊听见了郁亭小声的回答,轻得像蜻蜓扇动翅膀一样,仿佛下一秒就会被风吹走。

    “你看看郁冬宜那个家伙,把郁亭养成了什么样子!他是个哨兵,做事说话却犹犹豫豫的,没有半点果敢!”邵灼一回到办公室,就忍不住冲多年好友抱怨,蔺别此时已结束外勤任务,正在他办公室里喝茶。

    看好友怒气冲冲的样子,蔺别劝道:“邵总司令,别上司当久了,看谁都是你手下的兵,你要是把这个脾气带到你儿子面前,你也不是个好爹。”

    “哪怕他哭都行,哪有十六岁小孩儿像他那样阴沉的!”邵灼急道,“他这样情绪不外泄,作为一个哨兵,太危险了。”

    “所以就需要向导的帮助嘛,”蔺别抿了一口茶,“你也说了,他才十六岁,恐怕还是第一次和母亲分开,我们家沅沅十六岁的时候性格也不稳定啊。”

    “当初就不应该让郁冬宜带他走!”

    蔺别看邵灼好不容易又当回了爹,就开始长吁短叹,忍不住好笑:“行了,四十岁的新手爹,你儿子的匹配度结果出来了吗?”

    新生哨兵在一开始都需要有向导的陪同,向导不仅仅是作为入门指导,还可以避免因为身份转换的不习惯,而引发精神问题。

    “嗯,之前突发紧急情况的时候让塔里的向导进行了直接的精神连接,白朴宁成功了,恰好匹配度结果77,达到合格水平。”谈起专业内容,邵灼倒是不含糊,“他的培训期即将结束,刚好可以用这个任务作为培训的收尾任务。”

    “白朴宁……”蔺别想起了这个年轻人,“平均素质还不错,性格也安稳,就是有点懒惰,倒是可以让他有点活儿干了。”

    他又想起一件事:“不过……他也在我们怀疑的间谍人员名单上吧?这样安全吗?”

    “我本来想接郁亭到我身边住的,可是最近太忙了,照顾不过来,”邵灼苦笑,“这孩子自己也想住宿舍,他怕生,骁驹说白朴宁和他匹配度比较高,照顾起来方便些。”

    “可是他身份特殊,如果白朴宁真的是间谍,恐怕不会放过利用他的机会。”蔺别忽然明白邵灼没说出来的意思,“你是想借此试探小白?”

    邵灼沉默地点头。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之网络一线牵

    郁亭同学曾经上网发帖:《大家的精神体孵出来是什么样的?》。

    得到如下回复:

    1l:精神体需要孵吗

    2l:精神体不是一出生就是小动物吗

    3l:难道楼主的精神体是颗蛋?

    ……

    楼主回复3l:是呀

    ……

    21l:15l的大哥,精神体具象化和精神力的关系你可以看一看加精帖

    22l:我见过一个精神体是羊角蛇身的

    ……

    111l:既然这帖完全歪楼了,我顺便问一下,既然精神体都是动物,人也是动物,为什么精神体不会变成人形

    ……

    123l:回复111l:人形精神体不符合道德法,具体细节看链接

    ……

    ……

    ……

    534l:大家好我是3l,我今天真的遇到了一个精神体是颗蛋的人

    白学长今天也在论坛里努力灌水。

    设定解释:

    精神共鸣:提供同步精神波产生精神共鸣,可以达到窥探对方精神图景的效果。一般是向导的攻击方式,不建议哨兵使用。

    精神攻击:哨兵的精神不稳定并不代表他们不能使用精神攻击,精神力是所有特殊群体的武器,只不过哨兵的非常不可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