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 3 章
    第二天一早,白朴宁负责带郁亭进行基本知识测试和能力测试,笔试很顺利,能力测试的时候出了点问题。

    “这个是握力仪,你用最大力气握住它就行了。”白朴宁解释。

    郁亭犹豫地抓着手柄:“最大力气?”

    “嗯,你放心,不会坏的,这个可以承受——”白朴宁话音未落,握力仪发出了悲鸣。

    “多、多少钱?”郁亭颤抖地比着口型。

    “别担心,这种情况也是发生过的,”顾跃鲤恰好经过,“账单统一由邵司令签字。”

    郁亭今天才正式和顾跃鲤打了照面,白朴宁以为他不记得了,背后为他介绍了一番。

    “可是她昨天明明是男的啊?”郁亭疑惑。

    “你昨天见到的应该是她的双胞胎哥哥顾骁驹。”白朴宁回答。

    只见郁亭郑重地摇摇头:“不,昨天就是‘他’,另一个人才是女性,怎么会这样?”

    白朴宁心头一动:“难道顾骁驹还有异装癖不成?你又不是向导,怎么知道谁是谁?”

    “哦,也对。”郁亭模棱两可地结束了话题。

    白朴宁忽然产生一种强烈的感觉:刚才的对话是郁亭的试探,他看出了顾骁驹和顾跃鲤的秘密,却假装不解来观察自己的反应。

    郁亭怎么知道他们的事,又为什么要试探自己呢?是想知道这件事是否是秘密,还是仅仅针对自己的不信任?

    这个时候白朴宁才意识到,眼前这个被他打上“自闭”标签的小孩,未必是真的内向。不过他也打定主意,为了自己能够顺利毕业,少说一些不该说的,少管一些不该管的,做一个“无知”的小向导。

    做完测试之后,白朴宁带郁亭去食堂吃午饭,郁亭没有打过菜,白朴宁就陪着他一个一个窗口走过去,顺便解释了为什么郁亭只能吃哨兵专用的食物。

    他不停用勺子搅和着碗里的糊状食品,眼巴巴地看着白朴宁盘子里的普通事物,仿佛喝药一样机械地吞食。白朴宁感受到他目光里对食物的热情,没好意思动筷子,等他吃完了才问:“秀色可餐吗?”

    郁亭闻言飞速瞅了他一眼,眼神又回到了红烧肉上:“还好。”白朴宁莫名觉得自己受到了轻视。

    “白学长,拼桌吗?”有个女孩的声音忽然插话,声音的主人右手袖口上别着绿色的徽章,应该是二年级的。

    郁亭看到她旁边还站着个男孩子,主动带着自己的餐盘换到白朴宁旁边坐着。

    “谢谢你啦,不过我和他可不是情侣啊,我叫许温乔,这是我的搭档冯琛。”女孩笑眯眯地坐下了,冯琛也打了个招呼。

    郁亭看到冯琛的盘子里也是米糊,内心油然而生一种同病相怜之感:“搭档是指成为情侣前的一个步骤吗?”

    “啊?什么?”郁亭声音太小,许温乔没听清他说什么,而冯琛只是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

    白朴宁适时地拍了一下郁亭的背,郁亭下意识地提高音量说:“没什么!”

    “我们俩吃得差不多了,先走,你们慢慢吃。”白朴宁赶紧拉着他走人。

    “你是怎么会问出这种……问题的!”白朴宁把“蠢”字在嘴里过了几圈,好歹咽了下去。

    郁亭“啊”了一声:“他们俩的精神体很亲昵啊。”

    “有时候不是这样的,情况很复杂,这种问题涉及**,不要随随便便问出来,很不礼貌。”白朴宁尽量耐心地灌输。

    郁亭点点头:“你说得也对,刚才那个女孩子明显想坐在你旁边。但是……”

    “停,你很热衷人际关系这个话题,是因为你的情商测试交了白卷吗?”白朴宁指着测试结果上的“不及格”三个字问。

    郁亭马上闭嘴了。

    白朴宁似乎明白了自己接下来的主要工作重心应该放在哪里,邵司令送行李来宿舍时对他注以了十分信任的目光,每每回想起来,他就觉得自己有义务好好照顾学弟。不然绝对会被司令狠虐的,我的毕业将会遥遥无期,白朴宁悲痛地想。

    接下来几天的行程中,白朴宁除了带郁亭了解塔里的各项设施,完成手续之外,也顺便观察着郁亭与别人交流的情况。在白朴宁的手势辅导下,郁亭已经学会了什么时候接话和什么时候闭嘴,于是他决定让郁亭一个人进行实战。他相信,等郁亭顺利融入新生活,他毕业前的快乐时光就会随之到来。

    “我急着去取份报告,等下顾骁驹可能会过来拿东西,你可以替我在这里等他吗?”他知道郁亭一般不会拒绝。

    果然,郁亭面露难色,但还是答应了。

    白朴宁离开了大厅,精神连接上了大厅旁边的警备鸟。出于安保需要,塔里不仅设置有电子监控设备,还在各种角落养殖了小型生物,例如金鱼、鹦鹉等等常见观赏动物,便于在敌人侵入监控系统或者强制断电时监控塔内情况。

    连接动物的精神比连接人的精神要简单,不需要提前获得许可,只不过——

    “嘿哥们儿能让个位吗?今天这只鸟值班。”

    “好的好的。”白朴宁马上换了一只变色龙趴在沙子上。

    不知道为什么,连接变色龙的精神时,他觉得自己和郁亭的目光对上了一瞬。

    是错觉吗?

    郁亭坐在大厅角落的椅子上,大厅天花板上有一块透光玻璃,光线照在大理石地板上,刚好是个圆形,郁亭就坐在那个圆的外围,白朴宁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没关系,就算你选了个没人注意的安全区,也会有人找你说话的。白朴宁心想。

    大厅人来人往,郁亭一直坐在旁边一动不动,首先注意到他的是普通安保人员:“同学,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郁亭摆摆手。

    “哦,那你在这里坐了那么久,是等人?”安保大哥问他。

    郁亭点点头。

    “可以出示一下你的证件吗?”安保大哥切入重点。

    郁亭递出了证件。

    安保大哥走开了。

    不一会儿,有个女孩子来问路了:“同学你好,请问一下xxx部门怎么走?”

    这回你还能一言不发?白朴宁暗中观察。

    郁亭再次发挥出惊人的水平,他指了指不远处的安保大叔,女孩子对他表示了感谢,离开了。

    没救了,注孤生。白朴宁叹息。

    第三个和郁亭搭话的是顾骁驹:“郁亭,怎么就你在这儿,白朴宁呢?”

    “东西在我这儿。”郁亭亮了亮包裹。

    “哦,那太好了,你给我吧。”顾骁驹说。

    顾骁驹不知道他多幸福,居然能让郁亭大佬开金口赏他一句话。白朴宁感动了。

    郁亭没有把东西给他:“可是这个是给顾骁驹的……”

    “就是我的啊。”顾骁驹说。

    白朴宁知道郁亭是什么意思,顾骁驹是否清楚他就不敢保证了。

    “顾骁驹……”郁亭迟疑片刻,还是将包裹递给了他。

    白朴宁“恰好”在顾骁驹离开后回来了,手里没忘了拿着一份报告:“顾骁驹来了吗?”

    “没有。”白朴宁猜到他会这么回答。

    所以他故意问:“那包裹怎么不见了?”

    “顾跃鲤……也不对,第三个人来取走了。”郁亭说。

    第三个人,白朴宁心想,他果然察觉得到。

    “顾骁驹让人帮他拿的?”白朴宁明知故问。

    “可能是,壳子反正是原装的。”

    “壳子?什么意思?”这个论调很新鲜。

    “人的外型,躯干,表面,”郁亭努力地解释,“一种不容易改变的东西。”

    “除了整形?”白朴宁问。

    郁亭补充:“还有易容。”

    “那壳子里面的东西呢?”白朴宁又问。

    “大概是某种植物,根是不变的,但是地面上的部分有很多种形态,有些人是樟树,枝干挺拔,有些人是结香,柔软坚韧。不管怎么样,他们都只有一个根。”郁亭的声音越来越小,几乎陷在了自己的世界里,“顾跃鲤和顾骁驹,他们是什么呢?他们只有两个根,却有三株……”

    “中二病时间结束了,最后一个检查项目。”白朴宁没有听郁亭的玄学理论,两个人来到了精神体检测室,迎面走来了工作人员:“小白,刚好来换班啊?”

    “郑老师,我带新人来检测的,这个是郁亭。”白朴宁将手上的报告单递给郑老师,心中暗道不妙。

    郑老师笑眯眯地说:“哦,刚好,你看你们俩这个匹配度也合适,按照手续是不需要用仪器检测了,现在已经五点半,白班时间结束,这个小朋友的检测工作就交给你了啊。”说完,郑重地拍了拍白朴宁的肩膀,提着办公包走了。

    “专业人士走了……”郁亭目送着赵老师的背影,白朴宁嘴角抽搐,不知作何反应。

    “专业人士?”郁亭探究地看向他。

    白朴宁自暴自弃地说:“对,正是在下,坐那个椅子上去,把头盔戴上。”郁亭乖乖照办。

    “按照规定,一般的检测流程分为两种,第一,由你主动召唤出精神体进行记录。”白朴宁看到郁亭手里捧着蛋,“第二,在你无法主动召唤精神体的情况下,由匹配度超过75%并且持有鉴定资格的向导进入你的精神图景进行精神体鉴别。”

    “鉴定资格?”郁亭问。

    白朴宁从口袋里掏出电子卡在他面前晃了晃,然后启动了仪器,仪器显示资格核实成功:“这个是检测过程中出现紧急情况时,能及时提醒检测双方离开精神图景的保护装置。”

    装置开启后,开始播放轻柔的音乐。

    “哦,”郁亭看着他忙活,然后坐在了自己面前,“然后呢?”

    “放轻松。”白朴宁伸出了自己的精神触须,“把你的精神壁垒撤销。”

    “怎、怎么撤销?”郁亭被他的严肃情绪带动得紧张起来。

    “这取决于你的主观意愿,”白朴宁解释,“我会感觉到你的精神壁垒是因为……”你对我有戒心。

    白朴宁顿住了。

    “怎么了?”

    “闭上眼睛。”白朴宁没有说第二遍。

    他看到过很多次郁亭犹豫的表情,没有一次比现在更真实——即使如此,郁亭还是慢慢闭上了眼睛。

    白朴宁又往前坐了一点,打破了两个人的安全距离,郁亭不自然地抖了一下,然后他按住了郁亭两边的肩膀,他就彻底僵住了。郁亭的表情越来越不自然,就在他马上要推开白朴宁的时候,白朴宁说:“别怕。”

    郁亭的眼睫毛剧烈颤抖了一下,到底没有睁开眼睛。

    “你看,我们这几天一起吃一起睡,”白朴宁放低了声音,用自己的精神网络慢慢地覆盖住郁亭的精神壁垒,“怎么说也是朋友了吧……”

    听到“朋友”这个词的时候,白朴宁察觉到墙壁有一个角落出现了缝隙,他熟练地进入了郁亭的精神图景。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之没有发生过却很有可能发生的故事:

    郁亭同学撑着黑伞蹲在角落里。

    白朴宁同学担心他把自己当做蘑菇,蹲在他旁边,独自开导了很久,直到郁亭同学再三保证自己没有把自己当做蘑菇。

    最后白朴宁同学终于想起来问他在做什么。

    郁亭同学幽幽地回答:“我在数蚂蚁。”

    设定解释:

    精神体:特殊群体特有的精神力具象化,理论上只有特殊群体能看到和接触到。

    精神图景:特殊群体的精神世界,每个人的内心深处。

    匹配度:现有技术水平可以检测人的精神波动程度,哨兵与向导之间可以根据匹配度进行搭档的选择,提高工作效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