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 15 章
    顾骁驹检查了郁亭的精神流,稳定住以后又走到了沈央的身边。沈央没在仓库见到杨鸣,一时的冲动过去了,见到顾骁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不是卧底吧?”顾骁驹先开口了,他对沈央进行了轻度的催眠。

    沈央有些女相,家里有三个姐姐,从小就和女孩子玩得比较好,被戏称为妇女之友,同性的朋友反而很少。他和杨鸣关系变好是因为实习分组,杨鸣这个人比较仗义,实习期间帮了他很多忙,他知道杨鸣有时候上班迟到是去做别的事,却没有在意,还替他掩饰。虽然心中隐隐有不好的预感,可他始终认为杨鸣不是那种人。杨鸣盗取机密文件的事被曝光后,他完全不能理解,只想找到杨鸣问清楚。

    “你想问他什么?”顾骁驹问他。

    沈央沉默了,事已至此,所有的问题的答案都浮出了水面,还有什么可问的。

    根据保密协议,顾骁驹不能告诉他这是一场演习,他只能安慰他说:“事情或许还没有这么糟。”

    “我自以为是朋友的人,只是因为我容易利用才接近我,还不够糟糕吗?”沈央自嘲地笑了,顾骁驹想起谢珀松的事,自觉也没有立场开导他。

    即使出于某种理由,欺骗的本质也只是欺骗。

    “杨鸣原本打算在仓库和他们的人碰头,把钥匙送出去,可惜他发现钥匙上有定位装置,他曾经在沈央面前暴露过仓库的位置,所以在不能确定我们的人是否已经包围了仓库的情况下,他改变了计划。”陈晨分析着顾骁驹提供的情报,“他会去哪儿?直接回塔里?不,塔的周围布置有我们的人,塔里现在应该也不知道他要回去,没有准备好接应人员。”

    “如果是我的话,现在已经暴露了,所有人都在找我,这是劣势也是优势:既然避免不了吸引火力,不如吸引更多的注意力,没有人想得到我会转回最危险的地方把东西交给我的队友。然后我就炮灰了,但是他们集中精力追捕我的时候,对于队友的防备就会松懈,队友可以趁机逃跑,这时候仓库那边没有成功汇合的人也把消息递给了塔,塔里有足够的时间进行布置,队友会得到很好的接应……”陈晨无意识地咬着自己的手指甲,“如果你的头脑只能思考到这一步就好了,杨鸣,你会不会聪明到这样做呢?”

    杨鸣,你会不会聪明到这样做呢?在接受审问的另一个卧底也在想这个问题。不要回来,不要回塔里,把钥匙保护好,只要我们不被对方抓住,对方失去了武器和钥匙,就是大势已去,总部会判定我们获胜。你可千万别犯傻,回来自投罗网。

    “我刚刚审问完白朴宁和张菱真,他们的证词没有问题,张菱真一直跟着郑宏老师,白朴宁在观摩室里,大家都可以作证。绑走郁亭的就是杨鸣本人,两部分的钥匙应该都在他身上,其他人的行李里没有发现钥匙或其他可疑物品。”

    “好,你们告诉他们杨鸣被抓了,案件到此结束,他们现在可以自由行动。让他们知道我们忙着找郁亭,要拨走一批人,不能完全保证他们的人身安全,让他们也不要走太远。”陈晨又命令道,“一组二组离开后,转到暗地里观察他们的行动。”

    “好。”顾跃鲤虽然不喜欢他冷冰冰的做事态度,不过她相信邵灼和蔺别选的人。

    杨鸣,或者说杨一京在逃跑,u盘一到手他就发出了信号,让塔里的人在a市的一处秘密汇合点汇合。他发现u盘上装着定位器时刚好到达仓库,还好这个定位器比较劣质,虽然难以拆卸,但是用普通的屏蔽器就能屏蔽信号,他立即进行了紧急处理。这座仓库是他唯一知道的接头地点,暴露了仓库的位置,他不敢久待。杨鸣想着,把郁亭放在仓库里,待会儿不管谁来都不至于伤害一个小孩。于是他在这里放下了郁亭,带着钥匙跑了。一开始他打算回塔里,但是周围混杂着许多熟悉的面孔,令他不敢轻举妄动。

    杨鸣想起昨天自己和同伙的交流,暗道“牺牲”自己的时候到了,如果继续到处乱跑,自己和同伙都不自由,迟早耗到任务结束,不如自己吸引火力,让同伙突围,之前确定的接头方案,是时候派上用场了。

    因为突发事件,学生们全部回到了营地,顾跃鲤坐在移动指挥车里看着实时监控,陈晨让她密切注意嫌疑人的行为,杨鸣随时有可能和那人进行联络。

    顾骁驹发消息告诉她沈央的嫌疑排除了,她的第一反应就是切换到张菱真和白朴宁的视角,观察他们的反应。

    张菱真在翻找着行李,白朴宁在打电话。

    她的手机铃声响了:“学姐,杨鸣既然已经抓到了郁亭应该也没事了吧?”

    “嗯,没事了,你别担心……”她一边接电话,一边盯着屏幕。白朴宁焦急的表情如果是假的,他在做戏给谁看呢?

    张菱真还在找东西。起风了,树桠乱舞,惊动了鸟群,群鸟纷纷起身飞向东南方。张菱真被翅膀的扑棱声一惊,看向窗外。与此同时,另一张显示屏上的白朴宁也看向了窗外,顾跃鲤发现鸟群之中有一只鸟不太一样——“杨鸣的精神体出现了,他在附近!全体注意,封锁以a栋宿舍楼为圆心,半径一百五十米的区域。”

    秘密的人潮开始涌动,张菱真浑然不知,她终于找到了自己要找的东西,按照顾跃鲤的常识判断,应该是一包卫生巾。a栋宿舍楼是一栋老宿舍楼,房间里没有独立卫浴,张菱真只能去走廊尽头的洗手间。

    而另一边的白朴宁也在此时离开了房间,顾跃鲤发现他正走向杨鸣的精神体离开的方向。

    “一队二队跟着白朴宁,三队到a栋宿舍楼三楼女厕所正下方待机。”顾跃鲤在对讲机里发出指示。

    “我上个厕所,你替我指挥。”她穿好装备后对齐想说。

    白朴宁在走廊上遇到了年级女神张菱真,张菱真少见地主动和他搭话了:“郁亭回来了吗?”

    “回来了,”白朴宁如实回答,“你们认识?”

    “见过。”大风把张菱真的头发吹乱了,她伸手捋了捋,“这几天不太安全,在别人的地界上难免有些不方便,我们都少出门比较好。”

    “同感。”白朴宁冲她笑了笑。

    “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张菱真礼貌地和他告别。

    “你也要注意安全啊。”白朴宁贴心地说。

    顾跃鲤走进了四楼的女厕所,她放出自己的精神体——一只变色龙,把微型摄像机安装在实体化的变色龙身上,让变色龙沿着外墙爬进三楼天花板,她通过右眼镜片观察着房间里的情况。

    张菱真进入了厕所的隔间。

    “杨鸣的精神体还在向东南方飞,宿舍楼即将离开精神连接半径范围。”精神体和本人相隔的极限距离是一百米。

    顾跃鲤屏息等待着,耳机里继续传来齐想的汇报:“白朴宁在路口停下了,站着没有动。”

    “宿舍楼即将离开杨鸣精神体的半径范围,十、九、八……”

    七、六、五……张菱真出来了,在洗手。

    四、三、二……张菱真准备离开了……

    一!

    “杨鸣的精神体回头了!”

    耳机里响起齐想声音的瞬间,顾跃鲤的右眼忽然看见了自己的变色龙,大大的脑袋占据了摄像头全部的视野。

    这不可能!摄像头明明还绑在变色龙的身上,出现在镜头里的只可能是张菱真的精神体!

    顾跃鲤飞快下达指示:“全体突入三楼女厕所,快!”

    她从窗户直接翻入了三楼,张菱真已经不见了,她迅速收回精神体,摄像机掉到地上,投射出莫名的影像。她直接扔了眼镜,追着张菱真跑了出去:“三队人呢!”

    “在楼底发现杨鸣,手上疑似握有我方机密文件,三队派人去追捕他们了。”齐想汇报。

    顾跃鲤大喊:“这是调虎离山!东西现在在张菱真的手里!一队二队马上回撤,包围张菱真!”

    “杨鸣!别跑!”三队的通讯里出来了一片杂音,“报告队长,抓住杨鸣了。”

    顾跃鲤没空回复他们,张菱真跑得很快,她直接翻下楼梯,拼了命地向前跑,快速移动让她没办法通过精神攻击张菱真。

    “可恶!这个女人居然跑得这么快!”顾跃鲤跟着张菱真跑入营地背后的树林中,失去了她的身影。

    顾跃鲤迅速靠在一棵树上,慢慢恢复体力的同时探知张菱真的位置。树叶掉落的声音影响着她的注意力,不过很快,树林变得安静。张菱真也停止了逃跑,一股相似的精神力吸引着顾跃鲤,顾跃鲤探出精神触手,试图麻痹她的精神,谁知道对方忽然攥住了她,把她的精神向远处拉扯。

    顾跃鲤一惊,伸手试图放出报点信号,一只手按住了她的手,温柔的嗓音在她耳后响起:“同为向导,我一直很想和学姐比试一番,很可惜,现在不是时候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