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 16 章
    郁亭已经醒了,顾骁驹来不及把他安置到安全地点,只能带他回到营地,一路上,a市派出的人不断在暗中阻挠着他们,严重拖延了他们的速度,沈央便留在后面帮他们处理那些小尾巴。

    白朴宁在门口等了一会儿,终于看到顾骁驹开车带着郁亭回来了。

    “白朴宁!”郁亭向他挥手。

    顾骁驹也挥了挥手,一边却小声对郁亭说:“别太相信他。”

    “什么?”郁亭仿佛没听清他说了什么。

    “学长,你们终于回来了。听说杨鸣已经被抓住了?钥匙找到了吗?”白朴宁站在车窗边问道。

    “报告队长,抓住杨鸣了。”耳机里传来了三队的汇报。

    “跃鲤出事了。”顾骁驹忽然一阵心悸,“郁亭,你下车,我先过去。白朴宁,这孩子先交给你了。”

    说完他就开着车,飞一般地向树林那边开去。

    “你没事吧?”郁亭还是一副魂不附体的样子,白朴宁关心地问,“先回去休息吧。”

    宿舍窗户正好可以看见部分的树林,那里灯火通明了一整晚。郁亭始终坚持着没有合眼,嘈杂的声音让他的心里很不安稳,直到他听见一个声音:“捉住张菱真了!”

    他激动地站了起来,不小心撞到了桌子。白朴宁被他的动静惊醒了:“怎么还不睡?”

    “抓住张菱真了。”郁亭打了个呵欠。

    “你怎么知道?”白朴宁也走到窗边,天刚蒙蒙亮,四下皆静。

    “我听见了,他们在那边树林里啊,探照灯亮了一晚上。”郁亭指着远处的树林。

    白朴宁顺着他的手势看向漆黑的树林,什么都没有。

    “你困了,去休息吧。”他轻声说。

    郁亭揉揉眼睛:“嗯,困死我了,终于搞定了。”

    他睡着了,白朴宁却依旧倚着窗,十分钟后,树林里亮起了第一束灯光,像火星一样,树林被燃烧得热闹了起来。

    “捉住张菱真了!”破晓的时刻,陈晨终于听到了一个好消息。

    “钥匙找到了吗?”

    “u盘找到了,底座还没有。不过她今天一直在树林里逃窜,东西应该还在她的掌控之中。”齐想说着,又补充了一句,“我们已经在审问她了。”

    “审问估计没用,搜索树林吧。”

    “好。”齐想又汇报了其他情况:“顾跃鲤受了伤,顾骁驹在照顾她。我让人把杨鸣和张菱真被分开看守了。”

    “嗯,我们现在人手不足,你让a级以上的哨兵和向导看着他们,其他人都派出去搜索钥匙吧。”

    演习即将在中午十二点正式结束,陈晨一夜没合眼,此时此刻听到另一个卧底被捉住的消息,总算松了一口气,只要找到钥匙,他们就有足够的筹码让总部的天平向他们的胜利倾斜。他靠在沙发椅上,想小憩片刻,一股强烈的不适感突然涌上心头,他回忆了一遍事情的细节,总觉得哪一环丢失了。

    a市的塔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明面上对卧底的支援,即使是谢珀松的出现,也可以理解为卧底释放了虚假信号欺骗了a市的人。按照演习规则,派出卧底的一方,不能暴露组织的身份,虽然邵灼和谢子祯对彼此的身份心照不宣,但谢子祯一直严守着这条规则。

    直到张菱真被捉,谢子祯依然没有派人来救援。以他对谢子祯司令的认识,谢司令似乎不是为了规则,放弃唾手可得胜利的人。那么,他现在的按兵不动只有一种解释——他还有后手。他马上清醒过来:还有一个人!

    “还有一个人……”陈晨喃喃自语,“白朴宁?”

    “你去哪儿?”郁亭正睡得舒服,被白朴宁起身的动作扰得眼睛睁开了一条缝。

    “没去哪儿,你接着睡吧。”白朴宁遮住他的眼睛,郁亭又陷入了梦乡,“好好休息,醒来以后一切就结束了。”

    白朴宁穿好衣服,轻轻地关上了门。

    与此同时,郁亭重新睁开了眼睛。

    搜索钥匙的人还没有几个到达后山,他催眠了后山的人,挖出张菱真藏起来的盒子,然后轻巧地离开了。

    一声响指,后山的工作人员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继续着搜索工作。

    他的催眠能力可以让遇见他的人按照他的想法行动,这大概是作为向导的唯一好处了,他自嘲地想。演习马上就要结束,s市的人忙于搜索钥匙,他不再隐藏自己的能力,轻而易举地催眠了劳累一天的值勤哨兵,放出了他的同伴们。

    因为伙伴们昨天制造的混乱,成功消耗了对方的战斗力和注意力,一切都简单地不可思议。

    杨一京兴奋地抱住了他:“老大!我想死你了!”

    “他是跟着你来的吗?”张菱真问他。

    他转头一看,郁亭站在不远处,安静地看着他,眼睛像上次一样,变成了浅灰色。

    其实郁亭有些看不清楚,他时而像跳出了**在冷眼旁观这一出闹剧,时而又感受到被背叛的愤怒和痛苦,矛盾的情绪让他一言不发地盯着白朴宁。

    “你……没事吧?”白朴宁居然还是这样对他说话。

    “抑制器已经摘掉了。”郁亭举起手,慢吞吞地说。

    “什么?”白朴宁做了个手势,让杨鸣和张菱真后退。可惜为时已晚,郁亭直接从那个距离跳了过来,扑向杨鸣,把他撞倒在地,顺手把他敲晕。张菱真想对他进行精神攻击,还没有冲破他的精神壁垒,就倒在了他的怀里。

    “现在我们来算算账。”郁亭的浅灰色眼珠里映着白朴宁的脸。

    “我先来向你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郁亭,父亲邵灼,母亲郁冬宜,家住s市,现在是s市塔里的学生。”郁亭的声音甚至十分活泼,丝毫没有白朴宁猜测的那么失态,“按照这个句式,告诉我你是谁。”

    “谢宁,父亲……谢子祯,家母已故,a市人,现在是s市塔里的应届毕业生。”被郁亭的眼睛盯着,他一动都不能动,不得不先稳住对方。

    “啊~难怪……”郁亭露出了一丝浅浅的笑,他伸手扼住了谢宁的脖子,“谢子祯?a市的司令,是个名人啊。”

    他不再继续问问题,因为谢宁也没办法继续回答——郁亭的手越收越紧,就快把他掐死了。他没办法动作,心中充满了绝望。

    “不……我……”郁亭的表情变了,左手拉住了自己的右手,“怎么能杀人……”

    “你给我……住手!”杨一京挣扎着醒了过来,拼命把郁亭撞开,郁亭留给他的心理阴影还没消散,他把郁亭的脑袋往地上一敲,直接把人敲晕了。张菱真此时也醒了过来,她迅速躲到杨一京背后提醒:“s市的人来了。”

    “咳咳咳,咳咳咳……”可怜脱离了控制的谢宁,好不容易喘上了几口气,情况又发生了变化。

    “不许动!”陈晨派来的人围住了他们。

    杨一京马上拎起郁亭,作势要掐他的脖子:“全都不许过来!否则你们邵司令的公子就要命丧黄泉了!”

    “他流血了。”张菱真扶起谢宁说。

    剧烈的敲击只让郁亭头晕了一会儿,他睁开眼睛,额头上的血流到了眼睛里,他的眼睛终于不再是浅灰色的了。

    在谢宁的眼中,郁亭的瞳孔失去了焦点,了无生趣地看着天空,血液顺着他的脸颊滑落,就像……

    “把钥匙交出来!”齐想冲他们吼到。

    “不许再靠近了!小心我把你们邵司令的宝贝儿子……”

    郁亭没听清他后面说了什么,自己一个人嘟囔道:“别提爸爸的名字啊,这样看起来不就好像我又给他丢脸了吗?”他眨眨眼睛,眼珠又变回了黑色,不过左眼看什么都偏红一点。他和齐想交换了一个眼神,在杨一京第三次提到邵灼的时候,他一记勾拳把他打翻在地:“我都叫你不要提他的名字了!”

    “嘶……”郁亭感觉脑袋传来尖锐的疼痛,他难以置信地看向谢宁,“好啊,你……”

    齐想身后的向导早就对三人进行了精神攻击,不过都被张菱真缠上难以脱身,这样谢宁才能偷袭郁亭成功,齐想指挥经验不足,顾虑着郁亭,不敢下命令,导致双方进入了僵持状态。

    “不必再继续了。”不知从哪里走出了一个西装革履的人,掏出了一块怀表,“时间到了。”

    郁亭终于坚持不住,晕倒过去,谢宁站在他旁边,伸手想要接住他,谁知半路被一只手拦住了。谢宁这才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男人:戴着一顶夸张的高高的礼帽,活脱脱像个从童话故事里走出来的疯帽子。

    “可怜的爱丽丝。”穿西服的人发出了夸张的感叹,“这孩子可不是你的战利品,还是让他回到自己的阵营吧。”说着,他把郁亭交给了齐想。

    “双方三个月的拉锯战到此为止了,接下来总部会根据你们的实际表现判定输赢,作为本次演习的监督人,届时我将与双方共同进行胜负的判定。诸位,后会有期了!”西装男鞠了个夸张的躬,像来时一样突然消失了。

    “炫啊。”杨一京感慨。

    “障眼法而已,总部的人都是这种浮夸的疯子吗?”谢宁冷冷地吐出讽刺的词语。

    郁亭的额头还在流血,张菱真提醒齐想:“既然演习结束了,我们也不必继续剑弩拔张下去,你们快去帮他包扎一下吧,我们也告辞了。”

    “偷了东西就想走人啊?”顾跃鲤在顾骁驹的搀扶和拐杖的帮助下,一步一跳地走了过来,“学妹,你不是还想和我来一局吗?”

    “学姐,后会有期了。”张菱真笑着说。

    “老弟!老弟!”谢珀松在塔里派来的直升飞机上冲谢宁挥手。

    “我们先走了。”两个男孩子都一言不发,张菱真只好担负起交流的责任。

    谢宁忽然向郁亭那里走了两步,齐想戒备地看着他。他探查了郁亭的精神,迷你龙躲在郁亭的袖子里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他的精神体小点在袖子外飞来飞去,想靠近却不敢靠近。他最后一次认真地帮郁亭梳理了精神乱流,然后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有毛病啊,不知道谢宁在做什么的齐想腹诽。

    .

    “三年不见,你都不给你哥一个热情的拥抱吗?”谢珀松不满地问谢宁。

    杨一京刚见到他就激动地熊抱了上去,谢珀松和他勾肩搭背,一副哥俩好的样子。谢宁倒是冷淡,打了声招呼:“珀松哥。”

    “唉,你还是这么冷淡。”谢珀松遗憾地说,“回去想吃什么?张妈已经做了一桌子你喜欢的菜,随你挑。”

    “我们要直接回塔里汇报任务,吃工作餐就行。”谢宁兴致缺缺。

    张菱真觉察到谢宁心情不好,气氛尴尬,便打圆场:“我还没吃过a市的工作餐呢。”

    “说起来你明明是土生土长的s市人,为什么要帮我们?”在任务结束之前,杨一京一直对张菱真抱有怀疑。杨一京和谢宁三年前潜入s市,两个人年纪都不大,又怀揣着重要任务,难免发生些矛盾。张菱真是他们的班长,出于对同学的关心,和他们俩都谈过心。谢宁性格沉稳,而杨一京则莽撞得多,露出了许多破绽。张菱真的养父母都是塔里退休的外勤人员,她又善于观察和联想,隐隐约约猜到了实情。

    说服谢宁让自己加入不是难事,她的细致帮助二人更好地处理了初来乍到的生涩,如果没有张菱真,或许他们早就暴露了身份。

    “s市或a市都一样,我需要的是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张菱真当时对谢宁背后的谢子祯这样说。

    “到了。”直升飞机降落在塔旁边的一栋大楼上,转动的螺旋桨带起一阵风,吹得顶楼的植物摇头晃脑,谢宁俯瞰着熟悉的城市说,“我们回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我写了好几次作话,莫名被抽掉了,本章不宜加小尾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