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下药
    转身的瞬间,一只拿着白色毛巾的大手迅速上前捂住宫以沫的嘴。

    “唔!”宫以沫用力拉着那只捂住自己嘴的手,心里的恐惧一点点的放大。

    “乖乖听话!”是一个人中年男人的声音。

    宫以沫脑袋里一阵一阵的眩晕,她再傻也明白现在自己是中了迷药。

    宫以沫强撑着模糊的意识,张嘴就在捂住自己嘴的那只大手上咬了一口,后面那人叫疼一声急忙松开宫以沫。

    就趁这时,宫以沫咬紧自己的牙根从男人怀里冲了出去,跌跌撞撞的往前跑。

    宫以沫拼命摇着头强迫自己要清醒,但她没想到的是尽管自己小心谨慎在男人蒙住自己嘴的时候就急忙闭了气,但那药下得分量很重,才吸入一点点就快要昏死过去,身上的温度也逐渐升高。

    感受到后面的人已经快追了上来,宫以沫当即咬破下唇,疼痛感顿时把理智拉回一点,宫以沫不再多想,抬脚就要跑,可下一秒却被后面的人拉住。

    “小东西,你想去哪儿啊?”中年老男人猥琐的声音响起,宫以沫暗道不好,想逃脱却被老男人拉的死死的,那只油腻腻的手就像铁钳一样牢牢禁锢着自己。

    “放开!”

    老男人嘿嘿一笑,将自己那张堆满褶子的脸凑到宫以沫脸边,用力嗅了嗅她身上的味道,一副陶醉在其中的样子,“你妹妹把你送给我,今天你就是我的人!”

    说完,一只咸猪手就攀上了宫以沫的腰。

    又是宫若欢!

    宫以沫急忙用力拍掉老男人的手,下一秒却感觉浑身脱力差点就栽在老男人的身上,她努力挣扎着,可是此时此刻的姿态看起来更像是欲拒还迎的模样。

    看到宫以沫这幅有气无力的样子,老男人嘿嘿一笑,“果然是个尤物啊!乖乖跟我走吧小美人儿。”

    话落,拉起宫以沫的手就往一旁停着的车上走。

    该死。

    意识正在流失,然而宫以沫依然没有停止挣扎,她想甩掉老男人的手,可是身体已经被他用力拉扯着往车里推去!

    不能上车,上了车,她就完了!

    脑海中只有一个声音在不断提醒自己,不让自己昏迷,可是到底无力……

    “嘭!”千钧一发之际,有人冲了过来,迅速扯开老男人,就是一拳,宫以沫还来不及看清楚,便跌入一个微凉的怀抱。

    这道气息……她深深嗅了一口,心里的恐惧一点点的冲散。

    “你谁啊?多管什么闲事!?”老男人气急的看着面前的男人,目光停落在男人俊俏却仿佛覆上冰霜的脸上,那双因为不悦微微眯起的眸子透着危险的讯息,强大的气场让他顿时虎躯一震。

    陆言清神色微怒,根本懒得跟他啰嗦,抬脚对准他的胸口用力一踹,一脚便将老男人踹得后退两米倒在地上。

    老男人躺在地上惨叫起来,没了刚才的嚣张,赶紧招呼司机开车一溜烟就没了,不是他太怂,是那个男人是真的可怕。

    陆言清冷着眼看着自己怀里的女人,白皙的小脸此刻已经微微透红,因为呼吸急促而导致胸口起伏的厉害,时不时还难受的呜咽两声。

    陆言清的喉头一动,眸子紧了一紧,总感觉身体里一团烈火在燃烧,偏偏,宫以沫这女人还紧紧的贴在他身上,时不时用自己滚烫的小脸蹭蹭自己的胸口,使那把火越燃越大。

    更奇怪的是,他竟然还觉得分外熟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