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章 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宫以沫连忙退出男人的胸膛,伸手拢紧身上的浴袍,低低地开口解释道:“陆先生,你误会了,刚刚我只是体力不支,意外而已。”

    陆言清垂眸望着她脸颊绯红的模样,喉结滚动了一下,倏然间别开眼,言简意赅道:“回屋!”

    宫以沫也注意到此刻俩人间尴尬的状况,连连点头,跟男人擦肩而过回到卧室床上,用被单裹住身体,只露出一双眼睛。

    看着陆言清从浴室出来,颀长的身姿朝她踱步而来。

    宫以沫那双有神的眸子倏然大睁,紧张地声音透过被子传了出来,她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因为刚才那一抱,他前面的衣服都湿透了,白色衬衫半透明,紧紧贴在他的胸口,隐约之间可以见到他线条刚毅的肌肉。

    这个男人真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啊……

    不对,她在想什么!

    她悄悄晃动了脑袋,拉着被子遮住一半的脸,道谢声从被子里飘出来:“谢谢你刚才……就是把你衣服给弄湿了……”

    男人一言不发地来到她面前,顺着她的声音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长眉微挑,淡声问道:“怎么谢?”

    啊?怎么谢,不是已经说过谢谢了吗,还要如何谢?

    她还来不及回应,陆言清忽然俯下身来,缓缓凑到她面前。

    他想要干什么?难道是要……

    宫以沫望着他近在咫尺地俊美脸庞,心脏砰砰直跳,倏地闭上双眼。

    下一秒,她感觉一只冰冷的手触碰了一下她的额头,宫以沫睁开双眼,那人已经收回手,嘴角勾起一抹细微的弧度,语气淡淡道:“退烧了。”

    啊?

    所以男人刚刚只是想要测一下她的体温而已吗!

    她还以为……

    宫以沫的脸颊滚烫,声音从被子里闷闷地响起:“谢谢陆先生关心。”

    男人眸子微不可查地眯了眯,嗓音清冽淡沉道:“叫我的名字!”

    “陆言清……”

    “嗯。”男人似乎更满意这个称呼,挑了挑眉道:“好好休息。”

    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宫以沫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心头涌起一丝动容。

    大抵是生病的人都比较脆弱,过去五年,就算她病得再严重,也得不到旁人的半分关心,因此早就学会了坚强。

    现在这个男人只是简单一句话,却令她忽然生出了一种暖暖的感觉。

    接下来几天,宫以沫的身体逐渐康复,面上恢复了红润的色泽,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好了许多。

    “漂酿阿姨,为了庆祝尼康复,我们单独出门约会吧!”这天一大早,辰辰扑到她面前,一脸欣喜地说道。

    宫以沫想到这段时间小家伙对自己的照顾,刚想开口答应,手机清脆的铃声却忽然响起。

    宫以沫看了眼来电显示,心下就是一沉。

    她走到角落里接通了电话,听筒那头很快传来靳云深不耐烦的质问声,“宫以沫,你还要休假多久,知不知道公司有很多项目要处理!”

    “靳总,是出了什么麻烦的事情吗?”宫以沫下意识地问道。

    电话那头的靳云深却忽然愣住了,没想到她会这么敏锐。

    这段时间宫以沫不在他身边帮忙,m集团的投资方很不满意,这个重大项目一直是她在跟进的,宫以沫不在这几天,他派了新人去做,结果却笨手笨脚得办事不利,法语也说不好。

    这是他们靳家进军国外打响名声的第一炮,绝不能出任何纰漏。

    想至此,靳云深语气冷了下来:“别问那么多,我命令你停止休假,最晚明天,必须来公司报道!”

    说完,咔嚓一声,直接挂断了电话。

    宫以沫神色微凉地看着手机界面,忽然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心头已经有了决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