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章 不懂女人
    这话落下,宫以沫脸上的神情骤然变得复杂不已。

    靳云深嘴角却勾起一抹弧度。

    他就知道,如果这个女人对他还有留恋,听到他都找了这么多借口挽留了,肯定会……

    “那我就不要了。”宫以沫的神色在瞬间变得暗淡不已。

    她知道那东西的重要性,可是此刻,她已经不想再妥协了。

    靳云深闻言,脸色刹那间变得铁青。

    宫若欢更是气得要死,虽然宫以沫离开靳氏,是她喜闻乐见的。

    可是……不是被她逼走,也不是被靳云深厌弃,反而被挽留再三,还是要假装清高地离开这里,才是让她没法忍耐的。

    这个女人简直给脸不要脸!

    宫若欢面上扭曲了好一阵,嘴上却故作难过道:“云深哥哥,既然妹妹的心已经不在这里了,我们还是放她离开吧!就算再怎么样,我也不想你们因为这事而反目成仇啊!”

    她这话看似是安慰,实则却是在煽风点火。

    靳云深面色难看,看着宫以沫一点也不恋旧情的样子,心里滔天怒火却也不能就此发泄,只好先缓下情绪,语气沉闷道:“好,既然你要走,我答应你。”

    宫以沫朝他鞠了一躬,最后看了他俩一眼,没有一丝留恋地转身走了靳氏大楼。

    外头阳光真好,宫以沫的心情前所未有的放松,她准备回家好好睡一觉,然后规划接下来的路。

    回去后简单的吃了个晚饭,散步洗澡后,刚要睡下,手机短信提示音却在这时忽然响起。

    是个陌生的号码,她点开后看了眼短信内容,脸上忽然勾起了一抹笑意。

    宫以沫想了想,编辑短信回复道:阿姨已经辞职了,明天在家休息呢!

    之后,那天迟迟没有回复,宫以沫等了会也累了,就将手机扣在床头柜,躺到床上睡了过去。

    因此没有听到,短信提示在一个小时后又响了起来。

    这一觉一直睡到日上三竿,屋外的门忽然被人敲响。

    宫以沫打了个哈欠,穿着睡衣,睡眼惺忪地走去开门,见到门外的两道身影时,整个人骤然清醒了过来。

    辰辰稚嫩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漂酿阿姨!午安!我来找尼约会了。”

    他身旁的陆言清却垂眸望着她的模样,目光深沉似海。

    这女人偶尔迷糊的样子,显得有几分可爱。

    宫以沫的脸颊却涨的通红,想都没想,嘭的一声关上了门。

    陆言清面色黑沉,周身散发着一股又冷又凌厉的气息。

    辰辰抓住他的衣角,语重心长道:“粑粑,不可以这样子!漂酿阿姨不是不欢迎我们,是害羞要回屋换衣服!尼就是不懂女人啊!”

    陆言清眼神凌冽的睨了他一眼,眸中的带着警告的意味。

    辰辰哆嗦了一下,心想老男人就是老男人,还不准让人说实话了。

    屋内,宫以沫抓狂地揉了揉头发,心里都要开始狂叫了。

    这么丑的样子,居然让陆言清父子看到了,简直丢脸丢到家了!

    等等,她为什么那么在意陆言清的看法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