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章 昏了过去
    宫以沫重重撞到车座,后背膈着安全带的扣子,火辣辣的痛,他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看着身旁的靳云深,忽然觉得他变得陌生不已。

    车子一路开到郊外一间偏僻的游乐场边,靳云深低沉的声音在车厢内响起,带着一丝怀念道:“你还记得这里吗,以前我们常常来这里玩,当时我们多开心!”

    宫以沫没有开口,直接推开车门,走出去望了两眼,嘴角勾起了一抹讽刺的弧度。

    靳云深看清楚她的表情,眉头顿时一皱,跟着走了出来,脸色当即一变。

    “这五年你应该从没来过这里吧!游乐园已经破败成这样,早就关闭了。”

    宫以沫略显冷淡的声音在耳边炸响,靳云深脸色一僵,语气恼怒道:“这是意外,我再带你去别的地方。”

    接下来,靳云深带着她去了好几个他们当初恋爱时去过的地方,都是很普通的场所,他们第一次看电影的影院,拍大头贴俱乐部,背着家人偷偷出去喝酒的酒吧,还有暑假一起去海边捡贝壳玩耍,每个地方都留下了欢声笑语,是现在回想起来,都会觉得美好的回忆。

    “你还记得这里吗?我答应你,等你长大后就娶你的……”

    最后靳云深带她来到那片向她求婚的薰衣草花田下,年少的纯真和美好,足以让人铭记于心。

    听着男人滔滔不绝地道出了过往种种,宫以沫的心依旧很平静,原来他都记得这些承诺,只是物是人非,一切都变了而已。

    “靳总,别说了!”宫以沫深吸一口气,倏地开口道:“正如你所言,这些早是过去的事情,你不在意,我也已经放下了,以后无论怎么样,我都祝你前途顺畅,公司里的事,您一定能……”

    “以沫,你明知道我不能没有你!”靳云深突然拉住她,重重地捏着她的手腕。

    “不能没有我?因为我很好用是吗?”宫以沫有些吃痛,她用力想要甩开他的手,口中应道,“你先放开我!”

    “不,绝对不可能放开你,以沫,你这辈子都不准离开我!”靳云深深受刺激,双目赤红的打断了她的话,脑袋里像是有一根棒槌在敲击一样痛苦。

    宫以沫猛地甩开他的手:“靳总,你是有未婚妻的男人,请自重!”

    面对她决然的话语,靳云深双手钳住她的肩膀,声音嘶哑而硬咽:“宫以沫,你仗着我喜欢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仗着你喜欢我?”宫以沫嗤笑了一声:“靳总,这五年来,我怎么过的,你还不清楚?到底是谁仗着谁的喜欢,一直作贱另一个人的感情?”

    “你是我的未婚妻,可你却怀了别的男人的孩子!”靳云深痛苦地开口,“所以……我应该若无其事的当一个接盘侠,不能有一点脾气,是吗?”

    “靳云深——”宫以沫猛地推开他,并用力地甩出了自己的手掌。

    只听“啪——”的一声,他的脸应声而侧。这一巴掌打得狠戾而坚决,很快他的脸上就浮起了手掌印。

    “宫!以!沫!”靳云深万万没想到,她居然打自己的脸。

    宫以沫冷眼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掌,“你的脸皮还真厚,我的手都打疼了。”

    说着,她随意的摸了一下手掌,头也不回地转身。

    她大步流星地往前走,不想再跟他有任何的瓜葛。

    几乎是同一时间,身后传来“噗通”的声音,她下意识地回头,却看见了靳云深倒在了草地上,没有丝毫反应。

    *

    宫以沫将靳云深送进医院,看着他被一群医护人员推进了急诊室。

    半个小时后,一位年迈的老医生从里头走了出来,一脸凝重的样子。

    宫以沫连忙走了上去,询问道:“医生,刚刚推进去的那位男病人,情况怎么样了?”

    老医生望着她,一脸沉重道:“你就是病人家属吧!他的情况很严重,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

    “他怎么了?”宫以沫追问道。

    老医生沉默良久,还是一脸惋惜道:“病人得了癌症,还是晚期,最多只剩下半年的时间可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