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章 找茬
    宫以沫舒缓了心情,终于回归正常状态,她好笑地勾起嘴角,声音轻柔道:“辰辰宝贝,这么浪漫呀!”

    “这是我们的第一次约会嘛,虽然有个大电灯泡在,但是必须要正式。”辰辰一脸臭屁地看了一旁的陆言清一眼,嘚瑟之情尽显:耙耙,尼就安安静静地看着我跟我的女人约会吧!

    陆言清挑了挑眉,眸子微不可查地眯了眯:安安静静?你确定?

    辰辰立刻撅了撅嘴:约会费用打借条!

    陆言清唇角微弯,露出一抹冷笑。

    宫以沫回头的瞬间刚巧看到了这一幕,虽然不明白父子俩无声交谈着什么,但是这样的画面却意外暖心,她垂眸浅笑了一声,恍惚之间以为自己也是这个家里的一份子。

    自从事发之后,她就再也不知道家为何物了……

    等抵达好预约的餐厅后,辰辰让宫以沫坐在视野最佳的靠窗位置,自己刚刚爬上椅子准备坐在她身旁,有道颀长的身影迈着大长腿,提着他的领子,直接将他丢到对面的位置,若无其事地坐到宫以沫身边的位置上。

    辰辰皱起小脸,眼睛瞪得鼓鼓地道:“粑粑,尼怎么能抢我的位置!我要跟尼决斗!”

    男人面不改色道:“决斗?靠嘴?”

    武力值不达标的辰辰简直惊呆了:“耙耙……尼尼……”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那个人居然是他爹!

    形势比人强,打也打不过,说也说不过,谁说小孩无忧无虑,那是因为他们心中的苦无处说。

    辰辰噘着嘴,不甘不愿地坐到了对面,心中暗暗发誓:多吃饭,快长个!绝不能让漂酿阿姨被耙耙抢走。

    宫以沫感受到身旁令人难以忽视的气场,不由地紧张了起来。

    服务员很快上来,为他们摆好蜡烛,端上高级牛排,倒了一瓶价格昂贵的红酒后离开。

    “漂酿阿姨,干杯!”辰辰以果汁代酒,小手举起了杯子,说话间,挑衅地看了父亲一眼,和漂酿阿姨的第一次约会,耙耙尼最好不要出声。

    宫以沫看着他脸上亮晶晶的神情,便也举起酒杯,跟他碰了碰,看着小家伙一口干掉了杯子里的果汁,她面上一阵纠结,最后还是给面子地喝下了一整杯红酒。

    辰辰开心地切着牛排吃起来,看到陆言清拿起杯子似乎准备开口的样子,小爪子飞快又抓住杯子说道:“漂酿阿姨,干杯!”

    说罢,咕咚咕咚喝光了第二杯。

    宫以沫的眼睛都快直了,可是看到小家伙充满期待的小眼神,她实在是舍不得让他失望。

    于是,第二杯也下肚了!

    辰辰得意地扫了陆言清一眼:做男人,追女人,就要快准狠!耙耙,尼要跟上我的段位,还需要修炼。

    陆言清不动声色地接过他的眼神,眼角的余光扫过宫以沫绯红的脸,唇角微弯,修长的手指挪了挪,有意无意停在了高脚杯上。

    粑粑居然还不死心!

    自己的女人,誓死也要捍卫到底!辰辰目光一沉,立刻举起刚刚倒满的果汁说道:“漂酿阿姨,人家说,无三不成礼,我先干为敬了啊!”

    宫以沫差点哭出来,侍应生给她倒的酒颇多,这一杯又一杯下去……

    然而,她舍不得看到小家伙失落的眼神,牙一咬,干杯!

    其实宫以沫酒量不太行,这么三杯下肚,脸上很快染上了一抹坨红,肚子里也有些涨。

    小家伙在那没心没肺地吃着牛排,没有注意到宫以沫的反常。

    直到她实在忍不住了,回头看了眼身旁孤高清俊的男人,不知哪来的勇气,忽然凑到他耳边,浓醇的酒味带着一丝甜意在陆言清的耳边微微响起,“那个,陆言清,你能不能让一下,我想去下洗手间。”

    陆言清垂眸,看着她如凝脂玉般的脸庞上染上的风情,那双如夜色深海般深邃的黑眸里带上了灼热的温度。

    后排不远处的座位,助理林艳从陆言清刚带着一个女人进来时,就已经心生警惕,如今看清了这暧昧的一幕,面色狰狞,差点捏碎手上的红酒杯。

    她看着陆言清绅士的起身,给那女人让出空位,看到那道摇曳的身影从她面前的位置走过,而陆言清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她的身上,突然间,那女人身体滑了一下,他立刻伸手,将她抱在怀中,灼热的目光怎么遮都遮不住。

    林艳几乎要将压根咬碎,陆言清自始至终没有注意到她一眼,嫉妒像火焰般燃烧了起来,她眸中顿时闪过一丝凌厉。

    ……

    辰辰看着宫以沫的背影消失,气鼓鼓地说道:“耙耙,尼是故意绊倒漂酿阿姨,然后抱她的对不对?”

    陆言清心情甚好,抿了一口红酒才缓缓回答:“你猜。”

    辰辰气得小脸蛋通红,明明是他精心计划安排的,为什么到头来便宜了耙耙!

    大人怎么可以这么无耻!

    不行,等下回去必须多抱漂酿阿姨几下多亲几下,以弥补损失。

    父子二人眼神交错,刀光剑影。

    ……

    宫以沫从洗手间出来时,稍微清醒了几分,努力将步伐保持平稳,朝着陆言清他们那桌走去,脚下却忽然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她惊呼了一声,边上女士手里的红酒直接撒在了她下半身的短裙上,一下子晕染开来,宫以沫慌忙伸手捂住大腿。

    那女士直接站来起来,一脸歉意道:“实在抱歉,是我不小心,小姐,你要不要紧啊!”

    宫以沫今天穿的是白色短裙,被红酒浸透,晕染开来,立刻就变得透明,那位置恰好是在大腿上方,她急促地捂住了湿透的位置,生怕下一刻就春光大泄。

    这声动静一出,餐厅内,带着有色眼睛的男人纷纷将眼神扫视过来,宫以沫尴尬万分,往后退了一步,却撞上了一堵坚硬的胸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