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黑琥珀出
    《楔子》

    ──元观十五年。

    专司冥鬼镇压的嵚岩宰辅,因谋逆一罪遭诛连九族,一夜间消失于世。

    然而,狱氏年幼的么子,年仅九岁的狱雪。早在家族安排下诈死而逃,被送入了神鬼莫测的鬼云州。──一朝入鬼云,生死两别离。

    鬼云州的生魂,皆与大封之阵牵系,终其一身将游走于生死之间,与天道罪孽而战,为封印邪器而生。

    从母族承继雪螳大蛇异族之血的狱雪,因缘际会下,拜鬼云州不血刀圣太叔梦为师,修习仙术刀法,获赐魔刀雪霄焉。

    此后,狱雪决心为守护封尽大约,投身于鬼云州暗鬼阵牙,成为一名刺客。

    。

    ──元观二十六年,秋。

    鬼云州,暗鬼阵牙,本堂。

    焚烧着高贵凝香的蝶之间,垂落着绫罗绸缎,满室芳软馨香。

    只见,狱雪静默地端正地跪坐其中。姿态优美,不动如山。

    以山茶花油仔细梳理的薄紫银白长发,一丝不苟地在脑后高高扎起。有如雪瀑般的发流经过纤细后颈,缀着细小成串的金黄铃花垂落在身后。

    清丽俊美的容颜上,细挺的鼻梁与花瓣般的薄唇,流露着些许雌雄莫辨的柔美之色,带有异族略微深遂的美感。他露出的肌肤看上去有如初雪,苍白、冰冷,犹如会融化于指尖轻触般地虚幻。

    一身暗夜般深沉的黛黑寒纱袍,华服繁复层层,将他簇拥得宛如妆点纤丽人偶般。

    织入细腻银丝的黑纱袍长襬曳地,随着灯笼中微小的烛火游移,细闪着点点繁星芒泽,隐约透出底下象牙紫白长袍上,覆满的生动凤蝶纹样。

    ──他是生而堕入鬼籍的鬼组之人。而今,狱雪为鬼,为刺客,名号黑琥珀。

    银针雪绒般的睫毛圈画着,一双眼尾微微上挑的菖蒲紫色眼眸。蝶翼般的羽睫,轻盈地在苍白脸颊投下浅薄的阴影。

    罕见的浅紫银白长发与浓紫眼眸,皆昭示着其为流有雪螳大蛇异族之血者的身份。

    狱雪等待着接见之刻来临,他半敛着的紫眸中,没有亮光亦没有分毫能让人掌握的情绪起伏。

    铃铛轻轻地清脆声音,在周围的廊道回响着,由远而近地传入此间。听见铃声,他静静地眨了一下眼眸,不久后绘有暗鬼纹的纸门,由侍者自两侧展开。

    ──他终于得以拜见那位大人。

    狱雪将放置在左侧的佩刀雪霄焉,移至身前。

    他双手指间并拢、指尖相触地置于刀鞘上,恭敬地俯身,伏首将额头贴上指尖,启唇宣誓:“吾为黑琥珀,今时今日起,将为您的人、您的刀刃……至死不渝。”

    完美的仪态与谈吐,不疾、不徐、不卑、不亢。

    现年二十一,狱雪于杀戮修罗之战中,获得一百完胜,正式列等鬼席,承继暗鬼阵牙第十九席。获封名号“黑琥珀”。

    他是暗鬼阵牙的锋刃,而今起矢言效忠于眼前之人。

    为其化作净恶之刃,斩断罪孽,封印邪器,生死为鬼永无二言。

    ──不为人世所见之人,步入鬼云州者,转生为修罗鬼剎。

    ──再奉献于人,净恶以杀生献生,运转暗鬼阵牙。

    。

    第一章、黑琥珀出

    “可恶!”

    冰霜刃风凌空一斩,冰裂爆响声传入耳中的瞬间,镶嵌透净琉璃的雕花木窗化为碎片飞散。黑袍人影纵身一跃,从窗户破口跳进室内。

    寒风流窜,破洞外还在飞翔着的巨鸢蓦地缩小,成了点细小银亮星光飞向黑袍之人,微光一闪化做道细银环,圈绕在黑袍之人纤细的颈项上。

    高绑而起的黑发划出一道墨色流光,发丝在雪白如瓷的脸颊边落下。来人正是狱雪,将一头醒目发丝染做墨黑,现今其如鬼神般可怖的传言纷飞,声满天下的鬼云州刺客──黑琥珀。

    只见纤瘦有力的身躯,包裹在漆黑袍服之中。他一双浓紫双眸半敛着,薄唇轻抿,冰冷灵丽的容颜上,毫无情绪波动,有如无人操纵牵线人偶一般,淡漠无神。

    “十九哥?怎地又破窗?我没上锁呀!”殷小骨听见狱雪的怒喊之际,根本不及阻止,对方便已破窗而入,这下只好头疼地看向满地惨状。

    狱雪一如往常无视着殷小骨的废话,他伸出左手,轻触圈在颈子上的银鸢环,依然沉默不发一语地思考着。

    论起食衣住行,狱雪可说是非一流不用,又是个暴力的惯犯,弄坏东西全当家常便饭,总想花钱了事。这回毁坏建筑,又得花上不少银钱来修缮。

    头痛的殷小骨摇着头,就想开口再念念,自己这哥儿的不良举止,倏地一抹浅淡有些似梅花的香气,却飘过他的鼻尖。

    “哥儿,你这是受伤了?谁?怎么可能有人打伤你?”

    殷小骨惊愕地张大了嘴,慌张地将装着凉果的托盘,放在一旁桌上,赶忙从储物手环中取出五、六种伤药,向着还半跪在地上的狱雪冲了过去。

    “滚。”狱雪眉头轻挑,扬手掀起一阵冰风。

    只觉一阵冻寒之风扑面而来,殷小骨连忙护住周身,内心不住苦道,自己这哥儿不止不靠谱,今个儿脾气,还特大、特大的……

    被强风碾到别间的殷小骨抹去满脸冰渣,睁眼便望见被白晶冰霜封住的门扉。

    “十九哥,也别光是火我,能让我办什么事儿?先说一下行不?哥儿?十九哥?要吃点什么不?”殷小骨推搡了几下,果然打不开的门,他苦恼地摇摇头,继续契而不舍地呼喊着。

    听见这声音时,狱雪正卷起了双手袖襬,在解开缠绕在手臂上的绷带白布。

    当白布一圈一圈地解开,红迹点点骤现之际,随着血痕浮现的梅花香气,混杂着铁锈气息,更加地弥漫在周围。这伤口还相当新鲜着,并且非寻常对象所伤,无法轻易愈合。

    狱雪眉头紧蹙,虽然此次并未失手,但光是大意地让双手受伤,便已足够打坏他的心情,这要是让鬼二那混账知道,还不给他笑死?诸多烦躁的想法,在他头脑中挥之不去。

    “十九哥?……要吃点什么不?”

    本想眼不见为净就好的狱雪额际青筋浮起,他叹了口气,转头向着隔壁,似乎靠在门上依旧喊个不停的殷小骨,吩咐道:“吵死了小骨,你个蠢货叫魂啊你?去准备药浴,黑云寺的方子双倍份量的。”

    “是的,十九哥!”

    殷小骨立刻充满活力地响应道,随即一阵脚步声,便往门外踏了去。

    见状,狱雪扯下双手伤口上沾黏着血液的布缎,而后取出白云纹的净愈符四张。他低声喃喃地念起灵咒、驱动真元灵力,指尖一抛,让焕发灵光的符咒悬空燃烧。

    四道雪白的火光转眼化为细线,向着双手上被暗器所伤的伤口飞窜而去。燃着白火的细线,分化为更多的莹白细丝,牵扯住鲜血淋漓的伤口,从两侧皮肤穿刺而过。

    眨眼间,夹杂着黑线的鲜血喷涌而出,细密光影交错相织地,将伤口缝合而起。

    咒毒已经逼出,这下便无有大碍。

    狱雪忍着痛楚直到符火消尽,才松开蹙起的眉头,轻呼一口气。他从怀中取出白帕,将皮肤上的血迹抹去。雪白的双手已经完好如初,见不着一丝伤口痕迹。

    符咒的灰烬落在地面上的瞬间,扬起一阵微风,连同地面上的血迹一道消失。

    弹指以灵火燃去稍早包扎伤口绷带,狱雪瞇了瞇浓紫色的双眸。

    窗户的破口吹入的风,正带走最后残留的花香,与些微的铁锈气味。这是雪螳族异族之血,特有的血液气味。当花香不复存在之际,狱雪感到安心了起来。

    他将目光投向左手背皮肤上鲜红的长尾凤蝶纹,他想着,这样就好了,就如同平常一般。

    。

    浴池的池面上,热气蒸腾氤氲。

    狱雪沉在温热的池水之中,两手环抱着曲起的双腿,他眼眸紧闭着,唇畔吐出了细小的气泡,披散的黑发,如缎飘荡在后背之上。

    哗啦哗啦地水声响起,狱雪从浴池的池面上探出头,他深深吸入一口气,伸手抹去脸上的水珠,顺势将湿透的墨黑发丝拨至脑后。

    浸泡药浴的时间足够了,这次的药效应该能顶个半月,狱雪半身出水倚在池边,在脑袋里一面估算着药效,他拿过放在一旁的温酒,以口就壶地饮了些许。

    一身雪白的肌肤,此刻浅浅泛着薄红,熟悉的药草方子,透着一股让人心神安定的味道,他偏过头嗅闻着手腕。药草的气息,果然借着偏热的池水,细细地沁入皮肤了。

    “哥儿,说真的你要是个女的……”

    走近的殷小骨放下堆有折迭方整衣物的木盘,他双眼专住地望着狱雪的脸,续道:“我肯定死心塌地追求你,你这脸,只要别开口,真是长得太好看了!”

    “……找死,没见过世面的蠢小鬼,哪来这么一堆废话?”

    躺在温度恰到好处的浴池中,狱雪脸也没抬,指尖轻拨水面,他弹指发出个水滴,殷小骨的额头咚地一响后,便肿了个小包。

    “十九哥!说好,我们动口不动手的!我才十二岁,正在长脑袋,要是这样笨了,岂不是,拖累哥儿了吗?小弟我心好痛啊!”殷小骨一脸痛心疾首地,捂着额头往后退了几步。

    闻言,狱雪翻过身趴在池边,以手支着面颊望着殷小骨,浅笑道:“那么,我就把你丢回鬼云州,让你去体验看看,百兽恶斗的洗礼,肯定能增长智慧的,你说如何?”

    殷小骨忍住翻白眼的冲动,登时,脸上堆起了个笑脸:“唉呦,我的好十九哥儿,这边是您吩咐,要排队采买的点心,您快尝尝!小的,这就沏壶好茶来……您稍候、稍候!最聪慧、听话、懂事儿的殷小骨,在此为大哥效劳!”立即,便把备好成盘精致的点心给端上了。

    “这样还差不多。”狱雪垂下眼眸,打量着各种花样的点心,白皙的指尖拎起其中一只,雪兔形样的糯团甜点,欣赏了两下,才放入口中。

    “哥儿,您慢些吃,茶这就来了!”见狱雪买账这次的点心,殷小骨转过身,便要滚去沏茶了。

    在殷小骨身后狱雪的嗓音,不紧不慢地传了过去:“把我的指环取过来,蛇鳞那枚。”

    “好的,十九哥!”

    端着茶回来的殷小骨,获得了狱雪从纳戒中取出的奇怪黑白熊偶,又绵又软毛呼呼的,有种呆憨老实的感觉,半人高的熊布偶,探查不到任何的机关……

    狱雪离开浴池穿上白袍,拿过布巾略略按了几下,尚还淌着水的发丝。他偏过头,一双浓紫眼眸望向那黑白熊布偶,透露出满意的神色,而后便慵懒地窝在长榻上,继续吃起了点心。

    “这是什么呀?哥,你花了多少钱呀这……”殷小骨两手抱着布偶,前额在熊的额头上蹭了蹭,内心有种说不出的感触。

    “喏,路上看到的。”狱雪舔了下沾着糖霜的指尖,一抬下颚,得意地说道:“给你拿去玩呗。”

    一瞬,诡异的波动,毫无预警地乍然而起。

    “十九哥!”殷小骨抬起埋在布偶里的脸庞,脸上掠过惊愕的神色。

    四周墙面地面震动着,是敌袭,殷小骨听见自己的心跳突地加速。

    这里是鬼云州在外的据点,位于苍渊山峰顶结界之中的洞府,没有结界之符契者,是绝不可能通行……狱雪的紫眸中闪过一丝凌厉,他在唇边竖起食指,要殷小骨噤声。

    眼眸直盯着异变乍起的方位,狱雪伸手摸向殷小骨后发,扯起他的衣领,悄声道:“往里间去,没我命令不许出来。”

    “……哥!”

    当殷小骨再次眨眼时,他发现自己已经被转送到后方的里间暗室,暗室的第二结界彻底启动,进入御敌状态。

    “不许妄动。”暗室结界之外,狱雪向暗室结界中的殷小骨传音道。

    面色泛白的殷小骨,怀里抱着黑白双色绒毛的布偶熊,无声地跌坐在地上。

    “这儿…有……奸细?有人背叛了?”殷小骨上稚嫩的脸庞上浮现杀意,倏地一双瞳仁黑白分明的圆润眼眸,忽地泛起红光,他苍白的双唇颤抖着:“……杀、要杀光,要全都杀光。”

    “小骨,不许妄动。”

    第二次,狱雪的传音,又一次在殷小骨脑中响起。

    这一回殷小骨眸中的红光散尽了,他清秀的脸庞上神色木然阴郁,齿间咬出格格的声响:“我相信十九哥……内鬼,也没什么,哥儿一下就会摆平了……”

    。

    暗室之外,战斗已然展开。

    狱雪瞇起双眸,反掌击向池面,高高溅起的水花凝做冰珠,发出破空之声射出,金铁相交之声响起。数十把瞄准狱雪袭来的飞刀,轨迹瞬间被冰珠弹开。

    霎时间,封锁狱雪后路的天罗地网便出现缝隙,他身影一闪脱出刀阵,轻手将银骨蛇炼自脚踝上取下,催动灵力注入,顿时巨大化的骨鞭闪过一阵浅紫流光。

    淌着水的黑发黏在颊边,狱雪赤│裸着的双脚,一步一步地迈开步伐,他开口说道:

    “姬商,你是在试探我的底线,想知道我能忍你几分?到何时?”

    一双紫眸瞇成了一道细线,狱雪的脸庞上带着森冷的笑意,薄花般的唇角轻抿:

    “……想看我,是否真会杀了你,是不?”

    狱雪转动手腕挥起刃鞭,残影四起夹带着狂烈的爆风,向着敌人袭去。

    此刻,敌在暗,我在明,而攻击便是最好的防御。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各位点击与收藏的小天使~(比心)

    《本文晋江独家更新》

    [推荐]基友的古耽→《天涯刃镇妖志异》

    作者:山倚晴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