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章 ,出发之前
    听到池墨生气,众人都不敢说话了,只能埋头吃饭,蒋渔随意的扒拉了几口,就回去自己的屋子里去了。

    “怎么了这是?”池冉看向蓝染。

    “我怎么知道啊。”蓝染耸耸肩,一脸的无奈。

    “我说的话你们都没有听到吗?我说吃饭。”池墨冷着脸说道。

    “池墨哥,这就是你不对了,人家是女孩子有心事是正常的,你这么严厉的对人家真的是不好啊,你看刚才那个姐姐都哭了,你不是还要让她做我们的同伴吗?要是你对同伴这样的话,人家怎么会乐意跟我们一起共事呢?”银苏语重心长对池墨说道。

    “蒋渔姐一向是很大大咧咧的,很少不开心,哥,你问都不问就斥责她确实有些过分了。”池冉弱弱的说道。

    “你们吃,我去看看。”池墨叹气一声,放下碗筷往蒋渔住的屋子里走去,

    屋子里,蒋渔莫名的觉得委屈的不得了,但是仔细想想,今天的事情确实不太对,她不该把自己的情绪给发泄到别人的身上,池墨教训的很对,要是她真的说了今天的事情的话,岂不是就真的成了她们口中的那样的人了?

    “回去的时候被人家说闲话了?”池墨站在门口看着正在揉自己的脸的蒋渔,公司里说蒋渔的闲话他也是听过的,蒋渔回去的时候又正好是下班的高峰期,蒋渔有她自己的原则,不喜欢依靠别人,他猜大概就是这个原因。

    “抱歉,我刚才失礼了。”蒋渔站起来对池墨说道。

    “唉,你还真是个奇怪的女人,就算是绑架都不怕,竟然还怕别人嚼舌根,你真是奇怪的人啊。”池墨走到了蒋渔的身边,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头。

    “有时候女人的嘴巴,比任何的刀枪都可怕。”被池墨的手拍了头之后,蒋渔莫名的感觉安心下来了,之前的难受也渐渐的消失了,蒋渔突然觉得其实池墨也还是挺暖的。

    “这么说也是有道理,不过作为我的助理,这点儿事情都克服不了的话可真的无能了。”池墨双手环胸,鄙夷的看着蒋渔。

    “果然暖男什么都是浮云。”蒋渔烟线的看着池墨碎碎念道。

    “我该说也都说了,今天晚上你要怎么消沉我都不管你,不过你要是耽误了明天的工作,我是绝对不会饶了你的,知道了吗?”池墨伸手戳了一下蒋渔的额头。

    “是,我知道了。”蒋渔收拾好心情,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笑什么,傻乎乎的。”池墨嫌弃的看了一眼蒋渔就走出了她的房间。

    餐厅里,刚刚趴在门上偷听的三只,听到池墨的脚步声,立刻冲回了餐桌边,装作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吃完之后你们三个把盘子跟碗全都刷干净,放回原位。”池墨走出门之后淡定的看了一眼装模作样的三个人,然后就转身上楼去了。

    晚饭过后,池墨的家里就安静了下来,池墨在泳池里,其他人都在各自房间的浴缸里休息,天空难得的放晴,散落了一地的月光。

    在某处的别墅里,一个靠在浴缸边上的男人正悠闲的看着新闻。

    “让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男人对身边站着的女人问道。

    “已经查清楚了,这次来的人正是池墨他们。”女人拿出手机看了一眼说道。

    “丽萨,即将见到老情人的感觉如何啊?”男人笑眯眯的看向身边的女人。

    “主人您说笑了,丽萨早就死在海底了,现在我可是纯种的人类,哪里来的什么老情人。”叫丽萨的女人一脸微笑的回到。

    “很好,不过我想要是池墨见到你的话,肯定会吓一跳的,毕竟他还一直以为是他害你们兄妹两个双双死去,但是事实上你们兄妹两个不过是借由我的巫术将灵魂转移到了人类的身体里从人类的肚皮里新生而已,这些年来,听说他一直都拒绝跟女人来往,你听了之后是不是很感动啊?”男人捧起浴缸里的泡泡,跟孩子一样捧在手里吹了一下,然后笑得很是好看。

    “主人您放心,我肯定会阻止他们的。”女人一脸坚定的说道。

    “恩,有你们在我很放心,话说回来,你哥又不在,是又跑出去过夜生活了吗?”男人的眼神在周围打量了一下之后问道。

    “请主人恕罪。”女人恭敬的低头。

    “无妨,无妨,他只要别耽误明天的事情就行,你也先去休息吧。”男人挥挥手让女人出去了。

    “是。”女人点点头,离开了浴室。

    女人离开之后,男人随手拿一边的飞镖,投向了对面的一个飞镖盘上,飞镖准确的扎在了钉在飞镖盘上的那张照片的上的人的脸上,而这个人正是池墨。

    “池墨,这次你也是注定赢不了我的。”男人邪魅一笑。

    夜晚很快就过去了,天色刚亮起来,蒋渔就醒了,睡了一觉精神抖擞的她决定今天早上做的丰盛一些犒劳一下昨天为她担心的几个人,她悄悄的穿好衣服出门,习惯性的往外面的泳池里看去,果然看到了池墨还在泳池边睡着,因为太阳还没有完全升起来,所以他还是半人半鱼的状态,悄悄的掏出手机拍了一张睡梦中的美男鱼的照片,满意的推门出去了。

    蒋渔转身去推门了之后,那个睡着的美男鱼立刻就睁开眼睛,看着蒋渔离开的背影唇角勾起了一抹笑容,在池子里游了一圈之后,鱼尾化成大长腿,一步步的走出了泳池,拿过来一边的浴袍穿好之后往楼上而去。

    蒋渔刚走出池墨家的门就撞见了白小星。

    “你这是刚起还是没睡?”蒋渔悄悄的绕到白小星的背后,恶作剧般的拍了他一下。

    “昨儿又熬了一个通宵,等我中午再找你吃饭啊,乖。”白小星一副就要昏过去的模样一边开门一边有气无力的对蒋渔说道。

    “你慢点儿啊。”蒋渔站在白小星家门口看着就像是梦游一般进了屋子里的白小星说道。

    “知道了。”白小星回道。

    “他真的没问题吧?”蒋渔一脸担忧的看着白小星跌跌撞撞的总算是进了客厅。

    见过白小星之后蒋渔就继续往前走,在这个别墅区不远的地方有一个早市,每天早上郊区的农户们都会带着刚刚采摘的蔬菜什么来这里摆摊卖,而且还有刚发打上来的新鲜的鱼卖,所以今天蒋渔打算去那里看看。

    早市并不远,蒋渔步行也很快就到了,蒋渔很快挑了几条还活蹦乱跳的鱼,再买了一些新鲜的蔬菜就拎着一堆东西往回走了。

    蒋渔回到池墨的家里的时候,池墨已经在客厅坐着喝咖啡看报纸了,见到蒋渔回来,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然后目光就锁定在了她手里拎着的鲜鱼上了。

    “虽然大早上的吃这个不太妥当,但是我想你们应该不会介意的奥。”蒋渔笑眯眯的晃了晃手里装鱼的袋子。

    “需要我帮忙杀鱼吗?”池墨一脸和蔼的问道。

    “好啊。”难得见池墨这么和蔼的蒋渔有些迟疑的点点头,仔细想想,她每次做新鲜的鱼的时候池墨好像总是很积极的帮忙杀鱼。

    池墨接过蒋渔手里的袋子,把鱼给放在了案板上,拿过一边的刀开始下手。

    “那个,你这么熟练的杀鱼是不是有些同类相残的嫌疑啊?”蒋渔一边洗菜一边问道。

    “这是淡水鱼。”池墨一脸认真的说道。

    “切,你们也搞地域歧视啊?”蒋渔一脸不以为然的说道。

    “啧。”池墨被蒋渔的话气的手一哆嗦,刀差点儿落在自己的手上,他一脸不爽的瞪了一眼蒋渔,蒋渔乖乖闭嘴做饭。

    有了池墨帮忙处理鱼,厨房里很快就飘出香味来了,而此时正好是蓝染,池冉,银苏他们三个起床的时间,最为嘴馋的蓝染闻着味道就跑下来了。

    “小渔渔,小渔渔,你又做的什么好吃的?”蓝染一脸兴奋的冲了下来。

    “今天有鱼,这是早上刚刚捞上来的鱼,很新鲜的奥。”蒋渔笑着把锅里的鱼盛到盘子里。

    “啊,蒋渔姐,你终于满血复活了,太好了。”池冉跟银苏也走了下来,池冉看着在厨房里忙碌的蒋渔一脸开心的说道

    “今天要做正经事儿,可以允许你多吃点儿。”池墨放下手里的报纸,淡定的走到了餐桌边坐下,一脸期待的等待着吃鱼。

    “啊,哥,你今天实在是太开明了,真是爱死你了。”池冉一副开心到飞起的样子。

    “没出息的,吃个鱼而已就开心成这样了。”银苏一脸鄙视的看着池冉说道。

    “我跟你说啊,蒋渔姐做的鱼可好吃了,你要是再说我,我今天就不让你吃了,你信不信?”池冉气呼呼的对银苏说道。

    “幼稚。”银苏嗤之以鼻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