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章 ,开战
    秦汉看到池墨这么淡定自若的跟他打着招呼,脸上有一闪而过的冷笑。

    “牧丽莎,牧冶,既然你们两个都已经活过来了,就应该早点儿告诉我,我们一族的水晶棺可不是用来保存垃圾的,你们说是吗?”池墨淡定自若的冲丽莎跟牧冶微笑着说道。

    “池墨,当年你没用,救不了我们两个,是少爷救了我们,给了我们能在烟夜中行踪的双脚,我们让你对着我们的尸体忏悔有什么不对啊?”牧冶拿枪指着池墨,韩青一个闪身来到了池墨身前,微笑着握住了那把枪,硬生生的把枪身给弄弯了。

    “两个背叛了族群的人有什么资格留着尸体呢?”蓝染冷笑一声。

    “就是,你们两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池冉说道。

    就在两方用特别的方式叙旧的时候,蒋渔敏锐的发现门打开了,有一个女孩子从门外探进头来,她一脸担忧的看着屋子里的情况。

    “你看什么呢?”银苏见蒋渔有些心不在焉,立刻问道。

    “那边的女孩子是这家里的人吧。”蒋渔指着门口探进头来的女孩。

    “你别出声,跟我来。”银苏跟蒋渔站在最后面,前面有池墨他们挡着,所以他们移动向门口而且不被发现并不困难。

    蒋渔跟银苏很快就来到了女孩的面前,女孩有些胆怯的看着他们两个。

    “你别怕,你要进来吗?”蒋渔微笑着问道。

    “秦汉说不准我进来,会受伤的。”女孩可怜兮兮的说道。

    “放开她!”此时秦汉那边也已经发现了蒋渔跟银苏靠近了女孩,秦汉一脸紧张的迅速的移动到了蒋渔跟银苏的身边,一手拉过女孩,另一只手拿着一把款式颜色都很是诡异的匕首冲着蒋渔的心房部位刺去,蒋渔第一时间就预判到了危险,想要反应,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身体动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匕首渐渐的靠近她的心房,就这这个危急时刻,池墨伸手握住了匕首,匕首很锋利,一接触到池墨的皮肤就立刻让池墨出了大量的血,而蒋渔此时也终于能动了,下意识的对着秦汉的手就是一脚,秦汉吃痛,匕首掉在了地上,而秦汉拉着的女孩似乎对这种血腥的场面很不适应,被吓得脸色煞白。

    “瑶瑶,不是让你乖乖的呆在地下室里不准出来吗?”秦汉果断的放弃了继续跟池墨纠缠,闪回了刚才他站的地方,很是愤怒的对女孩喊道。

    “地下室里面很烟嘛,我很怕啊!”女孩委屈巴巴的哭了起来。

    “好了,好了,不哭了,是我不好是我没有想到你怕烟,别哭了。”刚才还一副大魔王样子的秦汉见到女孩哭了立刻就慌张的像是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一样,手足无措的哄着女孩。

    “秦汉,有局外人在场,我不想跟你动手,你今天要是乖乖的跟我们回去的话,我可以保证不对其他人下手。”池墨的伤口仅仅是这一段时间就已经痊愈了,蒋渔则被池墨无意识的一直牢牢的抓着,生怕她再被伤害。

    “说的好听,就像你们那边没有局外人一样,那边那个女人我可没从她身上感觉到半点儿同类的气息,池墨,这么重要的任务,你带人类来,是不是不妥啊。”秦汉将瑶瑶交给了一边的丽莎保护着,继续跟池墨对峙。

    “不过是带你走而已,哪里算得上是什么重要的任务,你也太高看你自己了吧,巫妖。”池墨眸色一冷,凉凉的说道。

    “那好啊,既然你觉得这个任务不是很重要的话,那么我就给你增添一点儿难度吧,你们看这样好玩吗?”秦汉微微一笑,一拍手,周围出现了很多带着枪的人。

    “你以为就凭他们能保护的了你吗?”池墨不以为然的一笑。

    “池墨,你可别忘了,我可是知道怎么猎杀人鱼的,我告诉你吧,这种子弹是我这么多年来最完美的作品,只要中了一发,你们的自愈能力就会迅速的减退,然后活动开始变得迟缓,再然后你们就会死在这枪林弹雨中,浑身被打成马蜂窝一样,那个场面多美丽啊。”秦汉张狂的笑着。

    “蒋渔,待会儿,你跟韩青池冉一起,能猎杀人鱼的子弹不会有这么多,肯定有一些只是人类的子弹,你要尽快分辨出来那些不是人类的子弹,韩青跟池冉会解决掉他们。”池墨转头低声对蒋渔说道。

    “我?我不行的。”蒋渔有些懵了,不明白池墨为什么会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她来办,如果她分辨不出来的话,岂不是他们都要葬身在这里了,这就等于把他们的命都交给了她,明明平日里池墨最不相信的人就是她,为什么这个时候会把这个重担交给她。

    “相信你自己的直觉跟能力,这个任务除了你没人能做得到。”池墨对着蒋渔露出了安慰的笑容,看到池墨的笑容蒋渔哭了,她一哭,池墨愣住了,就在此时子弹已经开始四处乱飞了,池墨来不及安慰蒋渔,将她甩给了身边的池冉跟韩青,跟其他人一起跟秦汉的人在枪林弹雨中厮杀起来。

    蒋渔哭过之后感觉自己很是清爽,刚才被池墨扔出去的时候,她突然就一下子全部确定了专门对付池墨他们的子弹的位置,并且果断而迅速的在韩青跟池冉的耳边报出方向,她话音未落她说的人就已经失去了战斗力,很快屋子里的人都已经被清理干净了,蒋渔被韩青放了下来,有些脚软,刚刚打算找个人扶一下,脖子就一紧,她被人勒住了。

    “蒋渔!”池墨他们也发现了蒋渔被秦汉挟持。

    “这个女人很有意思呢,仔细看起来的话也有几分姿色呢,你说我要是当着你们的面把她毁了,你们会露出什么样子的表情啊?”秦汉对着池墨他们笑着说道。

    “是吗?那么要是把她毁了的话,你的能力是不是就会瞬间瓦解呢?”另一池墨从角落里走出来,挟持着刚才秦汉救下的女孩,而刚才站在原地的池墨恢复了本来的样子,变成了一直很没有存在感的焦颜的样子,而牧冶跟丽莎则是已经陷入了昏迷,被人无情的丢弃在了角落里。

    “秦汉,救我。”女孩在刚才受到了惊吓一直哭个不停。

    “池墨!你卑鄙!”秦汉呵斥道。

    “彼此彼此。”池墨冷冷一笑,但是却还是不由的担心的看向了看上去已经昏过去了的蒋渔。

    “交换。”秦汉一脸不甘心的说道。

    “同意。”池墨说话的时候手不知道在女孩的背后放了什么东西。

    看着池墨跟秦汉挟持着各自才人质互相靠近,蓝染他们有些跟不上现在的发展了,这好好的抓人,怎么就成了演电视剧一样的情节了?

    就在秦汉跟池墨就要靠近的时候,原本昏迷中的蒋渔突然动了,她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握住了刚才秦汉打算用来杀她的匕首,反手就向着秦汉扎去,因为离得太近,秦汉没法防备,被蒋渔扎中了手臂,他一吃痛,便放开了蒋渔,池墨迅速的把蒋渔拉到了身边,而蒋渔却突然像是疯了一样的也冲他扎去,池墨这才发觉不对,此时蒋渔虽然看起来是清醒状态,但是却双眼赤红,像是着魔了一样。

    “蓝染,带药了没有?”池墨趁秦汉受伤把他锁了起来交给韩青跟池冉,然后又把蒋渔拉住冲蓝染咆哮道。

    “什么药?”蓝染问道。

    “上次给她吃的那个镇定用的。”池墨控制着蒋渔的双手,蒋渔却还是不老实,一直在不停的重复一个动作。

    “哈哈哈哈哈,这就是报应,报应!”被锁起来的秦汉狂笑着说道。

    “蒋渔自己有带的,在她身上,等会儿我找找。”蓝染在蒋渔的口袋了翻了一遍之后终于找到了用纸包着的药,递给了池墨。

    “把秦汉带走,其他人先都关起来。”池墨拿着药,对其他人说道。

    “走吧走吧。”韩青他们很快就把屋子里的人都弄出去了,屋子里就剩下神志不清的蒋渔跟池墨还有刚才那个被池墨挟持的女孩三个人。

    “刚才是你对她动了手脚是吧。”池墨并没有喂蒋渔吃药,反而是把她打昏了,转头掐住了那个女孩的脖子,一脸冰寒的问道。

    “是我。”女孩突然诡异的笑起来。

    “刚才戏演的不错啊,占据了自己最爱的女人的身体,吃掉了她的灵魂的感觉如何啊?秦汉”池墨的手越发的用力,女孩的脸色却没有丝毫的改变。

    “不愧是我的老对手,不过,你觉得你把所有人都支出去之后你还是我的对手吗?”女孩,奥,不,是真正的秦汉冷笑着对池墨说道。

    “谁说只有我一个人的。”池墨一挥手原本陷入了昏迷的蒋渔突然清醒了过来,很是正常的走到了池墨的身边看着真正的秦汉。

    “不可能,她怎么可能摆脱我的巫术!”真正的秦汉不可置信的看着什么事情都没有的蒋渔。

    “听说过混血人鱼族吗?”池墨也冷冷一笑。

    “不可能,世界上根本没有混血人鱼族,这不可能!”秦汉咆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