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章 ,姗姗来迟
    池墨礼貌性的问话让伊莎开心的不得了,虽然心里很开心,但是脸上还是没有表现出来,她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算是认同。

    “最近一直都很忙,都没有问问蒋助理现在的情况如何了?她有没有留下什么阴影?”伊莎对池墨问道。

    “她很好。”池墨拿了一杯酒喝了一口,一边的蓝信眼尖的看到了池墨的动作,他们这些经常跟着池墨的人都知道池墨很少喝酒,要是池墨跟人家说话的时候喝酒了,就只能说明池墨对这个人很不耐烦了,他们就要想办法让池墨脱身了,蓝信的大脑此时飞速的运转着,眼睛飞快的扫过在自己身边经过的各位商界大佬们,盘算着,用谁做借口的好,正在盘算着的时候,他老远就看到白小星带着他的秘书出现在了门口,他眼前一亮,计上心来,白小星的影响力自然不用多说,再加上整个圈子里的人都知道他们公司又刚刚跟白小星他的公司签了合作案,跟他去打招呼是天经地义的。

    “总裁,那边白先生来了,我们要不要去打个招呼。”蓝信选定了是白小星之后,装作一脸慌张的样子来到池墨身边在他的耳边小声的说道。

    “知道了。”池墨听到蓝信的话,抬头望门口看去,果然看到了白小星的人影,白小星很少参加这种宴会,所以今天来的多半人都不认识他,他进来只是跟陈总打了个招呼就随意找了个地方坐下了,认识他的人想要跟他聊几句都会被他的秘书给委婉的拒绝,池墨有些不明白,要是白小星不想要跟人应酬的话,为什么会来?他可不信他是冲他跟陈总的面子,陈总这个人虽然很好说话,但是从未听说过跟白小星有什么来往,而他,就更不用说了,上次闹得那么僵,要不是这次派了蒋渔去谈合作,估计别人连星辰的们都进不去。

    “既然是白先生来了,那你就快过去吧,别怠慢了人家。”只要是圈子里的人都知道白小星的重要性,一般人都会把他优先放在第一位上的。

    “失陪。”池墨带着蓝信迅速的闪人,往白小星那边而去。

    白小星进了会场跟陈总打了招呼之后就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喝酒,秘书尽职尽责的帮他挡着那些想要趁这个机会来跟他套近乎的心怀不轨之人。

    “白先生今儿能赏脸真是荣幸啊。”池墨作为陈总的合作伙伴,也算是这场宴会的主办人之一了吧。

    “你想太多了,我今天来这里绝对不是冲你,我也没打算跟你握手言和,所以,你要是想要躲个清净的话就在这里坐着,我们互不干涉就行。”白小星很果断的对着池墨说道。

    “好。”池墨对白小星的态度很是不满,但是他只是嘴里说的难听一些,他也不是什么小家子气的人,就当做没听到就好了。

    此时,韩青拉着蒋渔去收拾了一下之后,正在往这边赶来的路上。

    在宴会现场,此时已经到了跳舞的时间了,作为今天的主人陈总自然是要跳第一支舞了,而池墨作为陈总的合作伙伴自然也是逃不开跳舞的命运了。

    “韩青还没到?”池墨一会儿工夫已经换了好几双手套了,蓝信业务不熟练,有时候跟不上池墨的动作,弄得池墨很是尴尬。

    “刚刚我给他打电话,他说已经在大门口了,他跟蒋渔大概还有两三分钟就能进来了。”蓝信看了一眼手表对池墨说道。

    “让他们快点儿。”池墨看着陈总的那支舞已经接近尾声了,有些烦躁起来、

    此时已经停好车,正往这边而来的韩青立刻就接到了蓝信的电话。

    “喂,韩青啊,你们来了没呀?赶紧的来救场子啊,很快就要轮到我们家老大了,你们一直没来,我们老大都快要暴走了喂。”蓝信对着韩青说道。

    “放心,赶得上。”韩青说话间就拉着蒋渔走进来的大门口了,此时陈总跟陈总夫人的舞刚刚好停下,众人起哄着让池墨也跳一曲,因为池墨没有带女伴来,所以周围的女人都等着池墨的邀请。

    “池总,要不你赏个脸,跳一曲?要是没有舞伴的话,你可以从在场的这么多的女士里面选嘛。”见池墨迟迟没有动静,陈总以为池墨不想要跳舞,于是也开口劝道。

    “不用了,我这次带女伴来了。”池墨微微一笑,大步往门口那边走去,此时伊莎跟她的秘书也是站在这个方向,伊莎见到池墨往这边走来,自然是认为池墨是来请她的,刚刚打算把手递出去,结果池墨就直接从她身边过去了,迎向了刚刚进来的韩青跟蒋渔。

    “哎呀,原来是蒋助理啊,蒋助理你今儿可是来迟了啊,待会儿可得自罚三杯奥。”陈总笑着跟蒋渔打招呼。

    “我们迟到了,自罚三杯是应该的,就是陈总您别舍不得您的好酒就行了。”这种场合蒋渔也陪着白小星参加过很多次了,该说什么该做什么,该怎么开玩笑,她都很清楚。

    “舍得舍得,自然是舍得了,来来来,我就不打扰你们了,赶紧的开始吧。”陈总笑着把地方让了出来,一挥手,音乐就响起来了,第二曲是华尔兹,池墨跳的不错,蒋渔没怎么学过,在池墨的带领下勉强算是能唬住别人。

    “看在在花香岛上玩的挺开心啊,都乐不思蜀了,我跟你说过我最讨厌迟到的人了吧?”一边跳舞池墨一边跟蒋渔说话。

    “这不能怪我,谁让车子自己的坏了的,你自己的车出了问题,跟我没有关系。”蒋渔壮着胆子顶嘴道。

    “还敢顶嘴了?这个月的工资是不想要了是吧?”池墨眉头一皱。

    “总裁,我错了。”蒋渔很没有骨气的立刻服软。

    “待会儿看你表现再决定要不要原谅你,还有,有空的话去把华尔兹给我学会,下次再踩我,我可是不会这么轻易的饶了你的。”被蒋渔踩了好多下了的池墨对蒋渔威胁道。

    “那血华尔兹的学费能报销吗?”蒋渔弱弱的问道。

    “这些事情去找财务部的问。”池墨对蒋渔这个财迷真的是无奈了。

    “好嘞。”蒋渔灿烂的笑着,嘿嘿,她跟财务部的部长关系还不错呢,肯定能报销。

    一边的伊莎看到池墨跟蒋渔两个人有说有笑的模样,整个人都要气炸了。

    “总裁,您没事吧,您看,我早就说了那个蒋渔不是什么好东西,您还不信我。”伊莎的秘书在伊莎的耳边小声的说道。

    “就算是这样,也不能做违背道德的事情,我伊莎还不是那种为了争男人而会不择手段的人,我想要的我都会通过我自己的努力,堂堂正正的得到,我不允许再有跟上一次那样的事情发生,这次是万幸蒋渔没事儿,要是真的有事儿的话这个责任是你担着还是我担着?”伊莎回头对着自己的秘书教训道。

    “总裁说的是,是我考虑不周,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总裁您放心,以后绝对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伊莎的秘书一脸诚恳的对着伊莎说道。

    “好了,知道自己错了就行了,我也不跟你说别的了,你只要记得做什么事情都要堂堂正正,清清白白的就行,我不求你出淤泥而不染,你只要离着那团淤泥远一些就行。”伊莎若有所指的对着自己身边的秘书说道。

    “是。”伊莎的秘书点点头,沉默着不再说话。

    此时,池墨跟蒋渔两个人终于是跳完了,池墨带着蒋渔去跟陈总说话,陈总一直都很看好蒋渔,跟蒋渔说话的时候也比跟池墨说话的时候更加的和善。

    “那既然是道歉,说好的三杯,可不能不喝啊。”陈总一挥手让人端来三杯白酒,酒用上好的白瓷酒杯装着,杯子的是一丛青竹,线条流畅,姿容优雅,跟这个热闹的地方格格不入。

    “恩,好酒。”蒋渔端起其中一杯在鼻子底下一过就知道是好酒,应该是上好的竹叶青。

    “可不是嘛,这可是我珍藏多年的好酒啊,就等着你这个酒友来喝了。”陈总一脸开心的对着蒋渔说道。

    “陈总,是这样的,蒋渔前些日子受了伤,不能多喝酒,所以剩下的这两杯我替她喝了。”就在蒋渔把第一杯一饮而尽的时候,池墨端起了第二杯。

    “行行行,既然受伤了那就别喝太多了,免得影响身体。”陈总倒是个很好说话的人,听到池墨这么说立刻几同意了,估计是怕自己好不容易找到的酒友就这么没了吧。

    蒋渔出现之后就解脱了的蓝信跟韩青一起靠在一边的柱子上看戏。

    “我说,蒋渔的伤还没好吗?”蓝信问身边的韩青。

    “我问过小渔,小渔说早就好了。”韩青笑着说道。

    “那你说咱们家老大这算是编瞎话了吧”蓝信兴致勃勃的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