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章 ,韩青的警告
    苏正浩听到池墨这番话之后眉头一皱,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刚刚蒋渔离开的方向。

    “怎么?苏先生对我的话有什么异议?”池墨看着苏正浩问道。

    “刚才小渔说她不住在这里,你又凭什么说她是你的人?哪怕是你们是男女朋友,只要你们没有结婚我就还有追求她的权利,你这么早就在威胁我了,是不是对自己不自信啊?”苏正浩一脸笑意的看着池墨,其实他承认刚才他被池墨吓到了,毕竟池墨的气场强大道可怕。

    “呵,不自信?那还真是抱歉啊,我这个人啊,经常被人说自信过头,我警告你,是看在你是我们公司的业主的份儿上客气一下,要是你觉得不需要跟你客气的话,我随时可以告诉你什么叫做实力的差距。”池墨被苏正浩的话给逗笑了,真是好久都没有遇到苏正浩这种自大又卑微的男人了,有些意思。

    “你们公司的业主?”苏正浩皱眉。

    “要是不知道的话,去你的购房合同上看看详情吧。”池墨随手拿来一张名片给了苏正浩之后,转身就要走。

    “你?”苏正浩被名片上的“ea公司总裁”几个字给深深的刺激道了。

    “另外,之前你说蒋渔跟你说不住在这里的事情,我认为没有人会跟骚扰自己的人说自己的住在什么地方的。”池墨停住了脚步,回头说了一句就走进了自己的家里。

    “该死的!”池墨家的门关上的声音让苏正浩回过神来。

    池墨走进了自己的屋子里,来到客厅坐下,等着蒋渔来跟自己解释一下苏正浩的事情。

    “蒋渔,出来。”等了大概十分钟的池墨终于不耐烦的开口了。

    “您找我?”听到池墨开口了,蒋渔立刻就迅速的出现在了池墨的面前。

    “解释一下。”池墨淡淡的看了蒋渔一眼。

    “我发誓,我真的跟他不熟,是他非要叫我小渔的,之前我见到他都没有认出来他是谁的,我就是上学的时候玩游戏输了跟他去告白过一次,而且他还拒绝了,我全程都是面无表情的说完的,然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过交集了,谁知道这么多年了再次遇到他,他会又提起当年的事情啊,这件事情很多我的同学都知道的,啊,白小星当时也在场,您要是不信的话可以去问问他啊。”蒋渔一脸诚恳的对着池墨把当年的事情和盘托出。

    “算了,这是你的私事,我不过多的去过问了,但是要是再打扰我,我可就不给你留面子了。”池墨听了蒋渔的话之后皱起了眉头,上次蒋渔被人弄去无人岛的事情刚刚平息,他让韩青查幕后主使也只查到了几个小人物,而此时一个跟蒋渔认识但是却不熟悉的人却如此突然的出现在了蒋渔的周围,这件事情越想越可疑,看来需要好好的查清楚了。

    “是”蒋渔见逃过一劫,轻轻的疏了一口气。

    “回去休息吧。”池墨挥挥手让蒋渔回去。

    “那您也早些休息。”蒋渔很迅速的消失在了池墨的视线里。

    夜晚很快就过去了,次日清晨,蒋渔跟往常一样的起床做饭,而池墨也跟平日里一样摆着大爷的样子非得蒋渔去请才下来吃饭。

    吃过早饭收拾的差不多了之后蒋渔跟池墨依旧由韩青来接他们上班,不过今天路上安静了很多,蒋渔不敢说话,池墨还在想事情懒得说话,韩青也找不到话题,索性就三个人一起沉默了。

    车子顺利的来到了公司,停车,上电梯,进办公室上班。

    “小渔,昨天下班之后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么?”池墨进了办公室之后,韩青终于找到了机会开口。

    “也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啦。”蒋渔正在忙活着自己的事情,头也不抬的对着韩青敷衍道。

    “小渔,你已经加入了我们的公司,有些不客气的话我也先说在前头,我希望你能好好的听我说话,可以吗?”韩青按住了蒋渔的手,伸出手指挑起了她的下巴。

    “恩,恩。”蒋渔有些茫然的看着韩青。

    “跟着总裁工作这么久了,恐怕你也已经看出来了吧,其实总裁是个表面上毒舌傲娇内心里温柔善良的人对吧。”韩青用一种蒋渔从来没有见过的眼神看着蒋渔,那种眼神很可怕,明明毫无杀气,但是却让人冷到骨子里。

    “恩,我知道。”蒋渔点头

    “很好,不愧是我看中的人,当初我千方百计的安排你住进总裁的家里,就是希望他身边能有一个懂事又不太过懂事的人跟着,能让他喘口气,我的工作只是保证他能正确的高效率的完成族里交下来的任务,照顾他的情绪是我自己的爱好,不过我的主业毕竟是监视一样的性质,他不能完全对我敞开心扉,所以我把你找出来了,说句实在话,在让你正式加入我们之前,我对你的实力确实是有所怀疑,但是我找你来不是做伙伴而是照顾他的,所以我并未对你的能力多做评价,你明白吗?”韩青用那种可怕的眼神看着蒋渔,最后唇角勾起了一个让蒋茹不由得颤抖的诡异笑容。

    “那你到底想说什么?”蒋渔弱弱的问道。

    “我就是想提前告诉你一声,你存在的意义,要是你成为了造成总裁工作能力下降的因素的话,我会毫不犹豫的把你给清除掉。”韩青笑着拍拍蒋渔的肩膀。

    “我有什么地方阻碍了总裁的工作吗?”不知道为什么刚才那么紧张的蒋渔此时竟然变得异常的平静或者应该说是冷静、

    “现在倒是没有,你做的很好,甚至可以说你做的很出色,无论是跟总裁身边的人的关系处理还是工作的效率都让我很满意自己当初的选择,只是我觉得需要提前告诉一下你这些事情,让你明白,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以免以后撕破脸不好看,知道了吗?小渔?”小渔两个字落下的瞬间韩青那种可怕的眼神猛然消失,只是一瞬间,刚才让人冷到骨子里的韩青就消失不见,他又恢复了蒋渔记忆中的样子。

    “知道了。”听过了韩青刚才的话,蒋渔突然有些害怕韩青了,这个人实在是太可怕了,平日里那么的温柔和善,刚才又那么的让人毛骨悚然,她都有些想要远离他的冲动了。

    “好了,刚才的话就忘记好了,我们依旧可以做好朋友的。”韩青微笑着走去了自己的办公桌那边去工作,留下蒋渔一个人在原地愣着。

    总裁办公区的外面,刚刚打算来跟池墨汇报情况的蓝信刚好看到了刚才蒋渔被韩青威胁的那一幕,他脸色一变然后悄悄的离开了总裁办公区。

    早晨的风波过去了,很快就到了午饭的时候,今天向来节俭的蒋渔没有去食堂吃饭,而是反常的去了外面的餐厅里面去点了几个菜。

    “怎么了?向来节俭的你今天怎么舍得出来吃饭啊?”蒋渔坐下等着服务员上菜的时候,蓝信就坐到了她的面前,一脸笑容的问她。

    “偶尔也要犒劳一下自己。”蒋渔淡定的说道。

    “我看你是不想要看到某人吧。”蓝信笑着问道。

    “你刚才也看到了吧。”蒋渔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刚才她有看到总裁办公区外面一闪而过的一个衣角,现在蓝信又出现在她面前这么问,多半她看到的那个人就是他了。

    “小渔渔你总是这么敏锐,我会很伤脑筋的。”蓝信依旧笑意盈盈的对着蒋渔说话

    “平时的时候他也是这么跟你们说话的吗?或者说你们也都曾经有幸受到过他这么和善的指导跟警告吗?”蒋渔开门见山的问道。

    “这倒是没有,我们都是同族,老大最讨厌他威胁同族了,而且我们跟老大虽然看起来关系亲密被委以重任,但是实际上我们几个就是打工的而已,并没有跟老大有太多的交集。”蓝信一边拿来了菜单叫来了服务员点菜,一边跟跟蒋渔说道。

    “那我实际上也是个打工的啊。”蒋渔一脸忧郁的托着脸抱怨道。

    “你跟我们没法比啊,你看,你不是我们的同族,但是却能得到老大跟韩青的新任,上任还没有满半年就已经正经的加入我们一起执行任务了,这是从来没有过的先例啊,这种先例可不是韩青能安排的了的,这事儿是得看老大的意思,说明白点儿的话,就是说你其实在老大的心中有一个跟我们跟韩青都不一样的特殊位置,至于这位置有多特殊,恐怕就连老大本人都不是很清楚吧,毕竟老大在这方面不是很擅长呢。”蓝信捧着杯子对蒋渔头头是道的讲述着,

    “我觉得我很普通啊。”蒋渔无奈的说道。

    “哎呀,小渔渔你安心好了,韩青那个人啊,他就是那样,他要是现在没有对你怎么样的话,以后也不会再对你怎么样了,你就把他今天的话多记在心上,然后跟他相处的时候该怎么样相处还是怎么样相处就行了,没必要太过紧张的。”蓝信笑着对蒋渔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