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 ,寂寞了
    蒋渔安静的坐在一边看着蓝染摆弄着他的瓶瓶罐罐,直到外面的门响了,原本走了的蓝信回来了,他手里还拎着一堆菜,他对着蒋渔招招手。

    “怎么了?”蒋渔走到蓝信面前。

    “拜托你给他做顿饭,他一开始研究就总是忘记吃饭,厨房在那边,麻烦你了。”蓝信难得的很正经的对蒋渔拜托道。

    “其实你还是很关心蓝染的是吧。”蒋渔接过蓝信手里的东西,跟着蓝信去了蓝染家的厨房。

    “我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一直都是他在养着我,护着我,虽然他一做研究就会忘记我,有时候都让我饿一整天,但是只要他没事儿的时候都会陪着我,虽然他很啰嗦,也很严厉,但是对我来说他是兄长,也是父亲,我怎么会不关心他。”蓝信一边帮蒋渔打下手一边说道。

    “你倒是挺坦诚的,你还好,虽然没有父母了,但是起码还有兄弟姐妹。”蒋渔落寞的笑着对蓝信说道,每每听到别人跟她说起跟家人的事情的时候她都很是羡慕,她一直都是一个人,想要跟家人闹别扭都没有机会。

    “小渔渔,我不是故意的。”蓝信看到蒋渔落寞的笑容,就知道自己勾起蒋渔的伤心事儿了,蒋渔是个孤儿,听说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是了,他应该好好注意自己的言行才是啊。“没关系,这么多年了,我早就习惯了。”蒋渔勉强的笑了笑,埋头切菜,而一边的蓝信也不敢再说话了,生怕再说错话。

    “小渔渔,今天白总似乎有些不对劲啊,他没事儿吧?”蓝信还是忍不住找了个话题。

    “大概是吓着了,没什么的。”蒋渔想起今天白小星的态度就有些难受了,认识这么多年了,他从未这么对待过自己,她今天是不是做错了呢?

    “奥奥”看到蒋渔的情绪不对劲儿,蓝信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嘴巴子,这张破嘴啊,怎么又挑了一个敏感的话题问呢。

    “恩,还是小渔渔的手艺好。”菜刚刚下锅,沉浸在研究中不可自拔的蓝染就顺着香味过来了。

    “多谢博士的夸奖了。”蒋渔笑着说道。

    “这是事实不是夸奖,小渔渔你真的手艺特别好的。”蓝染笑呵呵的对蒋渔说道。

    “为了吃的这么没节操也是够了。”蓝信鄙视的看了一眼蓝染。

    “用你管,有本事儿待会儿你别吃啊?”蓝染白了一眼蓝信。

    池墨家这边,池墨坐在客厅里看着空荡荡客厅突然有些不习惯了,平日里在哪里都能听到蒋渔的声音,她一不在家,家里就好像突然失去了颜色一般的寂静,他有些不适应了。

    “哥,你怎么自己在家啊?蒋渔姐呢?”池墨正坐在客厅里胡思乱想的时候,因为无聊提前结束了摆摊的池冉跟沈辛来了。

    “还没有回来。”池墨看了一眼池冉说道。

    “不会吧,蒋渔姐去了蓝染家还没有回来啊。”池冉略带失望的说道。

    “她去蓝染家?”池墨皱眉。

    “是啊,之前在学校里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情,正好就跟蓝染还有蓝信碰上了,他们就说一起走,我还以为他们会把蒋渔姐送回来呢。”池冉聪明的隐瞒了今天蒋渔被绑架的事情

    “各种各样的事情是什么事儿?”池冉虽然刻意的一笔带过了,但是池墨却没有打算让他这么糊弄过去。

    “没事儿啦就是蒋渔姐跟学长闹别扭了。”池冉还在的打哈哈,死活不说实话。

    “我应该教过你,不准撒谎。”池墨眼神一冷,冷飕飕的看向池冉,池冉是他弟弟,他随便一个动作他都知道他接下来是要去干什么,怎么会看不出来他在撒谎呢。

    “真的没什么的。”池冉硬着头皮说道。

    “池冉,我再问你最后一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事儿我自己查出来跟你自己说出来性质可就不一样了。”池墨眼神凌厉起来。

    “池总,你别逼他了,我替他说就是了,他不敢说还不是因为你今天打电话给他说让他保护好蒋渔姐,结果我们不在的时候蒋渔姐被绑架了,还把白先生牵扯进来了,他怕你生气才不敢说的。”沈辛挺身而出,替池冉说了出来。

    “绑架的人呢?”池墨看了一眼池冉,态度缓和了一些。

    “我不知道,我们过去的时候已经不在了,那时候场面很乱,光忙着救蒋渔姐跟学长来着了。”池冉小心翼翼的说道。

    “我知道了,你们回去吧。”池墨点点头,今天他去了那边,那边的人都在,所以对蒋渔有恶意的人或者说是有恶意的组织肯定不止一个,真需要好好的查清楚了。

    池冉跟沈辛两个人一起从池墨家出来之后,池冉才放心的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气。

    “还好没挨骂,刚才谢谢你为我说话啊。”池冉跟沈辛勾肩搭背的走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沈辛已经习惯了他的亲近,就算是他对他动手动脚他都能笑着跟他说话,这要是放在以前是根本不可能的。

    “你救过我那么多次了,我总是得报答你一下吧。”沈辛跟池冉两个人并肩走着往池冉家走去,沈辛在池冉家一直都住着,这段时间沈碧慕也一直没有出现,池冉也乐意有个人跟他作伴,所以渐渐的沈辛也把池冉当做了自己人,但是这种感觉却跟他对沈碧慕的感情不一样,不是亲情,也不是友情,或者这就是传说中的兄弟之情吧,起码现在沈辛还是这么想的。

    “说的也是。”池冉笑着点头。

    蓝染的研究室这边,蒋渔已经做好了饭菜,蓝染跟蓝信兄弟俩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吃了。

    “啊,我忘了,都这个时间了,还有舞蹈课呢,我先走了。”蒋渔看了一眼钟表,急匆匆的往外走。

    “小渔渔,我送你呗。”蓝信追出去。

    “不用了,就在这附近,很近的,我自己去就行。”蒋渔冲蓝信挥挥手,然后急匆匆的跑出了蓝染家的屋子,一出门她就撞到了一个胸膛上,蒋渔连忙道歉。

    “走路总是这么毛毛躁躁的。”头顶上响起一个一个熟悉的声音,蒋渔猛然抬头,看到眼前站着的人竟然是池墨。

    “总裁”蒋渔低着头不敢再去看他。

    “今天有舞蹈课是吧,我送你去。”池墨二话不说就拖着蒋渔进了车子里。

    蓝染家的窗边,蓝染端着碗跟蓝信两个人站在窗边看着被池墨接走的蒋渔,两兄弟放心的继续跟桌上的菜去较劲儿去了。

    舞蹈课的教室里,蒋渔第n次踩到池墨的脚,池墨额头上的青筋都要爆起来了。

    “总裁,我错了,”蒋渔弱弱的道歉。

    “算了,你跟着我走,别的不用听。”池墨对着蒋渔无奈的叹息了一声说道。

    “奥”蒋渔点点头,继续跳,没几步就有踩到了池墨的脚、

    “不是说让你跟着我的脚步吗?”池墨不爽的看了蒋渔一眼,蒋渔一脸惊恐的低头,

    “哎呀,池总,您别这么严肃嘛,你看吧人家小姑娘吓成这样了,跟人家跳舞的时候要温柔一点儿,带着微笑跟对方说话,您这么严肃,当然会把人家吓得手忙脚乱的啊。”舞蹈老师笑着对池墨说道。

    “不过池总这么帅的,就算是板着脸我也会幸福死吧,要不池总,我们跟你们换一下舞伴?让蒋小姐跟老师跳,我跟您?”跟蒋渔一起学舞蹈的一个女人走过来提议道。

    “蒋渔,你去跟老师跳。”池墨对着蒋渔说道,他其实也不太擅长跳舞,尤其是不擅长教别人跳舞,他也不想再被蒋渔踩了。

    “那我们?”女人惊喜的看着池墨,没想到她不过是一提,池墨竟然答应了,女人都要幸福的昏过去了。

    “我对你没兴趣。”池墨的一盆冷水把女人的幸福感给冲的干干净净的,一点儿都没有剩下。

    池墨说完之后就去了休息区看蒋渔跟男老师一起跳舞,这次蒋渔倒是跳的不错,只踩了老师一下,老师也很满意蒋渔的进步,两个人又练了第二遍,而一边的池墨却一直都盯着男老师放在蒋渔的腰上的手,总觉得那只手太碍眼了。

    “看来你进步的不少了,来,跟我再来一次。”蒋渔跟男老师跳道第三遍的时候池墨总算是按耐不住了,直接冲上去把蒋渔跟那个男老师分开。

    “额?”蒋渔有些怕的看着池墨。

    “以后你要陪同我参加的宴会很多,你当然就是我女伴,你不敢跟我跳,我让你来学跳舞的不就浪费了吗?”池墨尽量温柔的对蒋渔说道,他才不会说其实刚才他就是觉得那个男老师是在吃蒋渔的豆腐他才冲上来的。

    “蒋小姐,你放轻松,其实池总人还不错的,你是他的助理肯定比我清楚。”女老师安慰道。

    “恩,谢谢老师。”蒋渔深吸一口气,把手放在了池墨手里,池墨对着蒋渔彬彬有礼的微笑着,只一眼蒋渔就被这个笑容给迷得神魂颠倒了,连舞蹈是怎么开始的怎么结束的都不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