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章 ,潜移默化
    一舞结束,周围的人都响起了掌声。

    “很好,很好,跳的真美。”舞蹈老师由衷的感慨道。

    “唉?”蒋渔还有些不明所以。

    “看来不需要继续学了。”对于蒋渔刚才的表现池墨表示很满意。

    “不学了啊?我才上了两节课啊?”蒋渔被池墨拉出去有些茫然,哪有人让人学东西这么个学法的啊?

    “我觉得你完全可以自学成才了。”池墨拉着蒋渔一路走出了舞蹈教室,只留下一脸懵逼的两个舞蹈老师跟那个挑拨离间的女学生。

    “哎呦,池总,小渔,这么巧啊?”池墨跟蒋渔刚走出舞蹈教室没几步就遇上了伊蓝,伊蓝穿着运动服,身上还有汗味,显然是刚刚从舞蹈室隔壁的健身房出来的。

    “伊总好。”蒋渔客气的打了声招呼,就默默的挪动了脚步躲到了池墨的另一边,在此时此刻,蒋渔觉得还是池墨安全一些。

    “来健身?”池墨对于蒋渔的依赖很是受用,往前走了一步彻底的挡住了蒋渔,不让伊蓝靠近她。

    “是啊,刚刚回国也没有什么事情可做,就出来健身了。”伊蓝的眼神一直都停在蒋渔的身上,对于池墨的问话,他只是敷衍了几句。

    “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池墨见伊蓝一直都盯着蒋渔看,二话不说就拉着蒋渔果断的离开了伊蓝的视线。

    池墨的车里,池墨看着蒋渔一言不发。

    “怎么了?”相处的久了,只要是不在上班时间,蒋渔对池墨也不那么的拘谨了,见池墨一直都看着她但是不说话,她实在憋不住就问了出来,

    “我在想你长成这样为什么还能招惹这么多的男人前赴后继呢?”池墨一脸疑惑对着蒋渔说道。

    “是啊,我长得是不入您老人家的法眼,可是碍不住眼瞎的人多啊。”蒋渔没好气的说道。

    “我发现最近是越来越爱顶嘴了,是不是我对你太纵容了?”池墨板着脸戳了一下蒋渔的额头,蒋渔则是没心没肺的一笑,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知道池墨现在不过是跟她在开玩笑,并没有真的生气,池墨生气的时候也是板着脸,但是眼睛里却不会这么的平静,他生气的时候眼睛里就像是暴风雨中的大海一样的波涛汹涌,看着就让人禁不住的腿软。

    “对了,关于小辛的事情,到底要怎么办?”蒋渔问道。

    “沈碧慕的事情查清楚了再办他的事情也不迟,让他这段时间先跟池冉呆在一块儿,池冉身手尚可,他不会有什么危险。”池墨发动了车子专心的开车。

    “奥。”蒋渔得到了池墨的解释,也把心放回了肚子里,沈辛能有池冉那么欢快的朋友或许能让那孩子开朗一些,也是好事儿。

    池墨跟蒋渔很快就回到了池墨家,池墨一进门就发现屋子里有其他人的味道,神色严肃的把蒋渔护在了后面,小心的推开门,果然看到一个人正大大方方的坐在他家的沙发上悠闲的看着电视,那人一转脸,池墨就放心下来,来人正是从来都不喜欢走门的银苏小朋友。

    “奥,你们回来了啊,你们干嘛去了啊,我等好久了。”银苏看到池墨跟蒋渔回来了,笑着走了过来跟他们说话。

    “你来做什么?”池墨做了下来,蒋渔也跟着坐下了。

    “你以为我愿意来啊,我妈说舅舅一直都没有回去花香岛,她不放心,让我过来看看,我知道是你派人叫他来的,所以直接来找你了。”银苏毫不客气的对池墨说道。

    “银殇早就跟我辞行了,说要回去,我不知道他的下落。”池墨很淡定的说道,关于银殇的行踪,他是不能说出来的,这是约定。

    “这样啊,看来,直接来找你也是一无所获啊,那我就先走了,要是你有我舅舅的行踪一定要告诉我啊,拜拜。”银苏站起身来跑进了院子里,从院子里翻墙离开了池墨家。

    银苏走了之后没等蒋渔问话,池墨就转身上了二楼去了,蒋渔无奈的看了一眼池墨的背影碎碎念着去了自己的房间里了,今天难得的休假,她要再好好的补个觉了。

    二楼的房间里,池墨看着端正的坐在他面前的银殇,一脸的嫌弃。

    “你那是什么表情,我来你家是给你面子好嘛。”银殇被池墨嫌弃了一脸是不开心。

    “又去看过沈碧慕了?”池墨看银殇满脸憔悴的样子就知道他去了哪里。

    “那丫头真是固执的可恨。”银殇咬牙切齿的说道。

    “银怜已经派银苏来找你了,要是给她知道沈碧慕的事情恐怕就不会像现在这么好办了,毕竟银怜对待叛徒的手段你我可是都清楚的。”池墨给银殇倒了一杯茶,眼神犀利的看着银殇,

    “我知道了,我会在我姐找到她之前解决这件事情的,那是要清理门户,也只能是我亲自动手,你不准插手这件事情知道吗?”银殇喝了一口茶对着池墨说道,他很清楚一旦确定沈碧慕就是对面的人池墨就会毫不犹豫的清除她,就像是他对待秦汉那样,池墨从来都是个无情的人。

    “要是你能保证她不再兴风作浪的话,我可以卖你一个面子。”池墨搭着二郎腿,拿了一本杂志在翻阅。

    “迄今为止她也没有真的碍到你吧,你何必要赶尽杀绝?”银殇皱了皱眉问道,刚才池墨那话看似很宽容的,但是兴风作浪的定义他想怎么说都行,所以这个模棱两可的保证他才不会相信。

    “是他们先来招惹我的,这种时候该做什么该怎么做,该坚持什么该舍弃什么,我想曾经身为王族的你要比我清楚很多吧。”池墨淡定的翻看着杂志,一派轻松的模样。

    “你说的我都清楚,难道你就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饶他一命吗?”银殇拍桌而起,虽然对于池墨的无情他早有准备,但是他没想到池墨竟然真的会这么无情。

    “好了,不用说了,我知道该做什么该怎么判断,不用你来教我。”池墨放下杂志,看向拍桌而起的银殇,眼中闪动着的如同波涛汹涌的大海一般危险的气息。

    “我再说最后一次,要是你真的对她下了狠手我也绝对不会放过你的,你不要以为你还是以前那个无懈可击,毫无弱点的墨王,池墨,你跟人类走的太近了,被传染了一些无聊的习气,现在的你有太多的牵扯,你赢不了的。”银殇扔下话就从池墨的面前消失了。

    “弱点,我一直都有,不过你们不知道就是了。”银殇走了之后池墨自嘲一笑,将杂志随手一扔,躺在了沙发上闭目养神起来。

    池墨的隔壁,白小星正对着眼前的照片发呆,他今天回来之后就把那个女人给的照片全看完了,他发现照片上的人不止是池墨跟蒋渔,还有池墨身边的韩青,池墨的弟弟池冉跟今天见过的蓝家兄弟俩,他们几个都被清晰的拍到了鱼尾的照片,白小星对着这些照片愣了好久才缓过来。

    “老大,您这么早就回来啊?”白小星发呆的时候赵秘书过来了,他是来带走今天被蒋渔带来白小星家的狗的,一进门却发现白小星已经回来了。

    “赵秘书,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人鱼这种生物吗?”白小星把照片一收,没有让赵秘书看到这些东西。

    “我相信啊,这个世界这么大,既然有人类有动物有植物,那为什么不会有其他的生物呢?”赵秘书把狗狗牵过来微笑着说道,赵秘书的年纪不大,虽然做事十分老成,但是他终究也还是一个少年,他的想法跟白小星不一样也是正常的。

    “好了,没事儿了,你先回去吧。”白小星挥挥手让赵秘书离开。

    “好。”赵秘书一脸疑惑的看着白小星,今天的老板很反常啊,他刚才牵着狗他都没有任何的反应,他来的时候他还在跟狗共处一室呢,莫非他老板已经克服怕狗这件事情了吗?要是真的就好了啊。

    “小渔渔啊,你说我到底该相信谁呢?”白小星看着桌上摆着的那张写着锦瑟两个字的名片,纠结的自言自语道。

    周末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一转眼天就烟了下来,楼上闭目养神的池墨一不小心就在沙发上睡着了,再睁眼的时候时钟已经显示六点了,下面蒋渔已经在忙活着做饭了,他从二楼看着下面忙碌的蒋渔,突然觉得要是一直都这样该有多好。

    “哥,你醒了啊,不好意思啊,我又来蹭饭了。”池墨正盯着蒋渔看的时候,又来蹭饭的池冉乐呵呵的跟池墨打招呼。

    “知道来蹭饭不好意思了,有进步。”池墨毫不犹豫嘴软的说道。

    “哥,你干嘛总是对我这么毒舌啊,我好歹可是你的亲生弟弟啊,真是的,弄得我好像是你仇人一样的。”池冉第n次抱怨自己家大哥的毒舌。

    “你这种家伙不用对你温柔”池墨走下楼,坐到了池冉的身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