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章 ,甜甜蜜蜜
    虽然池墨变得异常主动热情,但是奈何他对面这个可不是这样的,这才不过是一个动作而已,蒋渔就用一脸被吓到的表情看着池墨良久,最后终于开口说话了。

    “那啥,老大啊,虽然您的感情我明白了,但是一向狂霸酷炫拽的您突然这么热情,真的挺吓人的。”蒋渔一向是有什么就说什么的主儿,一句话说出来,把池墨给噎得脸色都变了,他到底是哪根筋不对看上了这个女人啊。

    “恩?”池墨不爽的眯眼看向蒋渔,看着蒋渔一脸无辜的表情,他最终还是放弃了发火的念头,无奈的捏了捏蒋渔的脸,好吧,估计这个女人就是上天派来治他的。

    “老大,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蒋渔并没有意识到池墨的脸色不对劲儿,只是继续追问她那个还没有得到答案的问题。

    “我瞎!”池墨咬牙切齿的说道,池墨感觉自己未来估计会被蒋渔给气死。

    “你去哪里啊?”蒋渔见池墨要出门,立刻问道。

    “去看看池冉,刚光顾着找你了,忘记他了,你乖乖个的呆在家里,别到处乱跑。”生气归生气,但是池墨却还是对蒋渔细心的嘱咐着。

    “知道了。”蒋渔脸色一红,乖乖的坐回去了,刚才池墨那句光顾着找你了,成功的戳中了她的少女心,她也总算是有点儿正常女孩子的反应了。

    “恩。”池墨看着蒋渔后知后觉的害羞,无奈的笑了一下,推门走出去了。

    池冉家里,池冉拖着半路上药劲儿又上来的沈辛一路跌跌撞撞的进了房间。

    “那个,你忍着点儿,我这就叫蓝染过来,他那里稀奇古怪的药最多了,肯定有办法帮你解决的。”回来的路上沈辛一直忍的很辛苦,他又不是傻子,没吃过猪肉总是见过猪跑的,再加上刚开始看到的一幕,很快就猜到了沈辛怎么了,他这是被人家下了药了啊。

    “不用,挨过去就好了。”沈辛扯着池冉的手不让他出去。

    “乖啊,这要是挨过去的话,你也就废了,我们这么好的兄弟,我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废掉呢?放心,我很快救回来。”池冉伸出另一只手去掰沈辛拉着他的手,一时不查却被已经开始神志不清的沈辛给压住了。

    “喂,沈辛,你别激动啊,我们可是兄弟啊。”池冉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个事情,想要推开他却怎么都没法成功。

    “你既然舍不得让我废掉,就帮帮我好了。”沈辛冲身下的池冉邪魅一笑,接着屋子里就响起池冉的各种怪叫跟沈辛浓重的喘息,声音持续了没多久就随着沈辛的一声低吼跟池冉的呻吟声渐渐的淡了下来。

    “看来,我这次确实来的有些晚了。”池墨跟站在没有关门的门口,看着衣衫不整的两个人,一脸淡定的说道,他们人鱼族对于伴侣的性别其实并没有特别的看中,毕竟他们种族庞大,所谓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历史的长河中每段记录中都总是会有那么几个不喜欢女性的异类出现,久而久之,他们对这种事情也就看开了。

    “哥。”被一直老实巴交的沈辛给压了的池冉,委屈巴巴泫然欲泣的看着还站在门口看热闹的池墨,大有池墨要是不给他报仇,他就要哭给他看的架势。

    “没出息的,你们两个,收拾好了到我家来。”池墨看着满地的衣服,实在是不忍心看下去了,直接转身走了。

    池墨前脚刚刚回家,气呼呼的池冉跟一脸无奈的沈辛就跟着来了,池冉一进门就哀嚎着捂着自己的腰跑到自己哥哥那边去求安慰了,不过池墨一个眼刀甩过去,他瞬间就不敢靠近了,没靠近但是却眼泪汪汪的看着池墨。

    “不就是被压了一次吗?下次压回来就是了,哭什么。”实在受不了池冉这个眼泪汪汪的样子的池墨没好气的看了一眼池冉。

    “哥,说的有道理唉,臭小子,老子要是不压回来,我就跟你姓,丫的,你知道我现在有多难受吗?你这个衣冠禽兽!”池冉听了池墨的话,眼泪立刻就收回去了,转头一脸威胁的看着坐在他对面一脸无辜的沈辛。

    “什么情况?”接着把饭做完了,准备上桌的蒋渔小声问池墨,

    “被压了。”池墨选了一个比较含蓄但是有够直白易懂的词语跟蒋渔解释。

    “啊!被谁?”蒋渔端着菜的手哆嗦了一下,然后兴致勃勃的看向池冉。

    “我。”沈辛弱弱的看向蒋渔。

    “小辛,你真是真人不露相,服你。”蒋渔对着沈辛一脸赞赏的点头。

    “蒋渔姐,你到底是站那边的啊,你不帮我骂他,你还夸他,你怎么能这样呢。”池冉仗着自己现在是最委屈的一个,他哥舍不得下手,也舍不得下嘴,就撒娇撒的满地都是。

    “我站池墨这边。”蒋渔坚定不移的站到了靠山这边,池墨笑着从厨房里端出来蒋渔做好的菜,满意的对蒋渔点头。

    “唉,不对啊,你们两个之间的相处方式有问题,有奸情。”意识到这个,池冉也顾不得腰跟某个见不得人的地方的疼痛了,一脸八卦的看着池墨跟蒋渔。

    “以后叫嫂子。”池墨也没打算瞒着池冉,正大光明的揽过蒋渔宣布喜讯

    “我的天啊,蒋渔姐,你到底是哪里没想开竟然选了我哥,你要冷静啊。”池冉咋咋呼呼的对蒋渔喊道。

    “没礼貌。”池墨又一个眼刀砍过去,今天他受欺负了,他不忍心再说他,但是也不能让他这么恃宠而骄下去了。

    “大概我瞎。”蒋渔笑着把刚才池墨对他说的话说了一遍,惹得池冉跟沈辛两个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池墨则是脸色微微不满的轻咳了一声,池冉跟沈辛这才收敛了笑意。

    “赶紧过来吃饭。”池墨没好气的坐到了餐桌边。

    “你,愣着干嘛,赶紧扶小爷过去啊,没眼力见儿的。”池冉没好气的冲一边的沈辛喊道。

    “奥。”沈辛对于池冉这个一点儿都不打算跟他疏远的态度表示很开心,两个人没有闹到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他就觉得赚到了。

    “我看你们两个人就在一起吧,满足一下你们学校里的妹子们的幻想。”蒋渔咬着筷子笑嘻嘻的对一脸大爷相正等着沈辛给他剥虾的池冉说道。

    “才不要呢,小爷我可是要找妹子的,谁要找这个大灰狼啊”池冉一边心安理得的吃着沈辛剥好的虾肉一边抱怨着。

    “可是你们学校里可都是认定你们两个是一对儿了,而且你们该做的也都做过了,你还想找妹子?这是不是有些困难。”蒋渔笑着提醒道。

    “怎么会,小爷长得这么帅,怎么会没有妹子喜欢,你们等着,明天小爷就带个妹子来给你们看看。”池冉不服气的跟蒋渔叫嚣道。

    “好,那就等你好消息了。”蒋渔饶有深意的冲沈辛眨眨眼,然后继续埋头吃饭。

    吃过饭之后,蒋渔跟往常一样进屋子休息了,池冉还在客厅哼哼唧唧的等着出去买药的沈辛回来给他上药,池墨则是已经在泳池里泡着了。

    “哥,你是怎么发现自己喜欢蒋渔姐的呢?”池墨正悠闲的享受着闲暇的时候,池冉跑到他身边问道。

    “后面不难受了?”池墨看了一眼活蹦乱跳的池冉。

    “早就不疼了,我们的自愈能力又不是说来好玩儿的,我刚才就是逗他的,是让他欺负我来着。”池冉坐在了池子边,双腿在水中晃荡着,现在还没有到临界点儿,他们可以自由选择是露出鱼尾还是保持双腿。

    “估计这以后,沈辛就不需要你保护了,不过他还是要留在你家里,他可能会成为重要的证人。”池墨垂着眸子说道。

    “当然得留下他,我还没有反攻回来,那家伙要是敢走的话,看小爷不弄死他。”池冉显然是对被压了这件事很是耿耿于怀。

    “好吧,希望你能给我把脸给挣回来。”池墨十分敷衍的跟池冉说了几句鼓励的话,其实他才不信池冉能反攻回来呢,不过在这个节骨眼,还是别说出来刺激他好了。

    “那哥,你慢慢休息,我也得回去了,走了。”池冉蹦蹦哒哒的拖着刚刚买药回来的沈辛离开了池墨的家里。

    池冉跟沈辛一离去,池墨的屋子里就瞬间安静了下来,蒋渔有早睡的习惯,所以池墨的家里就只剩下池墨一个人呆着了,池墨抬头看着星空,想起今天的事情他的唇角就不由自主的勾起一抹笑容,这么开心的周末,他有多久没有经历过了呢?是三年还是五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