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章 ,池墨的敌人
    蓝染跟沈辛两个人一边聊天一边溜达着往池墨家走去,而此时在池墨家的门口,蒋渔已经挂了电话准备出门了,池墨家周围一直都守着的锦瑟他们看到蒋渔出现,满脸都是欣喜,看来今天不用去敲门了,这猎物都自己送上门来了,要知道被派去敲门的人基本上就是等同于被放弃了,池墨的实力他们都知道,他们去敲门把蒋渔带走的话,肯定会立刻被查到,而他们的老大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弃车保帅,不过现在蒋渔自己出来了,他们就省心多了。

    “待会儿看准了时机就上,别给我丢人。”男人看了一眼身后的两个男人说道。

    “是,老大。”那两个男人听话之后就走下了车子。

    夜筱筱锁好门之后就往外面走去,她今天打算去孤儿院一趟,好久都没有回去看望过院长了,正好今天有空她就打算去趟孤儿院。

    蒋渔自己一个人在路上走着,身后两个男人小心的跟着她,不敢太过靠近也不敢太远,男人的身后跟着锦瑟他们的车子,他们一直慢慢的跟在他们后面,蒋渔一步步的走出别墅区,来到了外面的大路上,准备打车去孤儿院,刚刚一挥手就看到一辆车过来了,她开心的准备往前一步。

    “动手。”跟在蒋渔后面的两个人对视一眼,迅速的冲了上去,蒋渔正打算上车,突然猛然一蹲,那两个人保持着扑过来的姿势,蒋渔一蹲下,他们就直接冲出了马路,蒋渔拍拍自己的心口,看着马路上的两个人就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人,她也顾不上别的了,转头就跑。

    “废物。”身后的车里锦瑟身边的男人踢了一下司机,司机猛然踩下油门,冲蒋渔追去,蒋渔只顾着躲避后面追着的两个人了,没注意后面的车子,就在车子跟她并排的时候车门打开了,一只手把她直接拖了进去,接着车门就关上了。

    “你们是谁,放开我。”蒋渔挣扎着,想要逃离,但是没几秒她就被人打晕过去,在刚刚蒋渔被抓走的地方她的手机跟包包还落在原地,一个从公交车里出来的男人疑惑的捡起来看了一眼之后拎着走了。

    ea公司的总裁办公室里,正在处理文件的池墨突然心口一疼,一闪而过的疼痛他并没有太过在意,只是皱了一下眉头之后就继续埋头在文件里了。

    池墨家门口,蓝染跟沈辛也来到了这里,按了门铃之后发现没人应声,再一看门好好的锁着只当是蒋渔出门去了,两个人也就没有多想,直接拎着东西原路返回了。

    蒋渔被锦瑟他们带到了一座孤岛上,她再醒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被放在一个巨大的水槽里面了,水面到她的腰部,有一面是玻璃的,能看到外面的事情,而外面此时正坐在一女两男,他们见到蒋渔醒了也没有理会只是说着他们的事情。

    “林言,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这么喜欢超额完成任务呢,不过说起来墨王会这么疏忽的把她一个人留在家里也真是意外啊。”坐在正中间的男人对着跟锦瑟一起绑架蒋渔的男人说道,说话的这个男人叫做云清,是林言的上司,也是跟池墨对立组织里面类似二把手的存在。

    “是,您夸奖了。”林言恭敬的点头。

    “不过,谁让你们把她放里面去的?我请她是来做客的,哪有这么对待客人的?”云清笑着笑着突然对着林言反手就是一巴掌,一边的锦瑟连忙过去扶住林言,林言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儿。

    “把她放出来。”云清一挥手,从外面就进来了几个穿着西装的男人,他们按下了外面的按钮,蒋渔就看到水面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降低,直到最后剩下几滩水渍,她的手还被吊在天花板上,她只能眼看着外面的人走了进来,把她带到了云清的面前。

    “抱歉,我家笨蛋下属让蒋小姐受惊了,蒋小姐请坐。”云清和蔼可亲的对着蒋渔微笑着说道。

    “我要回去。”蒋渔看着眼前的云清一脸坚定的说道。

    “蒋小姐的所有要求我们都可以满足你,但是唯独这个不可以。”云清微微一笑对着蒋渔说道。

    “你们这是绑架!”蒋渔义正言辞的呵斥道。

    “我可是客客气气的请你来的,你见过绑匪会跟肉票谈话的吗?”云清的脸上一直都保持着微笑,如果忽略他眼中闪过的狡黠的话,就好像真的是在跟朋友谈话一样。

    “我还真见过。”蒋渔此时变得意外的淡定下来了,她跟云清一样面带微笑的他,很淡定的对着云清说道,她是真的见过啊,不但跟她谈话而且最后还把她放了的绑匪大哥。

    “那蒋小姐真是见多识广啊,在下佩服佩服,不过还是不能放您离开,起码在你男朋友,也就是墨王找来这里之前不能让你离开这个屋子,你放心,我会把你当做贵客一样的款待的,你不用有太多的顾虑,不过要是时间长了我们敬爱的墨王没有来的话,我也会是有些不耐烦的。”云清看着眼前对他微笑着的女人,心里暗暗的点头,果然是墨王看中的女人啊,竟然在这种情况下还能跟他谈笑风生,这下子以后的日子就有意思了,这次真是找了个不错的玩具呢。

    “我累了,你可以走了。”蒋渔此时表面上虽然异常的冷静,但是心里却已经哀嚎起来,天啊,她家老板人缘到底是多差啊,怎么这么多人恨她啊,上次在校庆上没成功,这次又来,她突然有些担忧她日后的人身安全问题啊。

    “锦瑟,好好服侍着蒋小姐,别怠慢了。”在自己的地盘被公然赶人,云清也没有恼怒,脸上依旧保持着微笑,踩着优雅的步子轻快的离开了屋子。

    锦瑟被留在屋子里,林言跟着云清一起离开了屋子,屋子外面就是一片悬崖,悬崖下面就是汹涌澎湃的大海,海浪拍打着悬崖,发出一声又一声的巨响,在云清的耳朵里这声音好像很在示威一样让云清听着很不爽。

    “阿言,你猜池墨需要用多长的时间才能查到我们这里来?”云清笑着问道。

    “我觉得他不用三天。”林言小心的说道。

    “没志气的东西,要是三天之内被查到的话,你就直接以死谢罪好了。”云清笑着的脸又突然变了,甩了林言一个白眼之后转身去了另外一座屋子里。

    林言站在原地看着云清离去的背影无奈的叹息了一声,自从池墨正式上任墨王之后,云清的脾气真是越发的诡异了,每次来见他对他来说都是一次大冒险一般的,一个不小心惹怒了他就会丢了性命。

    此时在蒋渔失踪的附近,休假的韩青刚刚从自己的店里面出来,一个不小心跟一个男人撞在了一起,男人手里拿着的包包掉在了地上,他正打算去扶起来他,但是那个男人就飞快的拎起包着急忙慌的走了,匆忙间还落下了一个钱包,钱包是女生用的样子,看着远去的男人韩青疑惑的捡起来,打算打开看看有没有失主的信息,

    而这一打开他眉头就皱起来了,因为钱包里的照片不是别人正是蒋渔,韩青望向刚刚男人离去的方向,微微思索确认男人手里拿着的包就是蒋渔平日里用的,他就觉得事情有问题,他看向已经到了二楼的男人,毫不犹豫的直接翻身从三楼跳到了一楼,在电梯那边等待着那个男人下来,男人跟韩青撞在一起的时候并没有注意他的长相,所以轻易的就被韩青拿下了。

    “说,东西哪里来的?”韩青此时拨通了蒋渔的电话,男人拎着的包里就响起了蒋渔的电话铃声,韩青百分之百确定了这是蒋渔的东西,把男人踩在脚下把包给拿了过来。

    “这是我捡到的。”男人吃痛的喊道。

    “捡到的?哪有人把手机跟包都扔了啊?你要是再不说实话的话我可就对你不客气了。”韩青脚上用力,男人感觉自己的肋骨都要断了,疼的哭爹喊娘,但是却没有说出第二答案来,韩青看了他一眼,放开了他,男人拔腿就跑,但是又被韩青给抓了回来

    “带我去捡到东西的地方。”韩青扯着男人走了出去。

    男人倒是听话的很,真的带韩青去了进到包包跟手机的地方,韩青看了一眼男人,这次真的放他走了。

    “喂,帮我查一件事情。”韩青觉得事情有蹊跷,依照蒋渔的脾气,东西丢了或者是被抢了绝对不会不吭声,如今却丝毫没有动静实在太奇怪了,韩青跟自己的人吩咐过调查这附近的监控跟目击记录之后就去了池墨家,发现池墨家门锁着,他就急匆匆的跑去了物业调出来了这附近的监控,细看之下果然看到了有两个人跟着蒋渔,他脸色一变然后又收到了两段青蛛的人发来的视频录像,分别是蒋渔跟两个男人追逐的视频跟蒋渔被拖上车的视频,他也顾不得别的了,急匆匆的开车去了ea公司跟池墨汇报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