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5章 ,云芸与池墨1
    蓝染看着池墨的表情笑了,他贼兮兮的靠近池墨:“看你这个样子,莫不是老情人找上门来给小渔渔看到了,你打算灭口吗?”

    “没错。”池墨坦然的点头。

    “你别闹了,那个女人不是早就死翘翘了嘛,你哪里还来的老情人啊?你这个玩笑一点儿都不好玩。”蓝染坐回沙发上正经的跟池墨说话。

    “秦汉复活的不止是牧家兄妹二人。”池墨淡定的喝了一口蒋渔亲手泡的茶,对于那个女人他现在只剩下了仇恨,所以从来不愿意提起她的存在,也懒得去调查她到底死没死透。

    “真的假的啊,你说你又见到云岚了?”蓝染激动的差点儿从沙发上跳起来。

    “哥,你老是记不住名字,那个女人叫做云芸,不是云岚。”一边的蓝信无奈的纠正道。

    “是吗?”蓝染尴尬一笑。

    “找到她,把她解决了。”池墨冷冷的说道。

    “老大,解决的意思是?”蓝信做了一个咔嚓的手势给池墨看,当年池墨对云芸可是事事都上心的很啊,就像是现在对待蒋渔这样,不过唯一的不同是当年的池墨没有现在这么开放,直接把人都拐走了,当年池墨最多也就是牵过手而已,他们还笑话过他既然喜欢为什么不结为伴侣来着,但是没过多久他们就笑不出来了,因为云家兄妹确实做了特别过分的事情。

    “既然他们动了池冉,那就不用留着了。”在池墨心中,他的底线就是弟弟跟蒋渔,谁都碰不得惹不得,谁要是碰了,就如同触了他的逆鳞。

    “奥,对了,明天我就要带沈辛回趟海里,你觉得他能顺利的跟我回到海底吗?”蓝染忧心忡忡的对池墨说道。

    “上次你给我的药试验过了,足够支撑到海底,不过至于效果究竟如何,你还需要自己实验了。”池墨对蓝染说道。

    “不是,上次不是说好了,你带小渔渔去海底玩玩,正好也顺便帮试一下药的效力嘛,你这么不守信用可不行啊。”蓝染看着池墨气呼呼的说道。

    “蒋渔不会游泳也不会潜水,万一在海里出事儿了可就麻烦了。”池墨淡定的说道。

    “出事儿个鬼啊,你是死人啊,而且小渔渔是人鱼族怎么可能会被淹死嘛,你每次都在她显出鱼尾的时候迅速把她带离水面,说不定等她多适应一下就能醒过来了呢,你就是小气死了”蓝染指着池墨说道。

    “哥,算了吧,老大也是担心小渔渔的身体嘛,你别跟老大置气了。”蓝信连忙劝道。

    “我不跟他说了,我回去了,云芸的事情你自己处理吧,老子不奉陪了,哼!”蓝染哼唧了一声就转身走出了池墨家,蓝信跟池墨告别之后也急匆匆的跟了上去。

    此时,在蓝染家门口,韩青已经很速度的把对面的人全部都打包捆好了,顺便找来了卡车把他们一个一个的扔了上去,打算拉到码头上,直接送去无涯岛。

    “这么快就回来了?”韩青看着远处走来的蓝家兄弟。

    “你怎么还没走啊?”蓝染心情不爽的时候谁的面子都不会给的。

    “怎么了?”韩青挑眉。

    “奥,我哥他没什么大事儿的,就是刚刚跟老大说话的时候一时情急,两个人就吵了两句,他这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过会儿就没事儿了,我们先回公司,我们一边走一边说给你听。”蓝信拉上韩青两个离开了蓝染家门口往公司走去,现在还是上班时间啊,老大不在,他们可不能翘班啊。

    两个人到达蓝信的办公室里的时候,蓝信终于絮絮叨叨的把事情给说清楚了。

    “你是说,云芸出现了吗?”韩青总结道。

    “恩。”蓝信点头。

    “小渔知道吗?”韩青继续问。

    “你什么时候这么关心小渔渔了啊,之前你不是还觉得小渔渔碍眼来着嘛?”蓝信笑着看向一本正经的问他话的韩青。

    “我跟蒋渔再怎么闹也是我们内部的事情,而且现在小渔是总裁的心上人,她又比其他人懂事的多,我跟她的关系早就缓和了,你少在这里打岔,赶紧回答我的问题。”韩青坐在了蓝信面前的桌子上,继续一脸正经的问蓝信话。

    “听老大说好像是小渔渔已经见过那个女人了,不过好像小渔渔不知道她是谁,就是这样了,别的老大没有多说,奥,对了,老大还说要我们尽快处理了那个女人。”蓝信对韩青一五一十的和盘托出。

    “知道了。”韩青得到自己想要的情报之后就回了总裁办公区。

    他刚刚坐下就看到伊莎又来了。

    “伊总。”韩青客气的站起来跟伊莎问好。

    “你们池总呢。”经过这段时间的心里建设,伊莎已经做好了重新面对池墨的准备了,男人不是她的全部,没了男人她还是要继续工作,继续赚钱的,毕竟公司里还有很多人靠她吃饭呢,她不能因为自己失恋了就波及其他人。

    “实在抱歉,伊总,我们总裁今天不在公司,要是没有什么正经的事情的话,要不您改日再来,要是您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的话,我可以转达的。”韩青彬彬有礼的对着伊莎说道。

    “那你们总裁的蒋助理呢?”伊莎看向蒋渔的位置。

    “奥,蒋助理外派到星辰公司跟进合作案去了,暂时不在公司里。”韩青淡定自若的回答着伊莎的问题。

    “那好,既然他们都不在的话,我就改日再来,希望我改日再来的时候,你们池总会在。”伊莎微微一笑然后干脆利落的离开了。

    “伊总慢走。”韩青含笑送走了伊莎。

    停车场里,伊莎坐进了自己的车子里,开车的人不再是她之前的那位秘书,而是换了一个专业的司机,那个秘书让她在池墨面前丢尽了脸,她要是还留着她的话岂不是自找苦吃。

    “伊总,我们接下来去哪里?”司机回头恭敬的问道,

    “去池总家。”伊莎还是不死心的想要去看看。

    “是。”司机点点头,发动了车子。

    此时,池墨的家里,蒋渔是真的睡着了,不过她睡得不是很安稳,她梦见自己被一个看不清脸的女人狠狠的刺穿了胸膛,然后挖出了心,接着她就看到那个女人用了她的心变成了她的样子,跟池墨一起携手走了,而她被丢在了暗无天日的深渊里孤零零的死去,渐渐的化为了尘土,随风飞散了。

    “啊!”蒋渔惊呼一声坐了起来,然后她默默的低头看看自己的心房,拍拍心口。

    “做恶梦了?”池墨从外面走进来看到蒋渔满头是汗,一脸惊魂未定的样子问道。

    “一点点。”蒋渔看了一眼池墨,然后悄悄的捏住了他的衣角,生怕他跑了。

    “你这个表达方式还真是有意思,哪有人做恶梦做一点点的?不想说的话就不说了,赶紧起来吧,都快傍晚了,我们待会儿去趟池冉家看看沈辛的情况。”池墨倒了一杯水给蒋渔。

    “小辛怎么了?”蒋渔接过水茫然的看着池墨。

    “他中毒了,蓝染已经经手治疗过了,应该没什么的大碍,不过还是看过之后才能放心。”池墨对蒋渔如实说道。

    “中毒?那池冉知道吗?”蒋渔想起路上池冉一点儿都不担心的样子皱眉。

    “蓝染没跟他说,我们也别跟他说,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儿,说多了,他又该钻牛角尖了。”池墨拉起蒋渔来,然后两个人一起往外走。

    “嘿嘿。”蒋渔看着池墨的脸突然笑了起来,虽然池墨平日里对着池冉总是一副冷漠的样子,有时候还回欺负池冉,但是毕竟是自己的弟弟,明里暗里都是心疼啊。

    “又傻乎乎的笑什么呢?”池墨戳了一下蒋渔的额头,然后顺手帮她把睡觉睡得有些乱的头发拢了一下,拿来她的发绳给她扎头发,池墨的手很好看,很白,他的手穿插在蒋渔的黑发中的时候有一种很独特的美感,他动作温柔,神情宠溺的给蒋渔随手扎了一下,虽然过程很养眼,不过结果么,不是那么理想,池墨看着蒋渔桀骜不驯的头发叹息一声,不服气的拆了重新来。

    “我还是自己来吧,要是让你来,我估计天黑了都出不了门。”蒋渔接过发绳,然后随手抓了几下头发,她的头发就整整齐齐的被扎起来了,在一边看着的池墨表示不服气,明明都是一样的方法,为什么他就成功不了,今天就先放他们一条生路,下次一定要再找机会一雪前耻。

    “走吧。”池墨拉起蒋渔往外走去。

    “今天总算是找到你的弱点了,我们堂堂ea公司的总裁大人竟然手笨到这种地步,你说要是给蓝信韩青他们知道了,他们会不会特别开心啊?”蒋渔笑眯眯的跟池墨说道。

    “不准说。”池墨不满的看了一眼蒋渔。

    “看我心情喽。”蒋渔吐吐舌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