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章 ,交易完成
    听到沈辛的回应,池冉惊喜的看着沈辛好久才反应过来,一脸笑容的转头抱了沈辛。

    “要是我每次离开回来之后都能这么热情的话,我觉得还还是有必要多多出门的。”沈辛受宠若惊的对池冉说道。

    “你都跟蓝染学坏了。”池冉埋怨道。

    “小冉冉,这个哥哥就是你的伴侣是吧,看上去不太像是鲛人族啊,鲛人族哪有长得这么俊俏的小哥哥啊?”韩染染笑嘻嘻的从池冉的背后探出头来。

    “你好,我叫沈辛。”沈辛很是客气的问好。

    “沈哥哥你好,我叫韩染染,我哥是韩青,我跟小冉冉是好朋友,我就是来看看他的伴侣长什么样子,你千万别误会什么啊,真的。”韩染染拼命的解释道,虽然她违背了韩青的意思来见池冉了,但是她确实不想要挑起鲛人族跟他们一族的恩怨了,所以才会跟沈辛解释这么多的。

    “你放心好了,我虽然是鲛人族,但是自幼便在陆地上生活,对于你们一族跟鲛人族的恩怨我并不清楚,也不想计较,你既然是池冉的朋友,我也愿意做你的朋友,如何?”沈辛笑着冲韩染染伸出手说道、

    “小冉冉,你这个伴侣找的实在是太棒了,又懂事又好看,而且还这么友好,这么好的人你都能遇上你这是走了什么****运啊?”韩染染得到了沈辛的回应之后也不再端着了,放开了跟池冉开起玩笑来了。

    “什么叫做****运啊,这家伙可是小爷我豁出去命救回来的好不好,你是不知道当时有多么的凶险啊,等过段时间我有空了就讲给你听哈,现在你没事儿的话就赶紧回家去,我们还得上课去呢,走走走。”池冉对着韩染染说道。

    “小冉冉你害羞羞了呢,好了本小姐不跟你玩了,还有事儿去做呢。”韩染染冲池冉做了个鬼脸,然后蹦蹦跳跳的走远。

    “没大没小的家伙。”池冉看着韩染染蹦蹦跳跳的走远的身影,不由得勾起了一抹笑容。

    “走吧,不是要上课去嘛。”沈辛说着就要往外走。

    “你等我会儿啊。”池冉也跟着追了上去。

    ea公司这边,池墨已经收到了蓝染的报告书,里面写明了所有关于沈辛身世的资料,所以这次他们接下的这一单,虽然过程有些曲折,但是也算是完成了任务了,既然任务完成了,接下来就是要收取酬金的时间了。

    “韩青,待会儿我们去趟碧慕茶庄。”池墨把报告放在了一边,对刚刚进来的韩青说道。

    “好的,总裁。”韩青点头。

    半个小时之后,在碧慕茶庄的办公室里,刚刚回来的沈碧慕就接到了池墨来访的消息。

    “他来做什么?”沈碧慕眉头紧皱,现在他们跟池墨势成水火,沈辛背叛,徐平失踪,她接连损失了两个人才,现在正恼火着呢,正没处撒火呢。

    “听他说是为了之前跟你签订的合同。”沈碧慕的秘书小心翼翼的对着沈碧慕说道。

    “合同?”沈碧慕眉头一皱,突然想起来之前去到ea公司的时候跟池墨签过的那份合同,她瞳孔一缩,猛然间就起身跑了出去。

    沈碧慕来到会客室的时候见到了池墨,他依旧还是那个样子,而她却已经一败涂地,早就已经不是那个能笑着叫他小墨的女人了,看到他看过来,沈碧慕想起不久之前的那个交易

    在不久之前的ea公司里,沈碧慕主动找上了池墨。

    “那你想要什么?”面对现在已经是一族之王的池墨,沈碧慕虽然表面上看上去冷静沉着,但是可以从她颤抖的的手看出来,她显然是在紧张,一方面她害怕任务失败被池墨发觉,另一方面她又想要任务失败,因为起码可以保住他的茶庄。

    “在海里我才是无私的奉献者,在陆地上,我只是个单纯的商人,送你们回去只是我的副业,商人才是我的主业。”池墨的手指在沙发上有节奏的敲击着,他的姿态优雅而从容,完全没有了刚进门的时候的震惊跟不安了

    “我明白了,这些事情我也已经想到了,这是我所经营的茶庄的让渡书,一应手续全部都在,只要你能帮我这个忙,这些就全部都是你的了。”她从包里拿出一个文件夹,里面是茶庄的一应文书,她当时从未想过池墨会一直记得这件事情。

    “如你所见,我不是很喜欢喝茶,你的茶庄的经营我也不想管,你只要离开之前把你手头的股份给我一半就好,剩下的一半就留给你那个捡来的弟弟好了,毕竟你走了,他也得需要有些资本才能撑住你的茶庄吧。”池墨把让渡书推了回去,淡定的说道。

    “成交。”沈碧慕微微一笑,不单单是为了任务成功了,也为了没有牺牲茶庄而高兴,而当时的她怎么也想不到的是她最听话的弟弟竟然会叛变,要是这次她把权利交出去的话,池墨拥有茶庄的一般股份,另一半她也早就白纸烟字的写在合同上了,说会留给沈辛,所以这次她一旦扛不住的话,茶庄怕是就要姓池了。

    回忆结束,沈碧慕寒着脸坐到了池墨的面前。

    “今天池总大驾光临不知道有何贵干?”沈碧慕装傻,这个时候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她不能再失去她一手建立起来的茶庄了,所以这次她死都要守住茶庄,绝对不能让茶庄归别人所有,绝对绝对不能!一旦她这次没有留住茶庄的话,那么她就真的会变成孤家寡人一个了。

    “今天前来就是要请沈女士你履行承诺的,这个,可是你白纸烟字签下的合约跟让渡书,这东西可是具有法律效力的,奥,还有啊,这是沈辛的身世,别说是他的父母了,他的祖父祖母,外公外婆我都已经查出来了,怎么样?”池墨微微一笑,身边的韩青就递来了一份文件,沈碧慕迟迟没有去接,韩青看了沈碧慕一眼,然后把文件放在了一边的桌子上。

    “你是想要现在就拿走茶庄吗?”沈碧慕没有去看那些文件,但是却也很是忐忑的看了一眼那些文件然后臣池墨跟韩青不注意的时候毁掉了那份合同,等他们再回过神来的时候,那堆文件就只剩下了一堆儿随风散去的纸屑而已了,

    “销毁证据这动作做得不错啊,可是你似乎忘记了,我们的交易中茶庄只是很小的一部分,而且带你回海里才是我们的正经工作,所以就请沈女士你配合我们一下,乖乖的跟我们回海里修养吧。”池墨趁沈碧慕忙着沾沾自喜的时候,亲自把沈碧慕给逮捕了。

    “合同已经摧毁了,你们这么做就是绑架,这是犯法的你们知道吗?这是犯罪你们知道吗?”沈碧慕不死心的嚷嚷着。

    “你以为我会把这么重要的合同就这么直接放在你这个喜好出尔反尔的人面前呢,你刚刚撕掉的不过是几张白纸而已,而真正的合约会在我们接手茶庄之后出现,真希望那时候你能看到呢。”池墨微笑着对沈碧慕说道。

    “你!你这个卑鄙小人,我不会放过你的,绝对不会的!”沈碧慕的声音渐渐的消散在了茶庄里,沈碧慕被正式收押,根据他们签订的合同来说,沈碧慕的事情是谁都管不了的,因为这件事情是她自己同意的,白纸烟字还有视频记录都显示合同签订的过程中沈碧慕一直都处于清醒且自愿的状态,所以事情发生之后就连给沈碧慕求情的人都没有。

    沈碧慕的事情发生之后,在岛上留守的银殇有些坐不住了,毕竟沈碧慕还是他妹妹,她落难了,被抓了了,作为哥哥,他应该去看看,尽管她早就已经不认他这个哥哥了。

    “你要去哪里了?”银殇没等走出门就被银怜给抓个正着,对于沈碧慕的事情,银怜的态度一直都是出于不管不问的状态,甚至这次沈碧慕被抓之后银怜还觉得池墨这次做的很不错,所以她自然是不会放银殇离开去给沈碧慕求情的。

    “姐,虽然她已经离开了家族,但是她骨子里还是流着跟我们一样的血液啊,我们怎么能袖手旁观看着她被处罚呢?”银殇一脸的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银怜,他从未想到银怜对沈碧慕的态度竟然已经厌恶至此了,就连让他去给她求个情都不准。

    “我记得,当年人是你亲自赶出去的,赶走她的时候你说过的,从此跟她再无瓜葛,今生不必再见,她也再也不是银尾一族的人,上次放你去见她已经是我的底线,这次我是绝对不会再让你去替她求情的,你就死心吧。”银怜动作干脆利落的直接出手打晕了正准备往外冲的银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