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1章 ,蓝烟的发现
    听了蓝烟的话,少年只是憨厚一笑,不知道有没有听懂,蓝烟第n次说服失败,只能无奈的继续想词进行游说,不过她发现这个少年似乎不太理会她的游说,只要她不提及把她放出的事情的时候,少年总会跟她聊上几句,但是一旦她说起这个话题,少年总是有意无意的装傻或者是无视她,这让她很是恼火。

    “你生气了?”少年看着蓝烟不再说话,小心翼翼的戳了一下蓝烟的腿,此时少年是坐在火堆边上的,蓝烟被绑在他身边的石头上,所以以少年现在的姿势只能戳的到蓝烟的腿了。

    “没有。”蓝烟摇头,但是还是不太想理会这个少年。

    “你别生气,我告诉你就是了,反正你也走不了,我就跟你说说好了。”少年站起来跟蓝烟面对面的焦急的说道。

    “说什么?不是不打算让我知道吗?”蓝烟不满的转头。

    “你别这样嘛,我绑你也是一番好意啊,我是怕你回去受罪被波及,我跟你说啊,我师傅说了,这里是最安全的,我难得有个朋友,我不希望你也死啊。”少年一本正经的对着蓝烟说道。

    “我不是你朋友,当你的朋友还要被绑在这里,真是特别的不合算。”蓝烟从刚刚少年的说话中听出来了,原来在里面的那个人不是他父亲或者母亲啊,竟然是他的师傅。

    “别嘛,我不能给你松开的,要是你不能做我的朋友的话,要是你想做我的妻子,其实我也是勉强可以接受的,不过师傅说了,我找的妻子要先给他看过之后才能成婚,不过你放心好了,你长得这么好看,我师傅肯定会同意的,不过最近师傅挺忙的,要不我们先联络一下感情,等我师傅不忙了之后再说成婚的事情?”少年一副天真可爱的样子让蓝烟差点儿气的吐血。

    “别管我,烦死了。”蓝烟一闭眼,干脆眼不见为净。

    “女人,我劝你别得寸进尺。”就在蓝烟闭眼之后,她的耳边响起了一个跟少年完全不同的声音,不,也不能说完全不同,起码声音是一样的,但是语气跟语调变了,要不是声音还是那个声音,她怕是要以为是少年说的那个师傅出现了。

    “你到底是谁?”蓝烟睁开眼睛发现眼前还是只有少年一个人,不过此时少年的周身气质发生了变化,蓝烟扫了他一眼之后确定这个少年怕是有人格分裂症,虽然她还没有确定到底哪个是这个少年的主人格,但是蓝烟有种现在少年这个人格可能会比之前那个看起来唯唯诺诺,实际上奸诈狡猾的人格更好说话的预感。

    “你不是跟着我来的吗?你不知道我是谁吗?”那个声音再次响起,这次语气中还带着一点点儿的鄙夷跟嘲笑。

    “我是在我家门口看到他形迹可疑,本来想问问他是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的时候,他就跑了,他跑我就追啊,追着追着就追到这里来了,接着我没有防备被打晕,再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在这里了。”见这个人格似乎没有什么耐心的样子,蓝烟尽量简洁的表达了自己的遭遇。

    “这里很危险,你赶快离开吧。”少年坐回了火堆前。

    “那你放开我啊!”蓝烟说道

    “我放不开你的,你后面的石头不是普通的石头,要是我把你松绑的话,这颗石头会立刻爆炸,所以这颗石头其实就相当于一颗松发式的地雷,而你则是踩着地雷的脚,一旦你松开,我也得跟你一起陪葬,所以我希望你能在我不在的时候自己想办法逃走。

    “你这个方法真不错,不过你就不怕你走了,我把你师傅炸死吗?”这次轮到蓝烟鄙视跟嘲笑少年的话了。

    “那个老头死就死了,我还巴不得他死呢,要不是他拿我做实验,我也不至于变成这副样子,跟这个白痴公用一个身体。”少年转头就走,临走之前的一句话又让蓝烟捕捉到了活命的机会。

    “唉,别走啊,别走啊,你只要能帮我把身后这颗雷给排除了,我可以帮你动手杀了你师傅,而且我也可以帮你找的新的躯体寄生或者是再生你自己的身体,怎么样?”蓝烟叫住了少年,跟他提出来了一个交易,为了保证自己的话的可信性,她还把自己胸前戴着胸针亮给少年看,这是一枚胸针,也是一枚类似识别卡的东西,只有戴着这个东西才能进入蓝染在这里的研究室,她相信这个少年不认识这个东西。

    “你真的是蓝染手下的人?”少年有些不相信。

    “少年,我想你在抓我之前是不是应该先问问我的名字?我叫做蓝烟,是蓝染的助理跟妹妹,所以这件事情除了我跟我哥还真是没有人能帮的了你的。”蓝烟信誓旦旦的对着少年保证道。

    其实她并没有欺骗少年,其实自从秦汉被抓回海底之后,蓝烟就一直对他的那个可以给别人重塑身体重新召唤魂魄的本事很是感兴趣,但是她去了很多次海底都没有见到秦汉,最后她只能去了秦汉家里找,不过秦汉家里已经是满目全非,他找了很久才在一堆废墟掩盖下的地下室里找到了一些资料,仔细研究过之后蓝烟才发现其实秦汉这可以操控灵魂重塑身体的能力并非是黑魔法,而是一项研究成果,他全身上下能称得上是黑魔法的能力,就只有那个可以召唤来他需要的魂魄的能力了,不过这招魂可以用法阵来代替,所以她便偷偷的研究起来,希望能尽快的掌握这项研究,就在被绑走不久之前,她已经小有所成,就等着找个人来实验一下了。

    “我不需要。”少年冷漠的看了一眼蓝烟之后转头就走了出去。

    “跟别人共用一个身体的滋味不好受吧。”蓝烟为微微一笑,就看着少男离去的背影良久。

    ea公司,总裁办公室里,池墨淡定自若的看着眼前刚刚被他列为情敌的沙湖。

    “池总,今天我们沙湖来就是想要跟您谈谈广告代言的事情,不知道您有没有时间呢?”沙湖的经纪人名字叫做兰莎,虽然穿衣风格十分的独特,但是却是个很有工作能力的老手了,像是带着手下的艺人来谈合作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了,本来他不应该紧张的,但是这次他却总觉得有一股子浓重的压迫感从对面坐着的池墨身上散发出来,而且这股子压迫感似乎是专门针对他的艺人沙湖的。

    “沙先生也对我们公司的广告代言有兴趣?”池墨眉头一挑,恢复了正经的谈事情的时候的扑克脸跟沙湖说话。

    “是的,池总,贵公司这是第一次公开招募广告代言人,我觉得贵公司的条件很诱人,所以我就想着来竞争一下也好。”沙湖面带微笑的得体回答让身边的经纪人松了一口气,上次沙湖似乎对池墨身边的这位蒋助理十分的感兴趣,还亲自送票子给人家让她去看他的演唱会,次日新闻上宣布池墨跟蒋渔其实是恋人关系的时候她差点儿吓晕了,幸好当时她拦住了沙湖继续跟蒋渔套近乎,不然现在可就麻烦了。

    “沙先生真会说话,这张嘴是不是很讨女孩子喜欢啊。”池墨冷冷一笑。

    “池总,你真会开玩笑,要是时候讨女孩子喜欢的话,还是池总您这种禁欲的精英型更加讨女孩子喜欢的,你说是吧,蒋助理。”沙湖看出来池墨对他有敌意,正好他对他也是敌意满满,所以两个人一开口屋子里就瞬间变得火药味十足、

    “那个,我那边好像电话响了,我过去看看什么事情。”蒋渔找了个借口,迅速的开溜,她的醋坛子刚刚又翻了,她实在是被酸的受不了了,决定跑走去外面避避难。

    “沙湖啊,你跟池总好好的聊一聊,我有些不太方便,去趟厕所。”不太想掺和进来的经纪人也找机会跟蒋渔一起溜出了总裁办公室。

    总裁办公室外面,经纪人看着正在忙着接电话的蒋渔,很有耐心的等着蒋渔接完,打算跟她谈谈关于最近媒体炒出来说蒋渔跟沙湖有染的事情,沙湖现在演唱会开幕在即,能有绯闻炒作一下也是好的,起码可以增强曝光度,所以她想劝蒋渔说服池墨让他暂时不要去干涉报道。

    “这位女士,你想说什么我都知道,不过利用一下子虚乌有的事情破坏人家的名誉来炒作自己的艺人似乎不太道德吧。”一边的韩青一推眼镜,犀利的眼神射向经纪人,似乎是要把她看穿一样的可怕眼神。

    “这位是?”经纪人被韩青这么一说顿时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只好硬着头皮转移了话题。

    “奥,抱歉,还没有自我介绍,我是总裁的秘书韩青,实在抱歉我不太喜欢给别人名片,所以我就直接告诉你名字是那两字就行,呐,就是这两个。”韩青在纸上随意的写了一下自己的名字指着它跟经纪人自我介绍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