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章 ,无可奈何
    楼上,池墨的房间里,原本正忙着工作的池墨却停了下来,看着蒋渔房间里的监控眉头紧皱,这个摄像头是之前韩青管理家里的时候安装的,蒋渔住进去之后他就没有再去调过她房间的监控,也吩咐了韩青这几天就趁蒋渔不在家的时候把监控给拆掉,不过今天他倒是有些庆幸这几天韩青比较忙,并没有拆掉监控,不然的话,他怎么会知道蒋渔的能力已经开始觉醒了。

    楼下的蒋渔画完之后就直接撕掉了,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不想要让池墨知道这件事情,她也知道这件事情瞒着池墨不好,但是她却还是宁愿顶着良心的谴责瞒了下去。

    夜晚来临,池墨一整天都没有下楼,蒋渔也闷在屋子里一整天都没有出来,两个人沉默着度过了一天的时间,直到夜深了的时候,韩青打来了一通电话,池墨接了电话之后急匆匆的下来了。

    “怎么了?”蒋渔此时正好出来喝水,看到池墨急匆匆的一副要外出的样子问道,池墨很少在晚上出门,除非是有特别紧急的事情。

    “池冉跟沈辛出事儿了,小渔,你留在家里,别出去,有事儿去隔壁找白小星,除了他千万不要跟任何人走,哪怕是韩青也不行,知道了吗?”池墨急匆匆的交代了蒋渔一句,然后二话不说就走了。

    “池冉?”蒋渔看到池墨离开的背影,脑海中再次闪过一个画面,画面中的人是池墨跟池冉,一边还躺着沈辛,池墨他手持利刃,池冉跪在地上,满身是血,蒋渔顾不得那么多了,起身跟了出去,却没有看到池墨的踪影,她瘫坐在门口,不相信池墨会真的杀掉池冉跟沈辛,那是他的亲弟弟啊,他怎么能呢?不,一定是她的预感错了,那只是她的胡思乱想,一定是的,一定是的。

    “小渔渔,你怎么坐在门口,赶紧跟我进来。”白小星形色匆匆的从门口出来,刚刚池墨离开之前有给他打过电话,让他无论如何都要拦着蒋渔,不准她出门半步,刚刚听到动静他出门查看,看到的就是蒋渔一个人呆坐在门口的样子。

    “我没事儿,我没事儿,是错觉,一定是错觉。”蒋渔自顾自的碎碎念着,被白小星拖着进了他家。

    此时,在无涯岛上,池冉正看着眼前这个跟他一模一样的人还有那个他拼死从对方手里救出来的人放声痛哭,像个失去了糖果的孩子一般。

    “池冉,从始至终我没想过要害你,这次我也不会杀你,事情结束之后,我的命归你,你的命我会替你保住,你不适合这样的生活,你还是远走高飞吧。”看着他哭的撕心裂肺的样子,沈辛终究还是狠不下心来,这个人一直用真心待他,从未有半分虚假,而他却真的不敢多给他半分真心,他真的怕自己演着演着就假戏真做了。

    “滚!”池冉一把推开他,他身上的伤口因为这个动作又被牵动,血不停的流出来,沈辛每次来看他一眼都觉得心被敲的粉碎。

    “算了,沈辛,他现在听不进去你的话,我劝你还是趁老大没发现给他个痛快吧,你让他活着更是折磨他,也是折磨你自己,事情办完之后你要跟他殉情也好,你要给他偿命也行,反正我不拦着你,你姐也已经被抓了,没人管的了你,你就随意了,现在,你给我好好的打起精神来。”假扮池冉的人强行拉走了沈辛。

    “放开我!你这个骗子!谁让你动他的,之前你是怎么答应我的,刑崖的鞭子多重你不知道吗?他的伤本来就还没有好,你竟然敢这么做!”沈辛暴躁的掐住身边人的脖子,但是看到那张脸却又下不去手,只能烦躁的把人扔到一边去一个人在生闷气。

    “当初骗人家的时候你可是自愿的,现在知道后悔了?我告诉你,沈辛,现在你已经没有退路了,池冉不会再相信你,你也再也去不到别的地方,现在摆在你面前的只有这一条路。”假扮池冉的人揉了揉自己的脖子冷冷的看着沈辛。

    “滚!”沈辛踢了一脚身边的人自己走了。

    关禁闭的屋子里凤恒听到了沈辛跟假扮池冉的那个人对话,眉头一皱,看了一眼后面的窗户,他悄悄的把窗户打开了,等着刚刚从门口经过的沈辛从这边经过,果然不出所料,一分钟之后沈辛来了。

    “沈辛,站住。”凤恒出声叫住了沈辛。

    “少爷有什么事跟别人说,我不伺候你。”沈辛看了一眼凤恒,语气不是很好。

    “你回来,我有办法让你把池冉先送出去。”凤恒叫住了沈辛,连忙说道。

    “你都自身难保了,还能帮我,别骗我了,而且云影说的没错,要是计划成功,池墨有事的话,池冉那根本不会独活,无论如何我都救不了他,我还不如先让送他走,别看那些痛苦的事情。”沈辛刚刚饶了一圈就是去找匕首去了,普通的子弹对人鱼族的伤害有限,必须用专门的武器才能取他们性命。

    “你别啊,我真的有办法啊,我跟池冉以前认识的,真的,真的啊,我们小时候还玩的挺好的,我也不想他死啊,你要是能帮我,让我帮你破坏我哥的计划都可以啊,你知道我有这个能力的是不是。”监视沈辛又要走,凤恒干脆就拉住了他的衣角不让他走。

    “你会帮我?”沈辛不屑的笑了一下。

    “我只是想要出去,反正事情我来承担,只要不伤及我哥的性命,别的事情我都可以承诺的啊,好好好,我告诉你还不行嘛,上次我离家出走,遇到蒋渔了,她待我很好,我这次只是想要还她一个恩情而已,到时候我负责把他带出去还不行嘛。”凤恒可怜巴巴的说道,虽然语气是这么回事儿,但是他那张天生一脸淡定的脸让他的可信度下降了不少。

    “出来吧。”凤恒眼前人影一闪,接着门口就响起了守卫倒地的声音,接着沈辛就打开了门放出了凤恒。

    “人呢,我先去看看池冉。”凤恒没有骗沈辛,池冉真的是他朋友,好吧,是曾经是,在他们两个还小的时候,他曾经偷偷的溜出家里玩,遇到也是偷溜出来的池冉,两个人一见如故,相谈甚欢,不过后来因为立场不同再也没有来往就是了。

    “隔壁。”沈辛带着凤恒小心的来到了隔壁关着池冉的屋子。

    屋子里,池冉身上并没有锁链,他只是虚弱的靠在墙角,他现在的状态根本无法直立行走,就算是不锁着他,他也跑不了的。

    “你又来做什么?听了那个冒牌货的话,打算送我上路?”沈辛出现,池冉还是肯跟他说句话的,不过话都不说什么好话就是了。

    “来来来,先服药,别我把你费劲带出去,你死半道上了。”凤恒拿出几粒药丸塞进了池冉的嘴里。

    “池冉,你跟凤恒走吧,后面的事情你不用管了,你哥,他不会有事儿的。”犹豫半天,沈辛还是没有走上前去,池冉眼中的恨意让他不敢再往前一步。

    “假惺惺,我哥本来就不会有事儿,还用你来做好人?”池冉唾弃了一声沈辛,就再也没有跟他说话,视线也没有落在他身上了,他有些走神的靠在墙边,唉,他又给他哥丢人了,待会儿回去见到大哥是不是该先认错?还是先撒个娇?要不先找蒋渔姐求个情好了。

    “行了,你也别在这里别扭了,等你活着从这里出去之后,这个家伙肯定还会去找你的,到时候你把他千刀万剐也好,五马分尸也好,我想他大概也都不会有怨言了,所以你现在还是先跟我走吧。”凤恒的身材不是很高大,一个人架起来池冉有些费劲,所以他刚刚才给池冉吃了可以快速恢复体力的药物,让池冉自己跟他走。

    “想走有没有问过我啊?”外面已经恢复本来样子的云影出现了。

    “云影,你让开。”沈辛拦住了云影,示意凤恒跟池冉那赶紧走。

    “沈辛,你可知道反水的下场?”云影对着沈辛怒斥道。

    “我只是听命行事,跟你一样。”沈辛看着云影说道。

    “你几时把少爷的命令放在心里过?少来糊弄我了,今天,你要把池冉带走也行,除非是尸体,否则这里不让活人通行。”云影一挥手外面出现了很多人。

    “云影,是你逼我动手的。”沈辛的眼神一冷。

    “双拳难敌四手,你赢不了的。”云影往后退了一步免得被波及。

    “那加上我这双拳呢?”凤恒往前面一站,就有人有些退缩了,少爷的本事他们都是知道的,那可是比公子厉害多了,他们那里能打得过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