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章 ,局中局
    “少爷,您是打算站在外人那边吗?”云影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凤恒,少爷虽然一向放纵,不按常理出牌,但是从不做伤害公子的事情,也不会跟公子作对,今天怎么会如此反常。

    “池冉是我朋友,沈辛刚刚我欠了他人情,所以无论如何,今天,人,我一定要活着带出岛去,谁拦着我,别怪我手下不留情,无论是谁都别想拦着我,就算是我哥在也一样!”凤恒掷地有声的说道。

    而此时另一方面池墨已经赶到了无涯岛的附近,韩青跟蓝信都跟着,身后还有大批的人马等候命令,这次对面竟然把他们家小少爷绑了,别说是老大生气,就是他们都怒了,这对面摆明了就是要跟他们开战的意思啊。

    “韩青,池冉的现在的情况如何?”池墨接到韩青的电话说池冉跟沈辛被抓走就急匆匆的赶过来了,路上又接连接到青蛛的人的汇报,说池冉已经在岛上呆了好几天了,这也就是说后来出现的池冉是假的,而跟池冉朝夕相处的沈辛并没有任何的发现,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沈辛是卧底,无论是沈碧慕的委托,还是学校那一仗都是幌子,只是为了方便让沈辛带走池冉,安插进来假的池冉而已。

    “少爷的情况不是很乐观,不过我始终觉得沈辛不会害他,或许他会帮我们救出少爷也说不定,再说了,他现在在敌人那边,要是使用得当的话,可以作为内应,让我们的局势逆袭。”韩青说道。

    “被抓走的那不是你弟弟。”池墨不爽的看了一眼身边的韩青,韩青一直都是这副永远公事公办的样子,当初他也是看中了他这点儿才留下的他,不过他的冷静此时此刻让池墨特别的不悦。

    “我只有一个妹妹而已。”韩青笑着回道,不过笑容背后心里却已经下了狠心,自从蒋渔出现之后池墨的改变太大了,在这么下去恐怕他们这边就有被发现破绽,看来,蒋渔这个朋友他是真的不能再要了,只是如今池墨如此的重视蒋渔他该用什么方法把蒋渔给弄走呢?

    “老大,有动静。”池墨派去侦查的人急匆匆的跑回来了。

    “说。”池墨看了一眼那个人。

    “他们好像自己打起来了,沈辛在,少爷也在,还有凤恒也在,他们三个似乎跟岛上的人打起来了,我们要不要趁乱去把少爷救出来?”汇报的人说道。

    “再看看,别中了圈套,池冉还活着就好。”听到侦查的人说看到了池冉的身影,池墨也可以放心点儿了。

    “老大,待会儿该怎么处置沈辛?”蓝信走到池墨的身边问道,好家伙,这小子的演技简直就可以去演电影了,而且绝对能拿个影帝什么的。

    “不用留了。”池墨看着无涯岛的方向。

    “老大,给,这是之前我哥让我带给您的,他说您肯定能用的到的。”蓝信拿来一把匕首交给了池墨。

    “蓝染倒是有心了了。”池墨接过匕首。

    “总裁,我觉得沈辛不能杀,他现在已经被鲛人族承认为后代了,鲛人族最护短了,要是沈辛死了,我们辛辛苦苦跟鲛人族建立起来的关系怕是又要岌岌可危了,万一鲛人族一怒之下加入了对方的阵营,我们的这场仗可就难打了。

    “我知道。”池墨皱眉。

    “老大,他们发现我们了!”一声枪响,池墨他们被无涯岛的人发现了。

    “不等了,上岛。”池墨带着人迅速的往无涯岛上而去。

    此时,无涯岛上,凤恒身边已经倒着很多人了,周围没有人再敢去送死,凤恒是公子的弟弟,他们惹不起,也打不过,所以大多的人都选择中了凤恒一招之后假装昏迷再也不起来,只有少数比较忠于云影的人还在负隅顽抗。

    “看来,池墨的人已经趁乱来了,沈辛,别打了,先把池冉跟我送出去,不能让池墨进入这里。”凤恒拖着池冉对沈辛说道。

    “好。”沈辛跟凤恒两个人架着池冉边走边退,退出无涯岛的中心的时候,他们遇上了池墨的人。

    “你?”池墨认识沈辛,但是跟沈辛一起的凤恒他并不熟悉,上次见他还是他小时候了。

    “别管我是谁,先跑吧,你弟再不治疗真的要挂了。”凤恒强行拖着池墨往回走。

    “你是凤恒。”见对方极力不想要别人进入前面的无涯岛中心,池墨就猜到夜谦眼前的人是谁了。

    “对了,对了,是我是我,赶紧走赶紧走,待会儿我哥过来你们可走不了了。”凤恒焦急的说道。

    “总裁,今天不宜跟他们发生冲突了,小渔那边还需要您去呢。”韩青觉得凤恒说的很有道理,于是也帮着劝池墨。

    “撤。”池墨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韩青,然后让人撤退了。

    池墨在凤恒跟沈辛的帮助下把池冉给带走了,他们撤退到了一艘船上,其他人都下水,船上只有凤恒,池墨,躺着的池冉,还有沈辛四个人。

    “做好死的觉悟了吗?”刚刚杀进无涯岛让池墨浑身都是血,这让有洁癖的他很是狂躁,他手持匕首,居高临下的看着跟他们出来的沈辛,凤恒站在稍远的地方表示不管。

    “动手吧。”沈辛闭眼,池墨的刀接着就刺了过去,人鱼族的匕首伤害力很大,加上沈辛本来就经过了一场恶战,他才中一到就已经昏倒在一边了。

    “说,我弟弟呢?”沈辛倒在一边了,池墨突然一把拎起一边躺着的池冉,匕首逼近他的命脉。

    “果然,墨王就是墨王,我这么精心的布局就连跟池冉那么熟悉的沈辛都没有发现破绽,你不过是看了我一眼就知道我不是池冉了。”池冉晃晃悠悠的从地上站起来。

    “我弟弟现在在哪里?”池墨一脚踹向假池冉,打折了他的腿,让他只能跪在他面前。

    “令弟现在正在跟我们公子喝茶,不过我们公子并没有对打算杀他,过一段时间就会把人送回去了。”假池冉笑着对池墨说道。

    “那你也就没有活着的必要了。”池墨干脆利落的刺进了那人的心脏,血溅在池墨的脸上,把他衬得像是一个恶魔一般的可怕。

    池墨厌恶的把已经重伤垂危的假池冉踢到一边,看向凤恒。

    “你别看我啊,我是无辜的,我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我只是想要出来而已。”凤恒默默的往后退了一步,他哥常说,墨王的身手深不可测,不可跟他正面交锋,因此他此时也不太想要跟他打。

    “这两个人没死透的你带回去,告诉你哥,这个战书我接了!”池墨说完之后就纵身跳入了海里,跟其他人一样迅速的游远。

    “玩够了,就回去。”池墨刚刚离开,凤恒他哥凤言就带着人出现了。

    “凤言,你又利用我!”凤恒生气了,他阴沉沉的看着凤言,没有大声呵斥,没有横眉冷对,依旧保持着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但是周围的人却真实的感觉到了寒气,这小公子生气起来真是太吓人了。

    “在这里一天,你就该为组织工作。”凤言同样淡定的看了一眼很是生气的凤恒。

    “没有下一次。”凤恒直接转身跳海离开,不打算跟他们回无涯岛。

    “公子,小公子他?”云清问道。

    “不用管他,让他自己去出去转转好了。”凤言让收下吧拎起还没有死透的沈辛跟假扮池冉的云影回无涯岛,今天之事本意就是跟池墨下战书,目的达到了,就不用再做多余的事情了。

    “那池冉?”云清继续问。

    “我想池墨肯定很快就会找到他的,通知我们的人,可以撤回来了,别给墨王抓到把柄。”凤言冷冷一笑,转身回了无涯岛。

    池墨他们上岸之后,众人直奔碧慕茶庄,果然他们刚到就看到被扔在茶园里,一脸茫然的池冉。

    “我怎么在这里?”池冉之前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凤言的人走的时候才给他解药让他醒过来,他还是能隐约记得昏迷之前的事情的,不过因为昏迷是时间太久了,有些细节记得不是很清楚了。

    “蓝信跟其他人留下,韩青跟我一起带着池冉先去找蓝染”池墨带着池冉离开了碧慕茶庄

    “老大,我们留下干什么?”蓝信问道。

    “烧园子。”池墨回头看了一眼空荡荡的碧慕茶庄,既然他们敢挑衅他,那他不送他们个回礼也太不礼貌了。

    “得嘞。”蓝信就等池墨说这话呢,带着人兴致勃勃的研究该怎么烧才能更像是意外,他看这个碧慕茶庄真的是不爽很久了,他们老大终于给他出气的机会了。

    “我们走。”池墨带着韩青跟池冉走了,留下蓝信带着一帮兴致勃勃的人研究该这么烧的话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