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章 ,误会的开端
    蓝染的研究所里,蓝染仔细的检查了池冉的身体,再三确定池冉并没有大碍的之后才放心让池冉去休息。

    “怎么样?”池墨一直都在外面等着蓝染出来。

    “放心好了,池冉那小子一点儿事儿都没有,就是可惜我那个鲛人族的混血试验品了,竟然是个叛徒,唉,真是太可惜了,唉,那什么,池墨,等你抓了他之后,能别弄死给我吗?”蓝染看向池墨问道。

    “可以。”池墨点点头。

    “这样就好办了,不过我想你这几天还是好好的看着池冉吧,他似乎情绪不是很好,而且我建议不要让他回去之前的家里了,最好把他送走,远离这个地方,他现在的样子真的可能会疯掉的。”蓝染说道。

    “我知道了。”池墨点头。

    “行了,你进去看看他吧。”蓝染指了指里面的房间说道。

    池墨走进了房间,池冉安安静静的坐在一边,他看着外面的景色,似乎是在发呆,见到池墨进来了只是转头看了他一眼,就没再说话。

    “离开这里一阵子吧。”池墨坐在弟弟身边说道。

    “好。”池冉毫无疑问的点点头。

    “待会儿就让人把你送去岛上的别墅,你好好的想想,想通了再回来。”池墨拍拍弟弟的肩膀,没有苛责,也没有质问。

    “哥,抱歉,都怪我。”池冉拉住了池墨。

    “兄弟之间,无需这些,你活着就好。”池墨第一次这么温柔的跟弟弟说话。

    “哥,你跟蒋渔姐一定要好好的,要保护好蒋渔姐啊。”池冉靠在椅子上说道。

    “会的。”池墨点点头。

    外面,韩青跟蓝染两人并肩站在门口。

    “韩青,你打什么算盘我知道,不过,你劝你还是收敛一下吧,免得波及你们青尾一族,池墨一向是个很固执的人,既然当初他认定蒋渔的时候你没有反对,现在你就没有拆开他们的权利。”蓝染看向身边一直沉思着的韩青说道。

    “这件事情是你不该管,她的出现是暴风雨,她以不可阻挡之势改变着每个人,但是暴风雨总会有过去的一天,我可以答应你不主动去把她带走,但是一旦她自己想走的话,我可也不会放弃的,这件事情我是不会让步的。”韩青看向蓝染。

    “算了算了,你这个人啊,跟池墨一样,也是固执的要命,我可劝不了你了,到时候东窗事发,我勉强能看在咱们两族和平相处多年的份儿上帮你护住你妹妹,毕竟她还是个孩子。”蓝染靠在墙边笑着打了一下韩青的肩膀。

    “恩。”韩青点点头,不再多说。

    此时已经天亮,在白小星家里的蒋渔一夜没睡,池墨离开之前出现在自己脑海里的画面一直都挥之不去,随着时间的推移,她也越来越焦躁,白小星只能在一边看着她,却不知道怎么开口问蒋渔到底是什么事情让她这么焦躁,一整夜都没有合眼。

    “天亮了,估计池墨也快回来了,小渔渔,你要不要先过来吃点儿早饭,别他没有回来你就先倒下来了奥”白小星把早饭端出来放在餐桌上问一直坐在沙发上的蒋渔。

    “不用了,我吃不下。”蒋渔摆摆手,表示吃不下。

    “那好吧,不吃就算了。”白小星自己坐在餐桌边吃早饭,不去打扰蒋渔了。

    白小星刚刚吃了几口就听到了隔壁有动静,原本安静的坐在屋子里的蒋渔突然冲了出去,直奔池墨的家里,而此时池墨刚刚进门,还没有来得及换下来染血的衣服,蒋渔就这么闯了进来。

    “抱歉,让你担心了。”池墨见到蒋渔急匆匆的过来,有些疲惫的笑着跟她说话,顺手还把没有来得及还给蓝染的匕首给放到了外套底下去,不让蒋渔看到那戾气十足的东西,而池墨这本来贴心的一个动作此时在蒋渔的眼里却十分的可疑,再加上池墨这一身是血,更让蒋渔开始恐慌起来,她害怕自己看到的画面是真的,她害怕知道池墨是个无情的人。

    “池冉呢?”蒋渔问道。

    “他没事儿。”池墨有些疲倦的往楼上走,他必须立刻换掉这脏衣服,不然他真的会疯掉的。

    池墨虽然说了池冉没事儿,但是池墨一上楼,蒋渔就像是疯了一样的冲出了门,直奔池冉家。

    池冉家,因为池冉要搬去别墅那边,就有些必需品要来拿,所以蓝染就找了几个人来池冉家搬东西,蒋渔来到池冉家的时候正好看到了搬东西的人,她有些颤抖的走过去问话。

    “请问,你们知道这家的主人哪里去了吗?”蒋渔拦住了一个搬东西的人问道。

    “不知道,我们只是来搬东西的。”搬东西的人并不是池墨这边的人,只是普通的搬家公司,他们确实不知道池冉的下落,也不认识蒋渔。

    “奥,好,谢谢你。”蒋渔失魂落魄的往回走,但是心里却还是不肯相信,她找了个地方默默的蹲了很久,然后去了趟银行,把要定时还给好心人的钱打过去之后就在街上转了一圈,等自己能把这件事情给埋在心底里不让池墨看出端倪之后才回到池墨家。

    蒋渔回到池墨家之后,发现池墨并没有去上班,而是趴在池子边睡着了,昨天晚上的严重超负荷运转让池墨今天无比的疲累,所以他也没有第一时间注意到蒋渔的不对劲儿。

    蒋渔见池墨如此疲劳的样子,心疼的走到他身边,摸摸他的脸,然后她就一个人去了ea上班,今天池墨大概不会去了,她还是得去上班啊

    ea公司,蒋渔到的时候才发现今天公司放假,她估计大概是因为昨天的事情,几个部门的主管们都跟池墨一样累坏了,为了不引人怀疑才放假了。

    “蒋小姐,真巧啊。”就在蒋渔打算找个地方消磨时间的时候,她又遇到了伊蓝。

    “伊先生。”蒋渔看了一眼伊蓝,没打算跟他多说话。

    “小渔,你别走啊,我知道之前的事情是我吓着你了,所以今天我是特意来找你道歉的,抱歉,之前是怕你跟着池墨受委屈才想要把你从池墨那边抢过来的,但是看池墨那么护着你,我也是放心了,所以今天我是来跟你说,我要放弃追你顺便跟你道歉的。”伊蓝的语气很是诚恳,让蒋渔有些放松警惕了。

    “你的道歉我收下了,你要是没事儿的话,我就先走了,我有别的事情要去做。”蒋渔跟伊蓝说完之后就毫不犹豫的走了,她身后的伊蓝阴沉沉的看了一眼蒋渔的背影,跟一边的云芸打了个招呼,云芸会意的离开了原地,上了一辆车。

    蒋渔是走着回去的,所以当她回到池墨家的时候发现门是开着的,似乎是有什么人来了,她放下手里的包包,在屋子里环视一周,最后把目光定格在了外面的泳池那边,此时池墨还没有醒过来,而他身边却多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她之前在岛上见过的云芸。

    “奥,你回来了。”云芸见到蒋渔回来只是淡定的跟她打了个招呼,继续守着池墨。

    “不好意思,这里是私人住宅,你能离开吗?你再不走我可以告你私闯民宅的,你在人类世界里呆了这么久了,该知道私闯民宅是什么罪名吧。”蒋渔对着云芸说道,若是平时她是绝对不会把云芸这摆明的挑衅放在眼里,可是现在她却觉得这个女人跟池墨在一块儿就格外的碍眼,她烦躁的想要立刻把她赶走,不让她靠近池墨。

    “我可是拿着钥匙光明正大的进来的,怎么能算是私闯民宅呢?我看鸠占鹊巢的人是你才对吧,你说你,除了给他惹麻烦,你还会做什么?”云芸晃了晃手上的钥匙,对着蒋渔毫不退让的说道。

    “我鸠占鹊巢,呵呵呵,我说阿姨,你是不是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你看看你自己,你有什么资格称呼自己为鹊啊,还鸠占鹊巢,你不要太搞笑好吗?”蒋渔正好有气没地方撒的时候云芸就撞了上来,于是她这一通火就全冲着云芸去了。

    “你!”女人最忌讳别人说自己老,尤其是云芸这种自命不凡的女人,更是忌讳这个,而此刻蒋渔这么直白的叫她阿姨,她就生气了,因为事实证明她跟蒋渔比年龄的话她确实算是老了,但是她却不喜欢别人提及这个,而今天蒋渔这声阿姨却在很直白的提醒她,她已经老了,跟那些年轻的人比起来,她都是可以当奶奶的了。

    “吵死了。”池墨终于被吵醒,他皱着眉头就要睁眼,一边的云芸似乎有些怕她醒过来,立刻就迅速的消失在了池墨的家里。

    “怎么了?”池墨缓缓的睁眼看到的就是蒋渔一脸气呼呼的样子,他从池子里站起身来,随手拿了浴袍披好,走到蒋渔面前问。

    “没事儿,就是刚刚去公司发现放假了竟然没有人通知我。”蒋渔随口说了一个谎糊弄池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