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老板是条鱼 第167章 ,误会升级
    服务员见蒋渔说话了,也不敢再说话,就只能安静的等着池墨跟蒋渔两个人统一出来一个决定她再执行命令就好了。

    “小渔,你是怎么了?”池墨看着蒋渔,不知道她今天是怎么了,刚刚吃饭的时候还好好的,但是一听到碧慕茶庄的事情就整个人都变了一样,刚刚的情况下,换做是平常的他是绝对不会这么跟他说话的,但是刚刚她却毫不犹豫的说出来了,真的是很奇怪。

    “奥,我没事儿,我就是担心的你名誉问题嘛。”蒋渔低头不去看池墨,怕被他看穿自己还有事情瞒着他。

    “你还楞在这里做什么?刚刚我说的话听到了没有?”池墨见服务员还在原地,有些烦躁的对着服务员说道。

    “好的,池总,您稍等,我这就去办。”服务员急匆匆的走了,招来了几个人一起把刚刚特别聒噪的几个人给赶了出去,然后餐厅的经理亲自过来跟池墨赔礼道歉,池墨就心情不佳的带着蒋渔回家去了。

    池墨家里,池墨板着脸看着一言不发的蒋渔。

    “说吧,你到底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池墨坐在沙发上看着一脸心虚的蒋渔。

    “我没有。”蒋渔并不擅长撒谎,所以她此时的一味的否认更加的露了痕迹,这让池墨的情绪更加的暴躁了起来。

    “没有的话,为什么从今天我回来你就奇奇怪怪的?”池墨忍着没有跟蒋渔发脾气,他承认他不是很擅长处理与蒋渔之间的关系,所以他都是在尽量控制自己,他想着,自己别的做不了别人家男朋友那么完美,起码能做到不对蒋渔发脾气,可是蒋渔现在的表现让他有些忍不住想要发脾气了。

    “你还质问我!是你有事儿瞒着我才对!你说你去找池冉,池冉人呢?沈辛人呢?为什么蓝信会出现在碧慕茶庄,为什么你刚刚入股的碧慕茶庄突然间起火,烧的什么都不剩?你是在隐藏什么!”被池墨那么问,蒋渔终于也忍不住爆发了,她站起来指着池墨质问道。

    “池冉他的下落跟你有什么关系,你这么关心池冉做什么?蒋渔,你别忘了我才是你男朋友,池冉跟沈辛他们两个都不是!”池墨的脾气也上来了,两个人就在家里吵起来了。

    “池冉跟沈辛都是我朋友,我关心他们怎么了?”蒋渔瞪着池墨说道。

    “朋友?你的朋友都是男人吧,从白小星到苏正浩,再从伊蓝到沙湖,蒋渔你说说,这几个对你有非分之想的人哪个你没有说过他们只是朋友的?”池墨的火气越发的大。

    “你还好意思说我,之前有那个伊莎,后来又有一个老情人云芸,两个都对墨王你依依不舍的,瞧瞧他们都多痴情啊,你倒是选她们啊,干嘛非得选我这个不听你话还爱勾三搭四的女人啊?”将有的火气本来不大,但是被池墨的火这么一点,她的火气瞬间就高了起来。

    “你就非得这么气我是吗?”池墨咬牙切齿的扯住了蒋渔。

    “是你先气我的,墨王,池总,我不是伊莎,也不是云芸,我不会对你千依百顺,我也有自己的私生活,我不是你的附属品,不用什么事情都事无巨细的跟您汇报吧,您要是受不了的话,我走就是了!”蒋渔一气之下拿了钱包手机直接出门去了,池墨也在气头上根本没有去追。

    蒋渔出门口直接拦了一辆车走了,正在气头上的她根本没有注意司机都没有问她去哪里就开车了,直到她吹着风感觉自己似乎来了海边之后才发现不对劲儿。

    “停车,我要下车。”蒋渔喊道、

    “好啊。”开车的司机停车,蒋渔迅速的往外跑,但是没跑几步就被人扯住了头发,动弹不得,她回头看向抓着她头发的人,发现那个人竟然是今天刚刚见过的云芸。

    “听说你不会游泳啊?你说我要是把你扔下去的话,你会不会死呢?”云芸扯着蒋渔的头发把她逼到海边的一处悬崖上,之前的挑拨离间对蒋渔跟池墨都没有用,她就只能动手除掉蒋渔了。

    “放开我。”蒋渔挣扎着。

    “当然会放开你了,我可没打算跟你一起下去。”云芸放开蒋渔一脚把她踢下了悬崖,蒋渔看着下面波涛汹涌的大海,下落的途中,悬崖突出的岩石划伤了蒋渔的身体跟脸,脸上跟身上传来的火辣辣的疼跟心里入骨的痛让蒋渔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此时,在悬崖的另一边,刚刚打了妹妹有些后悔正在吹风冷静的韩青看到悬崖上有人掉落,抬头看到云芸从悬崖上走下来,暗道不好,立刻纵身跳入了海里寻找刚刚掉下去的人的踪影。

    蒋渔跌入海水里,咸的要命的海水一直不停的往嘴里灌,伤口被海水泡着,痛感越发的清晰,她用尽全力挣扎,可是空气越来越稀薄,她的意识也渐渐的模糊起来,她就要失去意识的时候就看到一抹青色迅速冲她而来,她用尽全力伸出手去,却还是失去了意识。

    “小渔,你怎么样?”韩青赶到的时候蒋渔已经失去意识了,他连忙带着她去了岸边,把她放在了悬崖边的岩石上,他看到蒋渔脸上的伤的时候都替她感到疼,她的脸上被悬崖崖壁上的带尖儿的岩石划出了一道深深的口子,深可见骨,伤口被海水浸泡之后比满是鲜血更加的触目惊心,这个伤口就算是能愈合,怕是也毁容了。

    “哥,你干嘛呢?”打算找韩青道歉的韩染染,找了一圈儿都没有肇东奥韩青,就知道他会来这里,于是急匆匆的来了,不过她一到就看到自己哥哥正守着一个受伤了的女人,那女人伤到了脸,已经辨认不出容貌了。

    “染染,来的正好,赶紧通知蓝染让他来救人。”让蓝染来这里韩青有自己的想法,一来,蒋渔受伤太重不宜搬动,二来之前他就说过,他不会主动去破坏池墨跟蒋渔的感情,但是上天给他机会的话他也不会放过,这不就是上天给他的机会嘛,这次如果蒋渔醒来之后不想再见池墨的话,那他也算是了了心愿了。

    “好。”韩染染连忙拨通了蓝染的电话给了韩青,刚刚韩青急着救人,手机早就葬身大海了。

    “喂,蓝染,你赶紧过来,小渔出事儿了。”韩青着急的说道,虽然打算把蒋渔带走,但是蒋渔还是他朋友,他也不至于见死不救。

    “什么情况?刚刚池墨还急匆匆的来说让我帮忙找人,你这就找到了,你跟我发个位置,我立刻就过去。”蓝染急匆匆的收拾自己这边的各种药物,拖了蓝信一起,赶紧的往韩青说的悬崖下面而去,往那边走的路上蓝染还顺便通知了已经急疯了的池墨。

    半个小时之后,所有人都到了,蓝染看到蒋渔的样子的时候愣了一下,似乎是惊讶蒋渔的伤,但是接着就二话不说开始给蒋渔急救,而比蓝染他们晚一步赶来的池墨看到蒋渔的时候,蓝染正在包扎,他只看到了蒋渔的脸,那深可见骨的伤口深深的刺痛了他的心,他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跟她吵架,她有事情瞒着他就瞒着好了,他干嘛非得问出来呢?他简直是混蛋!

    “先别忙着自责,先把人搬走,送去医院吧。”蓝染扯了一下池墨。

    “对。”池墨点点头,小心的抱起蒋渔往上面走去。

    “韩青,我知道你特意把我叫到这里来的目的,我警告你,最好别趁人之危,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蓝染瞪了一眼韩青,刚刚韩青叫他来的时候他就觉得不对劲儿,不过考虑到是蒋渔受伤,不想跟他多纠缠,才带着东西过来的。

    医院里,蒋渔的伤口进行了紧急的缝合,蒋渔身上的伤口都不深,唯独脸上的伤口很难处理,就算是缝合之后能愈合,她的脸也再也不会完好如初了,想要恢复容颜的话就只能整容了,不过整容的话整完的容貌会跟之前的容貌完全不一样。

    “池墨,你也别太担心,小渔渔没事儿,她要是不想整容的话,我那边还有药,坚持内服外用个半年的话,伤疤会淡到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的程度的,别担心啊。”蓝染对池墨说道。

    “病人已经醒过来了,家属可以进来了。”医生走出来说道。

    “小渔。”池墨急匆匆的跑了进去,他一向冷静霸气,何曾这么狼狈过?

    病床上,蒋渔安静的躺着,眼中毫无光芒,像是失去了灵魂一般,她的手边有镜子,刚刚她一照镜子发现脸上也包着厚厚的纱布的时候整个人都傻了,她问过医生了,医生说她毁容了,而且痕迹不会再好了,她虽然不是很重视容貌的人,但是她也是女人,她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