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 、地级丹药:脱胎换骨紫霆丹!
    汝南,地处豫州,有“负山面淮,控扼颍蔡”之险,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

    从汝南向西穿越群山可抵荆州;沿其境内的颍水顺势南下,则可到达淮南重镇寿春;若逆汝水而上,数日之间便可深入颍川郡,兵锋直指许都。

    名城多历史,汝南自古以来便是人杰辈出、群英荟萃之地,不后世,就以东汉、三国而言,著名的文学家、《文解字》的作者许慎,名扬下的“鸡黍之会”的张邵,后来白衣渡江、斩杀关羽的吕蒙,刘备的亲卫统领、号称“赵云第二”的陈到......这些俊杰都出自汝南。

    汝南多山,故自从当年黄巾之乱后,不少黄巾余党就逃进了山中,落草为寇,为祸一方。

    建安五年,袁绍发兵南下,中原震动,曹操主力北上,无暇南顾,只余曹洪镇守汝南。

    当此时,众多黄巾余党从群山野莽中冲出,打着响应袁绍的旗号,四处攻略,其中又以刘辟、龚都为甚。

    东汉末年,袁氏四世三公,门生故吏遍布下,汝南作为袁家老家,当地的不少豪强都心向袁绍,纷纷暗中联合黄巾。

    如此内外夹击之下,汝南郡兵难以抵挡,南部的几个县更是直接开城投降,杀死县长,连同汝南治所安城也落入黄巾余党手中。

    这也无怪曹洪累战不胜,接连战败,无奈向曹操求援了。

    曹仁与李林率领三千轻骑来援,见到曹洪之时,曹仁几乎都认不出来,双目凹凸,颌骨瘦削,灰头土脸,哪有曹营大将曹子廉的无双气概,整个就一败军之将啊。

    一番商谈,曹仁与李林才明白了袁家在汝南的势大,这里的豪强几乎都依附于袁绍,里应外合,难怪曹洪不敌黄巾,连连战败。

    “袁军之势,何其大也?!”曹洪似是无奈,似是萧瑟的感叹一句。

    “子廉将军何必如此,某可断定,此战袁绍必败,司空必胜!”李林气度从容,不慌不忙的道。

    “哦?李将军竟然如此有信心?”

    曹仁诧异了,他想不通李林到底哪里来的信心,不他们自己,就连曹操自己恐怕都没有这么滔自信。

    “某曾听奉孝先生十胜十败之,此诚金玉良言。”

    李林自然不能自己来自后世,知晓其中的历史,但是郭嘉曾经就敌我双方的态势做过一些分析,而且这一番话在曹营中均有不少传闻,李林正好借此拿来作挡箭牌。

    “奉孝先生......”

    曹仁与曹洪对视一眼,没有再话,他们自然知道郭嘉的这番话,但却很少放在心上,现在仔细一想,似乎不无道理。

    第二,曹仁与李林告辞离去,并没有带走曹洪的一些兵马,毕竟现在曹洪兵马并不足,还要防备一些豪强作祟,势单力薄。

    “子孝将军,原本击退刘辟、龚都二人,有将军足以,哪怕多了一个刘备,也不足为虑。”路上,李林稍稍透露了自己的任务,“但司空却让某跟随将军来此,将军难道不感到奇怪吗?”

    “是有些奇怪,不过主公不,我也不会询问。”曹仁随意道,不是很放在心上。

    “子孝将军,刘辟、龚都二人不值一提,但是刘备,刘玄德必须要死!”李林面容一板,严肃道。

    “为何?难道就为了一个区区关羽?!”曹仁一拉战马,停了下来,颇为嫉妒的问道。

    “司空虽然深恨刘备,可为了一个关羽,也未必会如此大费周章。关羽固然是一个原因,但最重要的还是......”李林顿了顿,看了一眼曹仁,目光向前,道,“文若先生、奉孝先生都言刘备,气运深厚,命格尊贵,乃是潜龙之象,世之枭雄,放其离去,无意于养虎为患,故若有可能,必须杀之。”

    “司空虽然也觉得两位先生未免有些题大做,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且刘备一死,还得到关羽的效忠,甚至是张飞的效忠。所以,犹豫了一番,还是答应了下来。”

    “而某曾在断后之时,刺杀过刘备,故司空便让我跟随将军而来。”

    “好,既然如此,那若有什么需要本将效劳的,李将军一声就是了。”曹仁摆了摆手,继续驱马向前。

    “多谢子孝将军。”李林拱手称谢。

    白行军一整,距离刘备大军已不足半日的路程,曹仁担心众将体力不支,下令修整一夜,明早出击,一举击败刘备,解除后方危机。

    星光点点,月辉洒落,如一片银色的神光映射地。

    “明就要大战了,虽然刘备的气运被系统掠夺了不少,但还是要准备些后手。”

    帐篷中,李林沉思片刻,开始抽奖,希望能够有所用处,他没有将九种宝物一个个看过去,直接开始抽取。

    “叮:抽取成功,获得脱胎换骨紫霆丹。”

    “叮:脱胎换骨紫霆丹:地级下品丹药,有易筋洗髓,拓展丹田之妙用,因此丹加入一滴紫霆雷液,故可完美驱除药毒,修复人体损耗潜能与暗伤。”

    “居然是地级宝物!”李林震惊了,惊喜的同时,又有点贪心的想到,“可惜此丹对于接下来的大战好像没用啊。”

    李林毕竟还年轻,根本不知道地级宝物有多珍贵,也不知道完美驱除药毒有多么艰难。

    若是被外人知道了李林此时的想法,一定会大呼暴殄物,大骂有眼无珠!

    “还有一次指定抽奖,或许可以......”李林想了想,有些拿不定主意,暂且放下。

    “这就是脱胎换骨紫霆丹?”李林退出系统,手掌上多了一颗白色丹药。

    这颗白色丹药大约珍珠大,透着一丝不出的芬芳,上面蕴有九道紫痕,闪烁着雷光,不时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似雷霆轰鸣。

    “服用!”

    李林张开大嘴,一口将这颗丹药吞下。

    “轰!”

    李林感觉听到一阵可怕的雷声,随后一种痛彻心扉、映入骨髓的疼痛感传遍全身上下。

    “痛啊......痛!”

    李林面目狰狞,神情扭曲,咬着牙喊出声来,嘴角处溢出一丝血迹,一股腥味遍布口腔。

    古之成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韧不拔之志!

    李林不知道自己是否拥有超世之才,但他知道要想成为强者就必须有一种坚韧的意志,忍常人所不能忍。

    如果是在以前,如果他还是地球上的那个李林,他知道自己一定会忍不过去。

    但是,十二年的修行,带给他太多太多了,当一个人十二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做同一件事情,始终没有放弃时,那此人的意志早已比钢铁还要坚硬,会超出所有人的想象。

    “十二年我都挺过来了,还怕这区区一会儿吗?!”

    李林不断给自己鼓舞打气,坚定心神,没有一丝放松,同时下意识的运起了先混元玄功。

    一刻钟之后,那种直达骨髓的疼痛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麻!”

    这种麻不是普通的那种酥麻,而是好似万蚁噬心,痛苦与酥麻一道,李林感觉更难熬了,全身似乎不听使唤,不断的打着颤,酸麻难当。

    “兹兹兹!兹兹兹!”

    李林的体内,一道雷霆霹雳一声,穿过其全身上下,皮膜、血肉、骨髓、经脉、丹田、五脏六腑......无孔不入。

    这雷霆每穿过一次,李林就感到酥麻一次,他的身体表面就会溢出一点黑色杂质与毒素。

    这是李林肉身的杂质和丹药的药毒,此刻在雷霆的作用下,全都被排出来了。

    九道雷霆之后,九缕雷霆之力汇聚成一滴紫色的水珠,“叮咚”一声,如珠落玉盘,滴入李林的丹田处,化成一条河流入他的四肢百骸、全身各处。

    “爽!”

    李林不由轻吟出声,双臂伸展,双腿踮起,好似仙人般,要临虚御风一样,一股甘甜、清爽、澄净涌入脑海,不出的畅快,不出的放松。

    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就如同堵塞的马桶一下子畅通无阻了。

    前所未有的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