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章 、浩然光柱,袁曹皆动!
    “地在上,吾名郭嘉,读先贤之,观地之行,察自然之妙,明万物之理。修身、养性,逐渐通神,悟道秘法。”

    “今嘉受曹公知遇之恩,无以为报,愿以此贱躯助主公一臂之力。”

    郭嘉的声音很低,喃喃自语,低得李林根本听不见,只能见到他的嘴唇微动。

    “以嘉三年寿元,献祭道,晋升通神!”

    郭嘉蓦然抬头,冷冷望,一声低喝,毫不犹豫的献祭自己的三年寿元,晋升通神。

    他的积累早已足够,只是受制于道本源不足,需要时间来打破地枷锁,才能完成晋升。

    郭嘉早有预料,一年之后,便可水到渠成,成为通神境的文人,那么袁绍虽强,可他也并不担忧。

    贾诩半步通神便能让曹操铩羽而归,曹昂、曹安民、连同不世猛将典韦都陨落了,何况一尊真正的通神境文人?!

    所以,他有这样的自信。

    可惜,机一变,变数再生,一年的时间又太长了,变数太多,容不得郭嘉从容突破。

    不得已,郭嘉献祭自身寿元,向献祭,晋升通神。

    “嗡!”

    地骤变,风云汇聚,一道巨大的光柱破开无尽云层,降落到郭嘉的身上,一股堂堂正气流转全身,光明正大,浩浩汤汤。

    这是地正气,也是浩然之气,充斥地寰宇,山川河岳、日月星辰、乾坤万物皆有正气。

    只是有人能引动这股正气,有人不能。

    唯有修身、养性皆成,才能在体内诞生,并沟通地间的浩然正气灌体,改善体质。

    可惜,地正气无量,人体浩然有限,而且也只有在领悟的那一刹,人体与地相通之时,才能得到地正气的洗礼。

    半步通神,已不是读、修身、养性就可以了,还需要了解地、自然、人心乃至万物,有所了解,方可从冥冥之中获得奇异手段、秘法或神通。

    但人体正气毕竟有限,就算手段、秘法、神通再如何神奇,也难完全施展出来,又受制于此方地,所以这里的三国世界一直没有文气修为标识,只有境界划分的原因。

    等到通神境,便可与地正气沟通,以自身体内的一缕正气为引,引动地正气,施展神通、秘法与手段。

    威力之强,可以一敌国,翻云覆雨,决定一场大型战争的走向。

    然,妒英才,通神文人尤甚,引动地正气越多,时间越长,往往越是短命。

    至少,在这个三国世界是这样。

    如此浩大的真气光柱异象弥漫整个地,被所有人的都看到了,尤其是官渡战场上的袁绍、曹操两大集团。

    ......

    袁军主帅大帐,一行人面目含笑,喜气洋洋,下方莺歌燕舞,觥筹交错,仿佛官渡之战已经胜利,曹军已然战败了。

    “主公十数万大军围困官渡足有三月之久,如今城墙断壁残垣,曹军士气低落,想来不久就能攻克官渡,擒杀曹贼了。”

    “是啊,曹操能阻挡主公三月之久,也可以无憾了。”

    麾下将领一通吹捧,袁绍微微一笑,只觉得曹操败亡已成事实,不足为虑。

    “主公,曹贼多谋,麾下谋士多智,将士更是用命,值此官渡大战关键之期,怎可饮酒携带,一旦为曹贼所趁,大好局面丧失,主公必悔之晚矣。”

    面对如此乱糟糟的大帐,有人看不过去了,沮授起身,郑重劝道。

    沮授,字公与,广平人,原为韩馥麾下,后袁绍破冀州,沮授归为袁绍的谋臣,不仅少有大志,擅于谋略,也是一位半步通神文人。

    听到沮授的话,袁绍面色一变,脸色不是很好看,但却认为他得很有道理,正想开口;可一旁的逢纪却眼珠一转,喝道,“沮授,你此言是在咒主公官渡惨败吗?如此无君无父之言,你究竟是何居心?!”

    “逢纪,你......”

    “好了。”听到逢纪的话,原本想要禁止饮酒的袁绍立即面色一青,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道沮授此事某自有安排,不用再了。”

    “主公!”田丰还想要再劝,却见袁绍已经转过头去,脸色一暗,狠狠的瞪了逢纪一眼,“尔为一己之私心而不顾主公大业,甚为可恨。只怕主公早晚要亡在你们的手里。”

    完,沮授一甩袖子,头也不回的离去。

    “主公,你看看沮授,你看他......”逢纪心中暗喜,但表面上依旧愤愤不平。

    袁绍的面容更难看了:“好了!好了,继续......”

    就在这时,地间一道辉煌璀璨的光柱从而降,让整个夜晚如同白昼。

    “那是什么......”

    “这是通神文人晋升的异象,难道有人成就通神文人了?”

    “看那巨大光柱所在的地方,官渡附近,莫非是曹操的麾下?”

    “我听闻曹操麾下有五大谋士,尽皆半步通神文人,难道是他们其中的一个?”

    “或许真的被沮授对了,官渡之战主公可能......”

    大帐中,袁绍也看到了那冲的光柱,再听到众人的话语,原本难看的面色更是苍白似鬼。

    “砰!”的一声,他怒气冲冲的将手中的酒杯一下子掷到地上,撒了一地的酒水。

    众人一惊,看着袁绍铁青的脸色,纷纷沉默,不敢再话;那名刚刚开口的谋士更是双腿一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整个大帐中一片寂静,落针可闻。

    官渡,曹操住处。

    “哈哈哈!好,好啊!有奉孝在,某何惧之有,何惧之有?!”曹操大笑,一脸的喜意,“袁绍,袁本初,某有奉孝,你有何人?你如何与本司空斗,如何斗?!哈哈哈!”

    “主公,不可得意忘形。”荀彧一脸的平静,泼了一桶冷水过去,道,“奉孝还在官渡之外,虽有李将军守护,可若袁绍举大军而杀之,则奉孝危矣。”

    “不可能。大军一动,数以万计,耗费辎重不计其数,袁绍安敢如此?臣以为,袁绍顶多派一些武将去袭杀,有李将军在,应该无恙。”有谋士道。

    “若袁绍派遣大戟士与先登死士又如何?”毛玠冷冷的开口,瞥了那谋士一眼。

    “这......”

    那谋士知道,大戟士与先登死士具是袁营精锐,每一支都有战阵之力,能够演化军魂的存在。

    以数百抗数千,以一敌十,足以将数千大军击溃,自身伤亡寥寥。

    有好几次,官渡险些就被大戟士与先登死士联手攻破;若非大戟士数量太少,不到五百之数,而先登死士的主将鞠义已死,无法发挥最大战力,恐怕官渡早已失陷了。

    “哎,可惜本司空的虎豹骑尚未成型,虎卫军自子满逝去再不复军魂之力,否则未必不能与大戟士、先登死士一战。”

    曹操有些可惜的道,自从统率虎卫军的降临典韦战死宛城之下,继任的许褚还未完全整合虎卫军。

    而且,曹操他早就想组建一个这样蕴含战阵之力,军魂之意的骑兵军队,可惜时间仓促,一直未能完全成型。

    “主公,虎豹骑或许就是因此才一直未能成型啊。”荀彧开口,一针见血的道。

    “这......”曹操一震,随后才恍然过来,道:“传本司空之令:命曹纯率虎豹骑护卫军师,若袁绍派军前来,击杀之。”

    “一定要确保军师无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