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章 、万灵虎符:草木为兵,山石为将!
    星月消隐,夜色渐去,地朦胧,东方微明,一抹初生的光辉划过云层,透散出万丈金光,太阳冉冉升起。

    郭嘉背对东方,霞光璀璨,好似太阳之子降临人间,如若神明,朝气蓬勃,极尽升华。

    他的周边,草木低头,百花弯腰,野兽跪拜,飞禽低鸣,万物俯身,普同庆,庆祝一位通神文人的诞生。

    可不知为何,李林似乎看到了郭嘉两鬓微白,脊背佝偻,似乎呈现出一种苍老之象,与明面上的年轻格格不入。

    “难道是我的错觉?”李林低语,不敢确定。

    “李将军,我晋升通神,异象惊,袁军上下必有所感。若是有袁军武将或刺客前来,还要劳烦你守护我一番。”郭嘉面带微笑,但却透着严肃,与以往的浪子的形象完全不符。

    “奉孝先生放心,有某在此,定不让任何人靠近你一步!”李林郑重道,语气铿锵,斩钉截铁。

    “如此,有劳了。”郭嘉拱手拜谢,而后转过身,面对朝阳,脚步向前一踏,凭空而起,与地自然融为一体。

    “当年,大贤良师张角决战大汉气运金龙,化身黄神剑,挥动三千六百次,斩了大汉气运金龙三千六百剑,最后一剑更是将其尾巴斩成两截,彻底断了大汉的根基。”

    “嘉虽通神,但与大贤良师相比犹有差距,可今日之袁氏亦非当日之大汉,嘉不才,愿效仿大贤良师,斩气运之龙,断袁氏根基,为我主死中求生,反败为胜!”

    郭嘉轻语,白衣飘飘,如仙登临,可俊雅的面容上掠过一丝狠辣,杀意惊霄。

    他左手掐诀,右掌向前一抓,漫灵气汇聚,无数颗青色的光点从方圆数百里汇聚而来,在郭嘉的身前凝聚,形成一枚虎符,悬于半空。

    这枚虎符呈淡青色,好似一个漩涡般,如潮水一样的灵气汇聚过来,涌向虎符之中;灵气越来越多,虎符渐渐向青色转换,青翠欲滴,栩栩如生,好似充斥着磅礴的生机。

    “吼!”

    一道虎啸震动苍茫地,李林看到,一只巨大的青色巨虎出现在虎符之上,虎口一张,风卷残云,吞噬地,方圆百里内的灵气消失一空。

    灵气消散,青色巨虎消失,那枚虎符由虚化实,从空中掉落下来。

    郭嘉伸手向前,一把抓住虎符,仔细的擦拭一番,一双如星辰般的青色珠子镶嵌在虎符上,好似老虎明亮的双眼,极其灵动,十分真实,就像活得一样。

    他向前一踏,凝立虚空,剑眉一挑,看向袁氏方向,冷冷望了一眼,眸光紧接着一转,望向四周的山川、草木与河流。

    “万灵虎符在此:众将士何在?!”郭嘉高举虎符,体内文气涌向虎符,轻喝道。

    “万灵虎符?这是......”

    就在李林不明所以之际,一道道声音在四周响彻,它们好似从四面八方而来,汇聚在一处,传遍九,震荡虚空:“末将在此!”

    “轰!”

    地震撼,日月失言,江山色变,一尊尊披着黄色铠甲的大将从群山荒野中走出,顶着一颗颗堪比太阳的光头,高大威武,全身土黄,若一座座山丘在移动。

    他们的身后,一位位身穿绿色战袍的士卒从一株株草木中走了出来,青面绿发,身躯挺拔,手持一根绿色长枪,有条不紊的形成一片方阵而来。

    “草木为兵,山石为将,这就是通神文人!”

    李林震撼了,这就是通神文人的可怕之处,他们最擅长的不仅仅是谋划与布局,而是一种种未知的可怕手段。

    如风伯雨师,他们的狂风与暴雨足以将百万大军湮灭,彻底消失,真正的决定了百万人的生死,足以灭绝一个型国度。

    “万灵虎符......”

    郭嘉一手高举虎符,一手指向袁军所在之地,冰冷无情的吐出两个字:“屠龙!”

    “末将遵命!”

    山石将领,草木士卒、山石将领高声大喝,成群结队的向袁军所在进发,好似一团团绿色云雾在空中飘荡,汹涌而去。

    “屠龙?难道奉孝先生是要屠袁军的气运之龙?”李林猜测道,分出一缕心神警惕四方,而后遥望向袁军方向。

    “那是什么?”

    “一大片的绿色云朵?我没看错。”

    一团阴影覆盖袁军而下,袁军士卒抬头,看着遮蔽日的绿色云朵,一时间懵住了。

    “这不是普通的绿色云朵。”袁军谋士许攸眼珠一转,似乎想到了什么,“莫非是刚刚晋升通神的文人出手了?不好!”

    他一转身,立即前往袁绍大帐,可刚刚走到那里,就被袁绍的亲卫拦住了,“主公正在休息,不能见人。”

    “请通报主公一声,攸有急事。”

    “老夫也有急事,也一并通报。”沮授也急匆匆的赶到了。

    “这......”亲卫犹豫了一番,刚要进去,“轰”的一声,一片金光从大帐中冲出来,霞光万道,龙吟阵阵,让人不由自主就要臣服下去。

    “是主公护体的气运之龙。”

    “不好!我们来晚了。”

    刚刚到达这里的逢纪、荀谌、郭图、崔琰等谋士齐齐脚步一顿,面容一黯,身躯一软,整个人的精气神消失了大半。

    “气运争斗,非精通此等手段者不可相帮,否则将会弄巧成拙。”

    “对面之人能引动地之气,万物之灵,必然是昨晚的那位通神文人无疑。就算我等精通气运手段,怕是也讨不了好。”

    大帐上空,金光璀璨,炽盛茫茫,翻云而动,搅散绿雾,浮现出七八片蛟龙鳞片。

    绿云滚滚,连上的大日都遮蔽了,覆盖了整个袁军上空,那好似一片汹涌的滔滔大海,任凭蛟龙如何翻云覆雨,却始终无伤大雅。

    地依旧被绿云所占。

    金光与绿色云朵的争斗,依旧是绿云占据了上风。

    “看来主公情况有些不妙啊。”看着无精打采的众人,再看看被绿云压制的金光,沮授眉头一皱,道,“为今之计,只有杀了那名通神文人了。”

    “杀?如何杀?那名通神文人所在之地,必有大军守护......”

    “蠢货!”不等那名谋士完,许攸直接跳起来骂道,“昨夜那通神异象是在官渡之外,若是有大军守护,那官渡必然空虚,我等可趁机袭击官渡,则此战可一战而胜。”

    “而且,气运之力何等玄妙,我可不认为那通神文人能斩得了主公的气运之龙;他此举,无非是想重创气运之龙、拖延我等,为曹军赢得时间,让我等军时失却气运之龙的庇护,出现纰漏。”

    “你的意思是那通神文人无关大雅了。”逢纪不满的问道,许攸所骂的谋士正是他的手下,骂他不就是等于骂自己嘛?

    许攸不屑的看了一眼逢纪,道,“杀!不但要杀!还要绝杀!通神文人何等可怕,如何不杀?主公已经派遣了几十名刺客过去了,还有先登死士。不过,我认为还不够,当遣一支大军前往。”

    “不可!我等虽然兵多,但一要围攻官渡,二要确保粮草通道,三要守护乌巢,绝不可轻易动用。”

    “哼!如何不可?乌巢之事曹军如何知晓,官渡更是一时难以攻破,正可遣少量兵马,如此足矣。”

    一番争执,几人都无法服对方,气得许攸不由大呼,“一群竖子,不足与谋!”

    “竖子?许攸,许子远,主公征战官渡,后方稳固乃是重中之重。可我却听有人屡次包庇犯法家人,惹起众怒。”逢纪横了许攸一眼,一手指着他的鼻子,冷笑道,“为了一己之私而至主公律法于不顾,你,谁才是竖子?!”

    “你......哼!”许攸无言,满脸涨红,只得冷哼一声,拂袖离去。

    “元图,你......哎。”看着洋洋自得的逢纪,沮授无奈的叹息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