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 、先登!先登!舍我其谁!
    却许攸被逢纪讥笑一番,愤而离去,走出大帐,仰长叹曰:“忠言逆耳,竖子不足与谋!吾子侄已遭审配之害,有何颜面复见冀州之人?!”

    话落,拔起长剑,横于脖子前,欲要自刎,却被左右连忙夺下,正要劝,地忽然变色,绿云黄雾汹涌,遮盖苍穹,一道金光从中军大帐中冲出,横扫上空而去。

    “这是......不好!主公有危险。”

    许攸一怔,回转身躯,向中军大帐奔去,左右立即跟随;可走了几步之后,许攸脚步一缓,停顿下来,面露迟疑之色。

    左右相询,许攸愁眉苦脸,出自己的担心:“此乃通神文人的手段,欲坏主公袁氏气运。当年黄巾式微,张角便是以气运手段重创大汉气运金龙,断绝汉室根基,方才有下大乱,群雄相逐。”

    “而今,曹营通神文人正是效仿张角,坏了主公气运,断了主公根基,为曹氏争夺反败为胜之机。”

    “主公待我不薄,可有逢纪、郭图等人作祟,恐怕......”

    “既如此,袁绍有此一劫,他日必为曹操所擒。且公与曹操有旧,何不弃暗投明?”左右劝道。

    许攸得到点醒,如拨开云雾,遂大步走出袁营,径直投向曹操而去。

    走到半路,袁营上空色再变,绿云黄雾消散,被一片如血海一样的云朵覆盖,上的大日也似乎被血色侵染,透出一丝血腥的冷意。

    “主公,救......杀!”

    受到上血云影响,许攸左右也被侵染了神智,双眸通红,满脸狰狞,双爪呈鹰钩状,疯狂的扑向许攸而去。

    “喝!”

    许攸连退数步,大喝一声,浩然之气从胸中勃发而出,驱散血色,使其恢复了清醒。

    “主公,我等......”左右一脸愧色。

    “此事与尔等无关。”许攸摆摆手,望了望上如**汇聚的血云,微微一叹,道,“看来是上要使孟德功成啊。”

    又走了一段路程,许攸来到曹寨附近,却被暗中兵卒发现、擒拿,许攸明言,欲见曹操。

    军士通报,曹操听闻,大喜,不及穿履,赤脚相迎,遥见许攸,抚掌而笑,携手共入。

    许攸明来意,对曹操言道:“而今,受上血云影响,袁营必定混乱不堪,此时,若是曹公再能烧毁袁军粮草,则袁军军心大乱,此战定矣。”

    “我意如此,只是不知袁军军粮辎重所在何处?”曹操心中暗笑,知道许攸必定会告知,表面上却一直不动声色。

    “此正攸来投奔曹公。”许攸道,“袁绍军粮辎重,尽积于乌巢,命淳于琼守护;而淳于琼嗜酒无备,曹公可选精兵诈称袁将蒋奇领兵护粮,趁机烧其粮草辎重,则袁绍军不攻自破矣。”

    曹操大喜,对于官渡之战的胜利又多了一重把握,于是留许攸于大帐中,重重款待。

    土丘之上,李林已不知杀戮了多少袁军将领、刺客与死士,足有近千人,白骨皑皑,血肉模糊,尸堆成山,血流成河,方圆数百米一片血色,仿佛一方地狱世界。

    幸好,这近千人大多陆续而来,被李林各个击破,方才轻易斩杀殆尽。

    最危险的一次,足足近五百袁军同时来攻,从四面八方杀向土丘而来,李林自然无所畏惧,可是他要守护郭嘉,且只有一人,纵然他运转先混元玄功,不停的杀戮,但依旧疲于奔命。

    待袁军丢了近百人的性命之后,逐渐逼近了郭嘉所在之处,但此时李林就在郭嘉身边,反而游刃有余起来,一团团枪影舞动,袁军触之即死。

    袁军震撼,被杀得心惊,连连败退,退出数十米之外,以弓箭对之,万箭齐发,若箭海降临,将李林与郭嘉覆盖。

    无奈,李林体内真气爆发,挥动长枪,形成一片淡金色的光罩,斩落箭雨。

    “若是大戟士在此,携战阵之力,军魂之象,恐怕就......”李林看着漫的箭雨,将其与大戟士对比,暗暗庆幸。

    “停!”一员校尉模样的将领见奈何不了李林,只得先下令暂停,道:“敌将凶猛,必是先三重高手,除非我等再多数倍,或大戟士来此,否则......”

    “校尉大人何故如此,想当年我等先登死士名震河北之时,哪里有什么大戟士?!”

    “是啊。可惜鞠义将军一死,河北再难闻先登死士之名。”袁军校尉顿了顿,忽而眸光中爆发出一抹绚烂的光彩,大喝道,“而现在,正是我等再现先登死士之名的时候了。诸君,可愿与本将一道,再现先登死士之无上威名!”

    “先登!先登!舍我其谁!”

    “先登!先登!舍我其谁!”

    数百将士仰着脖子,猛烈大声喝喊起来,脸上通红一片,青筋直跳,其声惊动地,其音震撼山河,比数万大军还要惊人。

    “先登?莫非是界桥之战破白马义从之先登死士?!”李林惊呼一声。

    人的名树的影,白马义从何等强大,横扫幽州,铁骑无双,哪怕是精于骑射的异族都要在白马义从之下瑟瑟发抖。

    传闻当年,公孙瓒仗白马义从之威,连破凝聚出军魂异象的乌桓、鲜卑王骑,纵横草原,威震北疆,未尝一败。

    然而,界桥一战,鞠义率八百先登死士破三千白马义从,间接断绝了公孙瓒与袁绍争雄的可能。

    八百先登死士也正是借此一战,名震下,哪怕是现今袁绍麾下最为著名的大戟士也要退让三分,强大至极,可称无敌。

    可惜,鞠义居功自傲,被袁绍所杀,让下为之胆颤的八百先等死士也在失去主将之后,威名不再。

    之后,袁绍更是扩张先登死士,足有三千之数,虽然依旧精锐,但再无他日风光,不能再称无敌,不可再言不败。

    袁军校尉举枪而起,环顾左右,大呼道:“可有当年鞠义将军八百先登死士之者乎?!”

    “有!”

    “末将在此。”

    “我便是当年先登死士一员。”

    袁军校尉登高一呼,便有数十人站了起来,最后连同校尉,足有三十八人。

    “当年,无敌幽州,纵横河北的先登死士,只剩下如今几人了吗?”袁军校尉不敢相信的问道。

    他当年也是先登死士一员,跟随鞠义立了大功,成为一名军司马,几次战争之后,先登死士扩张,他以战功升任校尉。

    “自然不是,只是我等三千先登死士大半被曹军虎豹骑所阻,数百人陆陆续续到此。不过,当年鞠义将军统领的先登死士也不足一百之数了。”

    一名先登死士站了出来,袍泽的逝去,让他情绪有些低落,道,“这些年,我等随着大将军南征北战,许多袍泽接连战死,又没有了鞠义将军,虽然有先登死士之名,却再无先登死士之实。”

    “罢了。如今正是我等再现先登死士之名的时候了,我等要让中原之人知道,鞠义将军虽去,先登死士犹存!”

    “谨遵校尉大人之命!”

    为了让为先登死士呕心沥血的鞠义将军瞑目,为了让逝去的袍泽能引以为傲,为了先登死士之名,为了再现先登死士之辉煌......

    纵然前方刀山火海,纵然前路坎坷荆棘,纵然面对的是一名先三重的武道强者,纵然明知不敌,他们也别无选择,只能一往无前!

    只因......他们承载着属于先登死士最后的辉煌与荣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